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光彩之日(1/2)

加入书签

  奔索多利亚和他麾下利古里亚士兵的逃跑开启了沟渠东侧法军全面大崩溃的序幕。

  奋战的法国人看到根本没收到多少损失的利古里亚人开始四散逃命,咒骂之余,越来越多的人也失去了战意。

  他们也开始逃跑,投降。

  此时,正面战场的法军战线已经进入了标枪投射范围。

  法国士兵的主要武器不是长枪,他们的推进度比瑞士人高了不少,应该可以以比较小的代价接近长墙。

  不过这一次,老科隆纳对时机的控制更加完美,几乎是他们刚刚进入射程,就下达了射击的命令。

  波旁公爵本来就对自己的部队能不能压过让瑞士人死伤狼藉的长墙非常怀疑,东面别动队的崩溃终于让他也失去了放手一搏的决心。

  毕竟沟渠上还有一座在北面的桥,如果哈布斯堡骑兵从那里绕道法军主力的后方,那前后夹击之下,一场崩坏全局的大败就要生了。

  虽然波旁公爵肯定是要遭到一个法国王族会受到的上限式的严惩了,但是他的荣誉感和爱国心,还是制止了他把这些士兵投入一场无意义的攻击,以挽救自己的军事生涯和宫廷地位。

  如果失去这支部队,法国就不仅仅要失去米兰公国了,萨伏伊,萨鲁佐这些仆从国肯定会蠢蠢欲动,到那时,战火就要烧到法国本土了。

  退出了敌人标枪的射程后,他还派出了一支部队去策应东面的溃兵。

  一半人,包括劳特克侯爵在内,在失去了全部战马之后,逃回了主力的保护中。

  看到波旁公爵的旗帜和传令兵终于带来了撤退的命令,所有法国人不论是军官还是士兵都松了一口气,随着瑞士伤员的喊叫声,所有人早就都没有挽回败局的想法了。

  老科隆纳根据代理大公费迪南德的之前指示,没有命令部队越过长墙追击。

  在长墙后哈布斯堡军的欢呼声中,法国人沉默zhaishuyuan地退出了战场。向纳瓦拉城撤退。

  他们的十四具投石机统统一弹未,就都被匆匆抛弃。

  而这时太阳还没有运行到正中,这场会战仅仅持续了三个小时。就以法兰西王国彻底失败告终。

  “1523年4月22日,这会是神圣罗马帝国帝国历史上永远光彩的一天,你们击退了双倍于你们的敌人,而且仅仅付出了两百人的伤亡。让敌人在战场上留下了三千具尸体,军中还有同样数量的伤员。荣耀属于你们,哈布斯堡的勇士们。”

  表了胜利宣言的代理大公费迪南德站在高台之上,手持哈布斯堡鹰旗,接受全军诚挚的敬意。所有人都被自内心地向这位伟大的君主和凡的统帅致意。

  从翻越雪山到正面鏖战,他的杰出表现,照亮了历史。

  十六世纪人类文明的菁华之一,北意大利地区已经完全被哈布斯堡家族握在掌中了。

  拉迪斯劳斯和他的部下没有回到主阵欢呼,在大家享受胜利时,他还在忙着呢。

  沟渠里还有好几百个人,等待他们去俘虏呢。

  当然相比俘虏,更重要的是把战马们都安置好。它们可是更重要的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