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应对(1/2)

加入书签

  read_content_up;当听到坏消息时,伊波利托正骑在年长他二十岁的情人身上。

  管家在床边的报告得不到任何反应。

  虽然自己的主人正卡在情人的身体里兴奋至极地嚎叫,可是管家顾不上这些了,他必须把这紧急到了极点的情报立刻报告给自己的主人。

  他终于掀开幕帘,直接在自己的主人的耳边把事情大喊着说了出来。

  “什么?”

  “你说什么?”

  “再、再说一遍?”连续问了三遍,伊波利托才听清楚自己的管家在说奥地利人已经到了佛罗伦萨城下。

  他灰敗的脸se因为这个可怕的消息变得更加没有血se了,虽然他白se的肤se是他能够打败更受宠的亚历山大成为佛罗伦萨代理执政官的原因,不过这个时候皮肤白一点显然是没有什么用处。

  当代弗洛伦萨共和国代理执政官伊波利托-德-美第奇殿下,他虽然有显赫的头衔和强大的靠山,这位刚刚度过了十四岁生ri的少年显然依旧承受不了拉迪斯劳斯送上门的迟到的生ri礼物。

  他只是一个过早失去了父母的有恋母情节的富二代罢了。

  房间里活血催情的香料和船上给与了他无限温暖的怀抱此时也没有一点帮助了,伊波利托只感到浑身没有一丁点的温度。

  整整五分钟,这个少年人做不出任何反应。

  他就这么半跨在情人的身上,嘴巴一张一合但却说不出任何话来。

  奇异的香料让他的血液集中到两队之间而无法及时赶去急需支援的大脑,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脸se变得通红。

  沉默之后是歇斯底里的爆发,管家和情妇惊恐地看着眼中伊波利托发出癫狂的嘶吼:“胡说,胡说!奥地利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到佛罗伦萨城下来?!他们飞过摩德纳的?进攻锡耶纳的是罗马教会的军队,和佛罗伦萨共和国有什么关系?把那个胡说八道的哨兵处死,你这散布谣言的蠢货也要死!”

  当费鲁奇将军找到佛罗伦萨名义上的主人时,伊波利托正赤身**地挥舞着匕首。同时口中说着毫无逻辑的话。

  越来越多的侍女和侍从已经注意到了主人的状况,费鲁奇将军明白这个时候决不能放任情况继续发展,他迅速绕道伊波利托的后面,一跃一夹扼住了伊波利托的脖子。

  不到一分钟伊波利托就陷入了昏迷。

  他的情妇和管家都被他给刺伤了,两人不敢反抗,直到费鲁奇将军制伏了失去理智的伊波利托还是战战兢兢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美第奇真选教皇早就看出了自己的这个侄儿不是可造之材,只是另一个侄儿的肤se毫无疑问地表明了他有一个异教徒母亲。再加上伊波利托年龄上的微弱优势,让真选教皇只能让伊波利托先试一试。

  但是他当然也留下了一定的保险措施,眼下就是这个保险措施生效的时候了。

  费鲁奇将军是美第奇真选教皇从美第奇银行中提拔起来的人,是他留在佛罗伦萨共和国的心腹。

  “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给美第奇殿下穿好衣服。”费鲁奇将军来这里之前已经安排了军事部署,少量的常备军和佣兵已经被派去强化城防,动员民兵的命令也传达下去了。“你们两个给我看好殿下。不可以让殿下乱跑,也不可以让殿下受伤,否则我为你们二人是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