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也算是衣锦还乡(1/2)

加入书签

  拉迪斯劳斯将自己的骑兵派出去的第三天,得到了一个意外的好消息。

  将佩斯卡拉侯爵的信件简单地看了一遍,拉迪斯劳斯对着使者问道:“这么说佩斯卡拉侯爵不需要我的援军了?”

  “法军溃败的次日,萨伏伊公爵请降的使者就来了,目前佩斯卡拉侯爵正在前往都灵。”佩斯卡拉侯爵宣称在法军强渡色西亚河时半渡而击,西班牙军再次重创了法军,连他派出的使者都意气昂扬。“佩斯卡拉侯爵非常感激您的支援,正是您率领的援军让法军统帅劳特克侯爵感到压力进而采取了草率急躁的策略,佩斯卡拉侯爵将向皇帝陛下提及您的帮助。”

  “法军和我军伤亡如何?”拉迪斯劳斯虽然是奥地利的君主,但是他将西班牙军称为“我军”也当然是可以的。

  “法军伤亡无算,我军损失微乎其微。”虽然拉迪斯劳斯通过暗示自己术士皇族身份的手段来施加压力,但是这位使者是佩斯卡拉侯爵的亲信还是坚决地秉持了自己主人的意志,不肯分享任何情报。

  看来佩斯卡拉侯爵想要独享这次胜利的荣誉。

  而作为要求奥地利军不要进入萨伏伊公国分享战利品的回报,佩斯卡拉侯爵可以给拉迪斯劳斯说几句好话,不指责他行动迟缓。

  其实拉迪斯劳斯并不是很在乎费迪南德陛下的观感了,毕竟法军如今威胁的米兰是他的属地。于情于理他都没有拖延的理由。

  他也真的没有拖延的意思,只是没有特别快速地行军而已。

  担心五千奥地利军到达让自己失去兵力优势,也确实是法军统帅劳特克侯爵仓促进攻的唯一理由。

  不过拉迪斯劳斯也无意和佩斯卡拉侯爵争夺这场胜利和接下来降服萨伏伊公国的功劳,正如前面所说的,他和费迪南德不是君臣关系,完全控制了奥地利国务会议的拉迪斯劳斯并不需要费迪南德的欢心。

  “那代我祝贺佩斯卡拉侯爵的胜利吧,不过萨伏伊公国方面”拉迪斯劳斯本来想要提醒一下佩斯卡拉侯爵萨伏伊公国仅仅是被迫降服,但是没有阻止法军撤退说明其实还是支持法兰西王国多一点,不过他最后决定还是不说了,如何对待萨伏伊公国是费迪南德的权力范围。他还是不要越俎代庖为好,虽然他不需要费迪南德的欢心,但是为了哈布斯堡家族共同的利益还是不要主动引起不满的好。“算了吧,再代我祝愿佩斯卡拉侯爵再建功勋。”

  虽然佩斯卡拉侯爵信心满满自认为依靠自己的军队就足以解决问题,但是拉迪斯劳斯并没有立刻回国,而是率军南下利古里亚城。

  这一次安德烈-多利亚海军元帅并没有撤退,而是选择了坚守城市,毕竟奥地利军根本没有上一次西班牙军的规模和战斗力。

  而且色西亚河之战也不是比克卡之战那样的大胜,通过西里卡老大对战场的观察和其他情报的分析。萨扎斯坦和弗伦兹贝格都认定法军的损失不超过两千人,而根据留下的伤兵萨扎斯坦估计西班牙军的损失也在一千人以上。

  拉迪斯劳斯有点奇怪了这只是一次普通渡河失败吗。双方各自损失不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