第四百九十五章不该来的使者(1/2)

加入书签

  萨扎斯坦听到拉迪斯劳斯的话后精神一震,他的策略得到了君主的认可。

  不仅如此,这次磋商还充分显示他的分量。

  拉迪斯劳斯没有从维也纳招来马基雅维里和霍亨索伦,这说明虽然多有损伤但是君主依然认可自己的判断力和忠诚心。

  琼斯和弗伦兹贝格从来也没有进入这个最核心的决策圈,维尔兹堡大主教更不足道。

  虽然接下里肯定还是要征求他们的意见,但是萨扎斯坦由拉迪斯劳斯今天的话,确信自己依然在国务会议中处于坐二望一的位置。

  哪怕职权日削夜减,霍亨索伦**官在法师津贴上对红袍们越来越苛刻,甚至那个维尔兹堡大主教也在悄悄地觊觎自己所剩不多的势力范围。

  他依然可以和马基雅维里扳手腕,而对方的权威一大半源于拉迪斯劳斯的信任,并没有如他一般的多年威望。

  在拉迪斯斯劳斯意外地控制了波西米亚并觊觎者匈牙利王位后,安娜和她儿子查理的地位再次变得极端不稳定。

  萨扎斯坦相信拉迪斯劳斯如果控制了波西米亚这个选帝侯的位置,并戴上了匈牙利王冠之后,继承斗争必然再次激化。

  费迪南德可以接受一个宗教贵族代理奥地利,但是猛然膨胀了一倍以上的奥地利家族领地让他再次有动力来支持自己的妹妹和她潜在的孩子了。

  巴巴罗萨的态度也不会有什么区别。

  可是拉迪斯劳斯确实依旧足够信任他,萨扎斯坦可以确信自己的地位依然稳定。

  “您上次来信已经收到。皇后陛下向您的关心表示谢意,我和她一起强烈谴责真选教皇对于约翰-绍波绕依的错误支持我的主力舰队现在无法离开大西洋战线。虽然英格兰的亨利八世态度依然暧昧,但是他确实下定决心和我们的姑姑离婚,我必须做好他马上参加战争的准备。尼德兰提供了西班牙王国三分之一以上的收入,英法舰队封锁安特卫普和鹿特丹,哪怕是短期的,也是我无法承受的损失,想必您也理解连年的战争已经让尼德兰贵族们累积了很大的不满,如果贸易再受到损害。我们家族在尼德兰的统治就会动摇,而尼德兰是我们家族的根基。对于无法立刻支援您的困境我表示最诚挚的歉意。另外我已经通过富格尔纺织协会向您提供了一笔十五万万塔勒的津贴,希望能够稍微缓解您的困难。”

  这是费德南德陛下的亲笔信,显然他也知道这个时候的拒绝实在是有点伤人心了。

  “没有舰队的保护,西班牙的陆军也不大可能在伯罗奔尼撒半岛或者阿尔巴尼亚地区发动牵制性的进攻了。”这个奥地利的终极愿望,显然更不可能了。

  西班牙军如果不能得到自己的独有补给路线,即使集中到了奥地利也是一场后勤灾难。一万西班牙精锐到了多瑙河上也许就把已经到了极限的奥地利后勤体系压垮了。

  只有进攻亚得里亚海的东岸才是最好的支持。

  既然主力舰队要保护尼德兰和西班牙在大西洋的港口,那不勒斯兵团自然也是无法度过亚得里亚海的,还不如继续呆在现在的位置随时威胁法兰西王国。

  “不过这样也有一个好处。”拉迪斯劳斯耸了耸肩膀,自嘲道。“他无法向这里投入一兵一卒,显然是不会和我争夺匈牙利王位了。”

  费迪南德虽然也有权要求匈牙利王位,但是拉迪斯劳斯现在投入了五万大军在匈牙利很显然他是没有资格再要求了。并且他已经很识趣在信中已经强烈谴责了真选教皇支持绍波绕依的行为。

  虽然十五万塔勒现在是在也算不上帮忙,只能算心意,可是他也确实没捣乱。

  不错了,只是拉迪斯劳斯的五万大军也未必能让他得到匈牙利王位。

  “我们的底线显然是切割波西米亚选侯国和匈牙利王国的联系,波西米亚的全部领土都必须保留给我们。然后以塞克什白堡和别洛瓦尔一线为边境。”

  奥斯曼帝国向西派出的偏师基本上没有取得什么战果,双方只是在中匈牙利争夺粮食和补给。给当地人民带来沉重的灾难之外,没有什么意义。

  “也许苏丹会要求塞克什白堡,克罗地亚方面也要做出一定的让步,别洛瓦尔也有可能被要求让出,这些边境堡垒也是我们必争的。我的建议是放弃靠近多瑙河的塞克什白堡,尽量保住别洛瓦尔。克罗地亚的边境堡垒对我们来说更加重要一点,如果离开多瑙河流域作战对我们是一个难题,塞克什白堡虽然是历史名城,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多瑙河直接威胁布达,反倒不是很重要。”萨扎斯坦显然也意识到了奥地利的优势所在。

  “敌人不可能年年都在这个方向集中大军,他们有很多敌人的,最近的几年来,莫斯科公国一直压着克里米亚的鞑靼人打,那些成吉思汗的后人一代不如一代了。”拉迪斯劳斯的话其实不是很有说服力,奥斯曼帝国在处理黑海北岸的局势中,展示出了最机敏的手腕,他们控制了卡法港,这个黑海的贸易中心,鞑靼人掠夺的俄罗斯奴隶有九成会在这座港口中出售。

  每一个世代的克里米亚可汗交替都要向伊斯塔布尔的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