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所谓的有识之士(1/2)

加入书签

  拉迪斯劳斯别无选择只有接受威尼斯人的条件,然而就在他准备让夏洛克再次返回威尼斯之前,一位意外的访客造访了维也纳。

  来自西班牙的侍女把水浇上滚烫的石头之后,就离开了桑拿浴室,这是属于凯瑟琳娜公主的私密空间。

  拉迪斯劳斯不喜欢这种开销,他从来不合凯瑟琳娜共享这件浴室以此表明自己的态度,不过今天为了国事需要借用一下这件房间。

  “赞美您的虔诚,红衣大主教殿下。”来自匈牙利的特使正在亲吻拉迪斯劳斯的戒指。

  因为他要求单独见面,所以两人如今是在一个浴室里说话,显然同样赤身,但是显然施法者受到的影响较小,拉迪斯劳斯也就不必担心刺杀了,弗伦兹贝格完全赶得及在拉迪斯劳斯发出求救信号之后冲进来。

  “很高兴见到您,费得塔勒阁下。”费得塔勒自称是从威尼斯城返回布达,顺路途径维也纳。“告诉我,您为什么要放弃便捷的海路,而走陆路呢?从克罗地亚去威尼斯要快捷得多啊。”

  “因为我的君主路易陛下,希望我在回程时能够顺路让您不愉快一下。”费得塔勒光着屁股用最严肃的态度说着完全不符合外交礼仪的话,“当然正式的说法是让我顺路告知您他对法兰西占领米兰的关注。”

  “我失去米兰和弗留利,而路易陛下仅仅失去了伊斯利亚,所以他很高兴?”拉迪斯劳斯当然没有忘了上一次皇位选举是这位费得塔勒阁下的帮助。“作为哈布斯堡家族的女婿,他这样可是不大厚道啊,哈哈。”

  “确实不大厚道。甚至于可以说无耻。”费得塔勒这些大逆不道的话,当然需要单独求见才能说,但他的真正诉求显然不是抱怨。“对于东方的威胁视而不见,只是幻想那些不断加强的奥斯曼军不一定是来攻击匈牙利的,对于神圣罗马帝国皇位的愚蠢受到当然的挫败后,在最需要奥地利和波兰支援的时候居然去和法兰西联合,伤害奥地利和波兰的感情。”

  “路易陛下怎么伤害波兰的感情了?”拉迪斯劳斯对于同属亚格隆尼家族的东欧两王的关系很关注。

  “在没有通知波兰王国的前提下,路易国王就草率地雇佣了大量哥萨克,那些在乌克兰草原上晃荡的哥萨克虽然一直让波兰王国很头疼。但是未经许可就大规模雇佣他们也是绝对不可以的。”费得塔勒进一步解释了波兰王国不肯让匈牙利王国雇用这些麻烦制造者的原因。“波兰王国也需要这些哥萨克参与对条顿骑士团保守派的进攻。”

  “保守派?”拉迪斯劳斯意识到匈牙利方面有更多相关情报。

  “阿尔布雷西-霍亨索伦大团长已经改信黑手并决定向波兰王国投降,作为回报他将成为普鲁士公爵并得到一半条顿骑士团的领地作为封地,那些信仰暗日的条顿骑士当然不答应,内战一触即发。”费得塔勒毫不介怀地将波兰和勃兰登堡谨慎保守的秘密泄露给了拉迪斯劳斯。

  拉迪斯劳斯听了之后只能沉默,哪怕霍亨索伦家族同波兰王国发生冲突他都很犹豫是不是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