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心血来潮(1/2)

加入书签

  read_content_up;很快,到了预定招待奥地利人的那一天。

  因为睡眠不足,哥里提执政官的头很痛。

  他昨天睡得很晚,这和他原本的计划不合,他本来是想今天早起好好准备一下相关事务的。

  虽然遏制奥地利已经是板上钉钉的计划了,不过外交工作依然不可马虎。

  甚至于说,应该更加认真。

  这和拉迪斯劳斯越是垂涎威尼斯城的财富,越是要在公平贸易方面下功夫是同样的道理。

  而让哥里提执政官起不来的原因是昨天晚上哥里提公子特别提交了一笔预算,想要给家族私兵紧急购置一些武器,说是有外**队入境总是要提高戒备。

  虽然实在是临时抱佛脚,但是一贯惫懒的儿子难得那么热诚而且说得也是正理,哥里提执政官也就大笔一挥都准了,不过事后想想还是不放心因此又把采购清单看了一遍。

  看了之后确实是不大满意,买那么多魔法卷轴和狮材料干什么?

  虽然威尼斯共和国是最富裕的城邦,养了不少法师,但是法师的xing价比依然是很大的压力。

  不过已经答应了儿子而且他昨晚上已经开始紧急采购了,所以哥里提执政官也不好反悔,他又花了一点时间,给儿子写了一份分析报告,劝导他把财力集中到更加实用的方面。

  写得有点晚,所以今天状态不大好,毕竟已经上了岁数了。

  哥里提执政官不得不服老,曾经允文允武的豪迈英雄也到了知天命的时候了。

  梳洗的时候,哥里提执政官忽然有一阵奇怪的心血来chao,非常想去沃金大教堂亲自向自己的女神求情一次神谕。

  可是今天的工作真的很多啊。

  他一边梳洗一边在犹豫。

  没等他梳洗完毕。秘书就前来报告奥地利军方面出现了一点问题。

  “一部分奥地利人想要尽快返回维也纳不愿意上船,红衣大主教弹压和劝解费了一点时间,估计赶不上午餐了。”虽然威尼斯城的繁华让大部分奥地利人心驰神往,不过有一部分人急着回家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们刚刚从一个一天里死了超过一万人的战场上幸存。

  尽管死得大多数是法国人。但是哥里提执政官也是很有经验的军事统帅,自然明白那种尸山血海的战场给哪怕是战胜方的士兵也会造成很大压力。

  哥里提执政官因此很理解拉迪斯劳斯肯定不愿意在刚刚大胜之后对部下太苛刻,多花了一点时间安抚也是可以理解的。

  “既然是供应晚餐而非午餐,那我们的准备工作也可以做的充分一点。”说到这里,哥里提执政官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小心一点为好。“你去把招待奥地利人的准备工作再过一遍。无论如何不要出差错,外交无小事。”

  是的,外交无小事,正是秉持这种态度,哥里提执政官才能有一个和军事生涯同样辉煌的外交官生涯。

  异教徒外交官从来都不好当。

  作为一个君士坦丁堡,他们称之为伊斯坦布尔城中的异教徒。哥里提执政官从来不以自己的外交官身份为护身符为所yu为,一直小心翼翼地尊重奥斯曼人的习俗,尽最大可能让他们感觉不到自己是一个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