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谁主沉浮(1/2)

加入书签

  苏莱曼的心情也因为法兰西大使尽心地奉承而很好,以至于他罕见地指定了两位夫人一起服侍他。

  一位来自特兰西瓦尼,一位来自但泽。

  恩,匈牙利和波兰,这不就很符合现在环境吗。

  不过这一次,还要请大使阁下操办一下法兰西美人呢,虽然大贵族的女儿肯定是不肯接受一夫多妻制的,但是苏莱曼本来也无所谓这个,欧罗巴的贵族和平民背景之别,在我最伟大的奥斯曼帝国后宫中又算什么呢?

  奥斯曼的后宫可不讲究出身。

  只要姿色出众,平民出身也完全没有问题。

  亦或者我该亲自去奥地利试一试德意志美人呢?

  那个急着称王的绍波绕依根本不足论,就算是有罗马教廷的支持又怎么样?

  苏莱曼同样认定,他西进统治全欧罗巴的大敌只是哈布斯堡家族。

  不过西班牙的力量不可能那么快投射过来,己方智囊出兵前就研究了很久,西班牙的海军要集结到东西中海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至少要到明年夏秋之交才需要担心天国的水晶宫。

  如今的麻烦仅限于奥地利罢了,尽量赶在西班牙的舰队感到之前摧毁这个小小的大公国吧。

  虽然自负实力,但是如果放弃各个击破的机会那就是傲慢而不是自信了。

  苏莱曼从来是一个自信而非傲慢的人。

  一开始看奥地利军的迅速果决,原以为那个拉迪斯劳斯-哈布斯堡会比路易二世强上一点。

  可是后面的应对在苏莱曼看来也很成问题啊。

  首先分兵占领那些次要据点如陶陶巴尼奥和塞克什白堡就是典型的无意义分兵,哪怕投入的兵力再少也是加深了奥地利本来就很不小的兵力劣势。

  决战之后,这些堡垒胜方完全可以传檄而定。

  就算有个别硬骨头还是不肯投降,也绝对难以抵挡气势如虹的主力兵团。

  还有就是布达争夺中的缓手。

  虽然没能抢下布达。可是既然来了就应该趁着我军长途跋涉,在我军立足未稳之前在布达周围展开决战啊,这样北撤岂不是损害军心,而且待奥斯曼军在这里稳定了局面,并将布达建立城一个完善的前进据点。奥地利人就更没有机会了。

  小小的奥地利可是很难长时间负担这样的大军吧,亦或者他在等待波兰人的援军?

  和拉迪斯劳斯一样,苏莱曼最担心的变数也是北方的波兰-立陶宛联合体。

  哈布斯堡和亚格隆尼之间的冲突和渊源苏莱曼是很清楚的,路易二世之死真是一个大好事,他不死就不会激发这样的矛盾,欧罗巴各方如果联合起来搞十字军还是挺麻烦的。

  现在他们之间的冲突却变得非常严重。

  他们之间对匈牙利王位的冲突可不是那么容易调解的吧。不过无所谓,就算奥地利和波兰真的形成合力,兵力优势依然在我方。

  堂堂正正的会战,自从帖木儿死后,我们奥斯曼帝国还没输过呢。

  即使是帖木儿,也是在身经百战。指挥艺术达到巅峰之后才在安卡拉之战中险之又险地打败了奥斯曼大军。

  那个拉迪斯劳斯绝对是比不上全盛时代的帖木儿的。

  更何况帖木儿虽然赢了一阵,可是如今他的帝国何在?

  而我的祖先从低谷中爬了起来,最终不仅收复了全部失地还征服了永恒之城,并将其改称为伊斯坦布尔。

  占领全匈牙利后就是奥地利,然后是波兰,还有那个神圣罗马帝国,必须让他们老老实实地放弃帝号。什么莫名其妙的选举制,这算什么皇帝?

  只有我们奥斯曼家族,才是这个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