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奥地利代理红衣大主教(1/2)

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三章奥地利代理红衣大主教

  费迪南德挣扎着向她妻子说明了情况。

  虽然安娜-亚格隆尼-哈布斯堡夫人因为看到自己的丈夫再次陷入昏迷而痛哭不止,但是还是明白这种大事不能任性必须听自己丈夫的,总算没有再阻止拉迪斯劳斯同时把费迪南德和萨扎斯坦带进宏愿之间。

  虽然她很想一起进入,但是依然是暗日信徒的安娜-亚格隆尼-哈布斯堡夫人在宏愿之间门口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阻隔了。

  拉迪斯劳斯终于是摆脱了因为忧心而近乎歇斯底里的妻子。

  于上次所有信仰宏愿骑士的信徒都能进入不同,这一次只有三个宏愿骑士的牧师被允许进入,其他人在尝试进入时也遇到了无形的屏障。

  这就可以确保宏愿骑士的意志不会被忠于当代君主的人所阻挠。

  这几个最忠于宏愿骑士信仰的人听从拉迪斯劳斯的命令,把萨扎斯坦首相的衣服脱掉然后顺着台阶下到池水边把他放入了宏愿之池。

  萨扎斯坦首相的身体看上去非常的衰老枯萎,当然以他这个岁数来说这也是很正常的。

  他早就油尽灯枯了,如果不是同魔网的紧密联系,不可能有如此长寿。

  萨扎斯坦首相的身体一进入宏愿之池,就好像是海绵一般地开始吸取深红色的池水。

  红色的激流包裹着萨扎斯坦首相,赐予他新的生机。

  萨扎斯坦首相张开眼睛,看到了一身红衣的拉迪斯劳斯,不过他并没有惊讶,宏愿之池的洗礼让他感受到了卡署斯的力量。

  很显然,暗日受挫了。

  不过拉迪斯劳斯清楚,这些付出仅仅是让萨扎斯坦首相恢复了生机,他的生命依然损耗了一部分在支援宏愿骑士的战斗上。

  任务提示拉迪斯劳斯,萨扎斯坦首相只有半年的生命了。

  为了恢复萨扎斯坦首相,池水大约降低了两米。

  萨扎斯坦首相醒来后,原本出红光的鹰目现在喷出了火焰,象征着火焰之主与宏愿骑士的同盟。

  这一次拉迪斯劳斯才有机会第一次见识了象征着真神威严的宏愿之间,在火光的照耀之下的那些叙史诗和浮雕散发出不属于人间的魅力。

  可是见识过西斯廷礼拜堂的拉迪斯劳斯明白,这里的一切虽然让人感到庄严。

  但是只有人间传奇制造的通道,才是最适合真神布下威能的方式。

  不过目前还不是嫉妒西瑞克的时候,拉迪斯劳斯一面让两个牧师给萨扎斯坦首相穿上他的法袍,一面亲自和另一个牧师把费迪南德也小心地放进了宏愿之池。

  因为和宏愿骑士更紧密的联系,费迪南德的损耗其实比萨扎斯坦要大得多。

  一进入宏愿之池,他就开始如一个黑洞般地吸收池水。

  因为剧烈的水量进入他的身体,一个小小地漩涡出现在了宏愿之池。

  十几分钟之后,池水下降了超过二十米,宏愿之池的池底露了出来。

  池底并不是和墙体一样的大理石,而是密布着筋肉和血管。

  宏愿之池下面似乎是有某种奇异的生命。

  随着宏愿之池的池水越来越少,这个生命似乎也越来越痛苦。

  筋肉抽动,血管干瘪。

  甚至那件巨大的盔甲也无法维持漂浮的状态,搁浅在了池底。

  在池水彻底干涸之前,费迪南德终于醒了过来。

  他站了起来,池水只剩下浅浅的一点还不到他的脚踝,从露出全貌的阶梯一步步走到了池子上。

  从四只鹰口中慢慢射水的速度,大概一百年也填不满这个巨大的池子。

  费迪南德爬上来之后,所有宏愿骑士的信徒都在心底突然感到一阵巨大失落和喜悦混合的感觉。

  那件巨大的铠甲也消失了。

  同时一副石质铠甲的浮雕出现在了宏愿之池对面的墙上。

  “宏愿骑士陛下已经成为了一位真神,并离开了这个界面前往祂的神国了。”

  所有祂的信徒都毫无意义地明白了这一点。

  费迪南德明白,宏愿骑士以后要发布神谕的代价就要大得多了,再也不能公开干扰自己了。

  确认自己恢复之后,费迪南德一言不发地走出了宏愿之间。

  听着外面的人欢呼雀跃,拉迪斯劳斯和萨扎斯坦首相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和自己眼中一样的东西,他们互相需要对方的支持。

  皇帝查理五世陛下没有死在伦敦,在出访的西班牙舰队和送行的英**舰的护送下,皇帝活着到达了阿姆斯特丹港。

  弗洛伦蒂诺大总管背着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君主,万里独行穿越了大半个神圣罗马帝国想要把皇帝送到维也纳,他知道宏愿骑士有救他君主的办法。

  他的忠诚虽然让人动容,但是皇帝查理五世最终还是在到达维也纳之前就是去了生命征兆。

  弗洛伦蒂诺大总管在法兰克福休息了几天之后,背着皇帝的尸体继续东行回到了维也纳。

  费迪南德带着他的夫人和弗洛伦蒂诺大总管立刻前往马德里继承西班牙王位,根据弗洛伦蒂诺大总管离开尼德兰前的指示,西班牙王国的地中海舰队已经在的里亚斯特港等待。

  弗洛伦蒂诺大总管的努力不是没有价值的,费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