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去布达(1/2)

加入书签

  拉迪斯劳斯有招,贾拉索当然不敢怠慢,他以最快速度梳洗整理一下之后,就赶去了拉迪斯劳斯设在布拉迪斯拉发市长官邸内的大本营。

  一路上碰到了三次巡逻队伍,拉迪斯劳斯虽然以这里为前进据点,而且周围也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他的势力,不过全套的警戒体系还是很完整的。

  在大本营附近当然更加是岗哨密布。

  他在市长官邸门口碰到了同样行色匆匆的弗伦兹贝格,远远地就躬身向他行礼。

  这位打败了巴雅尔之后如今隐隐有欧陆第一人气象的武者,看到了贾拉索之后同样严肃地回礼,丝毫没有摆出傲慢的姿态。

  虽然地位尊贵,可是他们两人在大门口还是都接受了近卫的身份确认,最后一层的这些武士往往拥有几百年前就和“哈布斯堡”一起出现在史书中的姓氏。

  虽然贾拉索有心结交这个奥地利大佬,但是双方都有军令在身,稍微致意后就一起进入了大本营。

  当他们进入会客厅时,发现他们是来得最早的二人,除了几个侍女和护卫之外,只有拉迪斯劳斯一个人。

  拉迪斯劳斯正埋头在大厅正中的地形沙盘上。

  这幅地形沙盘涵盖了从维也纳到贝尔格莱德的多瑙河中段,是结合了奥地利情报机构,河军测量人员和匈牙利方面水文资料才制作出的精良战术地图。

  听到弗伦兹贝格和贾拉索响亮的步伐,拉迪斯劳斯抬起头来,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自己看面前的军情通告。

  “8月26日

  战场位于一个开放当不是完全平坦的开阔地

  匈牙利军人数大约从西北方进入战场

  奥斯曼军总数超过

  战斗在雨中进行

  从午后开始到黄昏结束

  匈牙利骑兵残部从各个方向逃出战场

  步兵基本被全歼

  奥斯曼军在战场过夜”

  贾拉索飞速地浏览了情报后,不禁心中给拉迪斯劳斯劳斯喊了一声好,今天是八月的最后一天。已经有如此详实的情报了。

  这效率绝对更在莎尔教会之上。

  他能看到拉迪斯劳斯手中的那一份原件似乎上面还带着血迹,不知道观察者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看来这位年轻的君主确实有和野心相称的手段,绝非痴心妄想。

  可是局面依然是极端不利。

  “真是一场干脆利落的胜利啊。”弗伦兹贝格很快看完了战报,做出了评价。

  “不过只是实力够强外加对手够蠢罢了,论对战斗的艺术性和指挥的能动性。和哈布斯堡殿下和您指挥的雪夜突袭帕维亚之战完全不能相比。”贾拉索虽然很担心敌人的实力,可是他可不是根基深厚的弗伦兹贝格,必须小心说话,努力拍马。

  不过他的马屁也确实恰到好处,用实话来吹捧效果最好,奇袭帕维亚双方表现出的战术素养确实都胜过这一战。

  拉迪斯劳斯和弗伦兹贝格虽然都没有露出任何自得之色。甚至都没有任何反应,但是贾拉索知道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这种好话虽然效果不大但是日积月累还是能得到一点好感的。

  “确实如此,匈牙利国王怎么会如此愚蠢,就这样直接一头撞上去了,他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琼斯第三个赶到也已经看完了战报。

  “这位国王陛下。实在是年轻气盛了。”萨扎斯坦的评价让贾拉索暗暗心惊,这位红袍**师是在劝诫拉迪斯劳斯?“也不知道他能不能逃出西帕希骑兵的追击。”

  “他这种性格,跑不了。”拉迪斯劳斯并不清楚莫哈赤战役的细节,可是他很清楚这是路易国王的末日。“他一定会死在某次看上去可以稍微挽回荣誉的骑兵反冲锋里。”

  萨扎斯坦看着拉迪斯劳斯信心十足的脸庞,感到了为难。

  他也早就从拉迪斯劳斯物资集结的规模中,看出了他的下一步打算。

  虽然知道机会不大,他还是要做最后的努力:“殿下。如果路易国王真的凶多吉少的话,您应该立刻去布拉格,接受当地议会的效忠。您的祖父曾经是波西米亚选帝侯,现在位置空缺由您来继承是理所应当的。”

  萨扎斯坦说完之后,整个会客厅寂静无声,所有的奥地利大佬都已经到齐,可是这个问题上他们都不打算开口。

  拉迪斯劳斯在布拉迪斯拉发城的布置看上去是要进取,可是匈牙利军败得这么惨,谁知道这位君主是不是会改一改注意。

  以守为攻也不错吗,如果奥斯曼人满足于匈牙利的战果。那么奥地利就吃掉波西米亚,如果奥斯曼人还不满足,就用这些物资加固城防,消耗敌人的实力。

  拉迪斯劳斯看了一眼萨扎斯坦,没想到这个时候还是他说出了不谋身的话。毕竟是哈布斯波家族几十年的老臣了啊。

  虽然出身带着卡署斯的烙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