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原因(1/2)

加入书签

  read_content_up;维也纳的宫殿中,奥地利的高层们正济济一堂,消化着来自马德里的危险信号。

  “怪不得最尊贵最强大的皇帝陛下不需要我们的帮助了,法兰西和西班牙已经非常接近达成协议了。”拉迪斯劳斯再次向莎尔教会提供了一大笔款项后,得到了最新情报。“法兰西王国会把勃艮第公国的剩余部分,包括内维斯地区和勃艮第地球全部交给西班牙,并且放弃对于那不勒斯的主权要求。”

  “无敌的军队自然不能没有目标,费迪南德陛下自然要为他的无敌的军队找一个新目标。”拉迪斯劳斯看着周围国务会议成员,尽量表现出平静和信任。

  这个时候最不需要的就是自相怀疑,这些人已经位极人臣,也许内部倾轧不休,但是勾结外国应该是不会的。

  “这只是试探罢了,殿下。”虽然理论上这些顶层政治人物都可以信任,但是马基雅维里知道自己的出身决定了自己是最可靠的那一个,因此他第一个发言。“哪怕法兰西不行了,西班牙绝不可能和我们动武。”

  “只是声明权力罢了。确认在我突然死去或者ri后无嗣而终的情况下他的继承权。”拉迪斯劳斯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他必须用最严厉的表现说明自己的态度。

  其实在从多瑙河回来,进入维也纳城的时候拉迪斯劳斯就回过味道来了,费迪南德并不是真的立刻要来收回权力,这显然是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不会想要做的事,只是为了以后的事情留一个伏笔。

  问题的关键就在拉迪斯劳斯没有孩子。

  安娜超长的怀孕期已经引起了很多流言,她的强大不是人人都明白。高层当然知道以选民的身份不需要搞什么假怀孕的闹剧,但是怀孕了二十多个月了,难免有一些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八卦在整个欧罗巴四处传播。

  不是没有怀孕期超长的案例。

  但是即使是哈布斯堡家族的崛起之主,欧罗巴已知历史上最强大的术士,生下来就能施展免材“冰风暴”的鲁道夫大帝。也只在娘胎里呆了十五个月而已。

  最让拉迪斯劳斯愤怒的是琼斯局长最近的汇报,还有另一个恶毒的流言在高级交际花和吟游诗人之间传播,说什么他因为无子非常焦虑,还花了大价钱购买“特殊药物”。

  卑鄙的淑娜教会居然敢如此诋毁强大的拉迪斯劳斯殿下,真不知道这种可怕的谎言是从哪里来的。

  有了儿子的费迪南德其实不是突然对拉迪斯劳斯产生了什么敌意,而是要显示一下他对奥地利的潜在权力。

  “殿下不必焦虑。火焰之主的选民诞下麟儿之后,马德里方面自然会死心的。”琼斯虽然是公认欧罗巴最弱的“护国”,但毕竟也是“护国”,只要稍微靠近安娜,他就能听到两个强大有力的心跳。“当然我们也必须加强在马德里的情报工作,这就必须加大经费投入。”

  相比完全是拉迪斯劳斯提拔起来的马基雅维里。琼斯不能不表一下忠心,顺便看看能不能抢点经费。

  “可惜这个重挫法兰西好机会,不应该就这么放走弗朗索瓦的。”萨扎斯坦的履历让他无论如何解释都身处嫌疑,所以他索xing也不解释了,而且他真的是非常非常遗憾,多少年未有的机会啊。

  虽然露易丝太后控制住了局面,但是毕竟还可以再拖一拖的。说不定夜长梦多,卡佩家族的人丁比哈布斯堡家族兴旺的多,一些弱支暂时不敢动,可是国王一直在马德里回不去,可能就会有变数。

  不过事到如今,拉迪斯劳斯必须先保住自己的地位:“我已经让奥德-凯斯勒去准备了,等会我们一起去宏愿之间拜见吾主。”

  这是最重要的事,宏愿骑士的态度在哈布斯堡家族内部的斗争中非常关键。

  非巴巴罗萨信徒的人依然无法进入宏愿之间,不过拉迪斯劳斯进入宏愿之间时,雕刻着历代皇帝的大门突然霞光四she。这无疑地表明了巴巴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