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威尼斯人的机会(1/2)

加入书签

  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弥漫着顶级香料的烧制成迷雾,各种肤色的美人正在翩翩起舞,餐叉和酒器统统是来自远东的精美瓷器。

  虽然夏洛克在威尼斯城度过了自己大半人生,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有机会进入者代表了沃金女神神恩的圣殿。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穷奢极欲纸醉金迷。

  这是威尼斯共和国接待奥地利特使的盛宴,整个人类文明最高级的礼遇之一。

  夏洛克曾经在梦里多少幻象自己成为这种盛宴的一部分啊,虽然不是主人,但是最为尊贵的特使同样让他非常满足。

  不过夏洛克的满足随着宴会的进行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

  一开始觉得是得到后的失落,可是仔细回味了之后他意识到这是因为他见识过了更好的东西。

  这一切奢华根本比不上拉迪斯劳斯的那个阴沉压抑的书房,每次进入那个哈布斯堡家族历代首领使用过的书房都让夏洛克感到如山如岳的压力和如痴如醉的快感。

  权力是比金钱更好的东西,威尼斯共和国也许在金钱中汇聚出了权力,但是相比哈布斯堡家族历代先君凝聚的气场,依然要差上不少。

  所以哥里提执政官对于手中珍宝的介绍也有点索然无味了:“如青色的天空如皎洁的玉石,如夏蝉的羽翼如天上的稀星,这是来自东方帝国名为‘你的窑洞’里产出的瓷器,据说在其中掺杂了玛瑙的粉末。当然了这都是猜测,虽然任何烧制瓷器的方法都是东方人对我们拼命保守的秘密,但是这种工艺据说在东方人内部也已经失传了,任何一件类似的瓷器哪怕出现在东方都会引起最光明的皇帝的关注。”

  汝窑不愧是北宋五大名窑之首。艺术是没有疆界的,不同文化不同背景的艺术鉴赏家门都拜倒在汝窑的魅力之下。

  这件汝窑珍宝确实更胜过西班牙公主的那件瓷器,毕竟西班牙王国控制大海的时间还太短暂,暂时还是掌握贸易的威尼斯共和国拥有最深厚的财富。

  只是夏洛克却从这件珍宝中看到了威尼斯的危机,对比拉迪斯劳斯简朴书房,这里处处显示着危机和衰落。

  “维也纳的宫廷里,我从没见过如此珍宝,能够抚摸这件宝物真是,真是我的荣幸。”夏洛克小心地接过很浅的碟子喝了一口酒。

  当然了虽然不同文化的背景也能意识到这件东西的珍贵。但是没见过毛笔的欧罗巴人。还是用笔洗喝酒了。

  “请您一定原谅我的冒昧,这件珍宝到底值多少钱?”夏洛克知道这虽然确实无礼,但就是威尼斯人最喜欢的无礼。

  “千万别谈钱,谈钱真俗。”哥里提执政官欲迎还拒。

  “请您一定,一定告诉我。”当然夏洛克很清楚自己应该怎么表现。

  “我们姑且说,大约值一艘主力舰吧,哈哈哈。”哥里提执政官心情大好。

  “您可千万不能把这件事告诉那些为了筹措几艘内河战舰的建造费用快要发疯的奥地利官员,毕竟那些农夫和士兵都很仇视我们商人啊。”夏洛克知道谈判的秘密,就是如如何把“他们”变成“我们”。

  “哈哈哈,您也最好不要当着农夫和士兵的面这么说。现在您可是打入了敌人内部啊。”哥里提执政官装模作样地看了一眼也在参加宴会的奥地利常驻威尼斯的大使,最近这位大使同样正在四处奔走想要确保威尼斯不会再次同法兰西结成同盟。

  “哈哈,当然当然,不过哈布斯堡殿下和那些人可不一样。自从哈布斯堡殿下接管奥地利大公国以来,对于威尼斯共和国采取了非常友好的态度。”夏洛克的说辞表明了他当然不是打入敌人内部的商人。

  “哈布斯堡殿下对于威尼斯共和国的善意,我当然铭记在心,只是很多威尼斯共和国的议员对于失去给奥地利的弗留利和失去给匈牙利的伊斯利亚感到难以忘怀。”哥里提执政官终于结束了试探,威尼斯共和国确实对亚得里亚海东岸的失土念念不忘。“特别是在匈牙利王国已经决定归还伊斯利亚的情况下,更让奥地利占领弗留利的状态变得难以忍受了。”

  “匈牙利王国决定把伊斯利亚还给威尼斯共和国?”夏洛克大惊。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是的,匈牙利国王已经决定同法兰西王国结盟。”哥里提执政官的话让夏洛克不仅惊讶而且恐惧。

  “针对奥地利的军事同盟?!这和匈牙利归还威尼斯共和国伊斯利亚地区有什么关系?难道威尼斯也要加入这个同盟?”奥地利的常驻大使此时也加入了谈话,他被这个消息给完全吓破了胆。这个前景不仅仅将对奥地利的大公国的生存产生巨大危险,也将彻底毁灭他的职业生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