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维特斯巴赫家族的挑战(1/2)

加入书签

  金秋九月,本应是收获的季节,可是很多本应收获的农夫有的被杀死,有的流落他乡。

  目力所及,拉迪斯劳斯看到了荒芜,得不到照料的庄稼地当然是一片荒芜,农民起义对于农民来说真是一场灾难,当然这不是说拉迪斯劳斯认为他们就该老老实实受压迫,只是万物从来都有代价,自由和独立从来是一株用鲜血浇灌的美丽花卉。

  局面比拉迪斯劳斯回军的时候还要差,好几个起义的发源地所在都被巴伐利亚军夷平了,这种惩罚和报复还在进行之中,凡是参与了杀害贵族的起义者至今还在被追捕,一旦被捕就要被用最残忍的办法处死。

  尽管境内如此萧条混乱,在慕尼黑拉迪斯劳斯还是得到了巴伐利亚公爵的热情接待。

  公爵府邸中的宴会比奥地利的国宴档次还要高,各种珍馐美味如流水一般地送到贵族们的面前。

  拉迪斯劳斯对于巴伐利亚公爵的超规格招待感到极度厌烦,在他看来残民以逞是下等至极的手段,这场巨大的浪费并没有让拉迪斯劳斯对巴伐利亚公爵产生任何好感,只是暴露了他的急切。

  能让一位公爵如此急切的东西屈指可数,比如选举皇帝的权力。

  同为维特斯巴赫家族的成员,拥有选帝权力的一支和没有选帝权力的一支在影响力上可以天差地别。

  “哈布斯堡殿下,您既是皇帝的代理人又是上帝陛下的红衣主教,如今马丁-路德的邪恶之手已经渗透到了南德意志啦,如果再不给他们一个迎头痛击,大局就要不可挽回了啊,信仰一分裂,人民就要分裂,人民一分裂伟大的神圣罗马帝国也就要分裂了。”巴伐利亚公爵的话听上去是一个爱民如子,忠于帝国的好诸侯啊。

  可惜拉迪斯劳斯亲眼看到了无数流离失所的农民和被残酷压榨的市民,却不能制裁这个恶棍。

  如此铺张浪费虽然让人反感。但是也确实表明这个恶棍是希望得到拉迪斯劳斯的支持。

  至少他是想得到哈布斯堡家族的支持,以实现自己的**,以当前的标准来说,这就是一个很不错的诸侯了至少相比那些希望得到法王支持的诸侯如此。

  “公爵殿下,不要说莱茵-普法尔兹选帝侯并没有公开信仰黑手。就是已经公开同罗马教会决裂的萨克森和勃兰登堡选帝侯也没有因此被褫夺爵位。虽然我认为您确实也有资格拥有选帝权,可是在费迪南德陛下没有正式宣告对异端的态度之前,我也无能为力。”拉迪斯劳斯的话遮遮掩掩挑逗着眼前的公爵。

  “莱茵-普法尔兹选帝侯和萨克森选帝侯一样,都侵吞了大量主教和修道院的地产。甚至纽伦堡自由市和雷根斯堡自由市的领土也有一部分被他夺去了,您是皇帝陛下在奥地利的代理人,当然有权行使皇帝的权力啊。”巴伐利亚公爵依然拼命鼓动拉迪斯劳斯。

  巴伐利亚的首相和外交官们此时也包围着随军的萨扎斯坦司库官,想要影响他的决策。

  “虽然这一次暴民造反确实给公国的财政造成了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