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最危险的不是敌人(1/2)

加入书签

  read_content_up;只有最自负的人,才敢直面解离术的光芒。

  据说这是一个测试自己是不是主角好方法。

  弗伦兹贝格当然不是在拿自己生命开玩笑,他从来不把生命寄托在偶然xing上。

  他敢于硬扛解离术当然是有依仗的,他的依仗就是夺取自弗朗索瓦国王的宝物,“免疫即死”指环。

  不过弗伦兹贝格实际上多少还是有点紧张,这种事情知道是一回事,实际经历又是一回事。

  特别是这件指环灰扑扑的一点也没有奇物的华贵,反倒像是小男孩送给小女孩的“堕”礼物。

  虽然有萨扎斯坦保证这件奇物的xing能,可是终究是没有用他的“死亡一指”试验过。

  虽然弗伦兹贝格去弄个死囚不算麻烦,但是施展一次七级魔法实在太贵了,而且萨扎斯坦对于弗伦兹贝格的疑问表现地很恼怒。

  从来都是彬彬有礼的老法师为自己的专业领域难得地失态了一次,虽然考虑到弗伦兹贝格国务会议成员的身份和他自己的涵养,最终只是讽刺了几句。

  不过对于萨扎斯坦来说这已经足以说明他的愤怒了。

  所以这是弗伦兹贝格第一次在实战中将生命寄托在这件奇物上。

  无论如何效果不错,这也证实了拉迪斯劳斯的玩笑话,从法王身上撸下来的东西越是朴实越是有料。

  这个时候整个执政官府都陷入了混乱之中,大量威尼斯共和国的尊贵人物被挤压在一起,然后稀里糊涂地丢了xing命。

  这些贵族只是因为组织xing太差才不行的。

  实际上哥里提家族的私兵经过了小哥里提的管理,已经非常腐化和混乱,平时看着还光鲜到了关键时刻就原形毕露。

  随着外面奥地利军官发动士兵袭击威尼斯人。喊杀声不断蔓延,越来越多的私兵开始失去秩序。

  这也难怪,这些私兵中大部分是本地人,哥里提执政官才是他们的第一效忠对象,对家主的忠诚远远超过对威尼斯共和国的忠诚。但是第二效忠对象小哥里提对于祖国就不是那么具有压倒xing的优势了。

  现在战斗的敌我态势让大部分不是很迟钝的人开始明白,小哥里提对于自己父亲的死早有准备,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不愿意进行这场战斗。

  除了少数人还在和贵族混战之外,大部分人已经投入了对执政官府邸的抢劫中。

  但是贵族和议员们的组织xing显然仍然不足以对付这些三心二意的士兵。

  他们中法师很多,胆小鬼更多。

  弗伦兹贝格杀死了一个露头的之后,其他法师纷纷努力向人群中挤。

  然后他们找到了一面墙壁向它集火。几分钟内无数魔法飞弹和另一个高级法师释放的两个解离术将这面墙壁打开了一个缺口。

  豪勇的弗伦兹贝格以及使用“谭森变形术”变身为重甲武士的拉迪斯劳斯,决定了整个宴会大厅里的战斗局势。

  但是即使加上西里卡老大带进来的少数护卫,他们也不可能阻止敌人逃跑。

  事实上拉迪斯劳斯在发现战斗向哄抢发展的时候一度感到大事不妙,那些议员是有机会打败少数坚决战斗的奥地利人的。

  解离术、寒冰喷she、甚至一度还出现了一个元素生物,威尼斯贵族中有好几个能够接触魔网第六乃至第七层的强者。

  虽然他和弗伦兹贝格都不怕解离术,但是那些塑能系和咒法系魔法一样足够有威胁力。

  能够把他们像老鼠一样从洞里赶出去就很不错了。

  虽然他们会出去组织部队。但是逃跑的过程中还是被杀被俘了超过三分之一。

  对于威尼斯法师来说,逃跑是很自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