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孤家寡人(1/2)

加入书签

  萨扎斯坦跪在地上之前突然感觉到自己正处于生命危险之中,不仅仅是君主而猜忌而是一种更直接的危险。

  他深信自己对危险的预感。

  “镇国”的本能没有错,斯拉姆伯爵此时正紧紧地瞄准了他,弗伦兹贝格在一旁戒备。

  萨扎斯坦此时终于明白自己实在小看了面前的年轻人,对待的维也纳主人虽然他还是称得上恭谨,但是却不复当初刚刚逃亡到马德里时的如履薄冰了。

  无论如何,他还是觉得自己是术士皇族五十年的老臣了,居然忘了伴君如伴虎的艰难和一朝天子一朝臣的猜忌。

  以至于虽然意识到了今天会很麻烦,还是犹犹豫豫想要蒙混过关。

  只是不知道这个大意到底要付出多少代价了,他这才意识到事实上拉迪斯劳斯对于如此强大的一个法师组织早就耿耿于怀了,根基不足的拉迪斯劳斯比他的前任更加警惕这个法师们自己的组织,这一次红袍法师会失去了一半成员对拉迪斯劳斯来说可谓是天赐良机。

  “老臣糊涂,老臣实在是糊涂了。”萨扎斯坦把脸深深埋进沙中,“只是老臣的本心可昭日月只是忠于术士皇族忠于您而已,绝不敢有其他想法,老臣之所以不敢公开同米丝瑞拉的关系只是因为我们刚刚到达西班牙的时候全无根基,孤踪疑畏,只能万分小心加倍谨慎地一心侍奉西班牙先王。可是这些年来术士皇族待我们红袍法师会恩深如海,信赖无比。我居然没有及时告知您这个事情,老臣真是有罪啊。”

  拉迪斯劳斯听了萨扎斯坦的剖白依然无动于衷,今天放出如此严厉的话,布下如此可怕的阵势他不仅仅要掌握红袍法师会内部的关系,还要知道一个困扰了他很久的疑惑。

  这个疑惑甚至值得他将自己对红袍法师会的猜忌暴露给奥地利本土的贵族,可不仅仅是萨扎斯坦和米丝瑞拉通过伪装矛盾玩弄政敌的手段。

  以萨扎斯坦多年来为术士皇族立下的功劳,这点事情虽然不得体但也无论如何不该以死亡来威胁他,当然这更多也是一个保护措施,在李迪的世界君主运用自身的权威就可以做的事,在这里就必须有一个防护措施了。他不是那个世界失去了权位就一无所有的政客,哪怕失去了权位他也是堂堂“镇国”。

  这个怀疑已经发酵酝酿了好久,今天米丝瑞拉的表现激发了拉迪斯劳斯最激烈的反应,他无法忍受这个怀疑了。

  萨扎斯坦在跪了半分钟之后依然得不到预想中的‘请起’之后,现在他真是有点慌了。

  多少年来堂堂红袍首席再次感到了慌乱这种情绪,拉迪斯劳斯虽然是根基不稳的君主,但依然是君主,更何况他能够消灭冬鬼为萨扎斯坦延寿,展示了他能够布下的恩惠。

  这也是因为他没有意识到拉迪斯劳斯比起他过去侍奉的君主。太缺乏权威和合法性了,他对于危险的敏感性其实要大得多。有些天生就是君主的君主能够容忍的事情拉迪斯劳斯却不能忍,他必须搞清楚。

  可是拉迪斯劳斯现在无声中暗示的命令和要求实在是太严厉了,这不仅仅是新君于权臣的较量,更是神与神较量的延伸。

  为了这场埋伏,二人组已经在海水里泡了很久,不过相比海水,拉迪斯劳斯的危险才是让弗伦兹贝格和斯拉姆伯爵更感到恐惧的东西。

  这是斯拉姆伯爵人生中把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