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翻越长墙(1/2)

加入书签

  上午已经过去了一大半,太阳正蹂躏着烦躁波旁公爵。

  最近几天这位法兰西王国的统帅实在太苦恼了。

  军费,物资,国内政敌的暗箭,不怀好意的温柔统统都瞄准了他。

  不过此时此刻,相比瑞士人带给他的痛苦,其他的一切烦恼都不算什么了。

  那些瑞士佬怎么能那么蠢呢?

  从巴雅尔骑士派回来的口中得知了长墙的存在和瑞士人鲁莽行动的波旁公爵实在无法理解。

  这是一场五万人级别,决定好几个小国存亡和大国国运的大决战。

  这些瑞士人居然不肯等一等投石机。

  这是法兰西人翻越多少道路,克服多少困难才终于运来的珍贵武器啊,本来是可以对那道工事挥很大的作用的。

  波旁公爵勉强压下满心的暴躁,开始下令:“劳特克侯爵你率领一千骑兵用最快度前进,尽快赶到战场,奔索,你的利古里亚治安骑兵也一起去。”

  他自己率领的法军步骑兵主力和投石机,也加快度前进。

  只是瑞士人的愚蠢和傲慢已经开始让他们付出代价了。

  当波旁公爵开始焦急地催促士兵们快行时,哈布斯堡军已经开始向瑞士人倾泻标枪了。

  除了一千五百人的奥术兵团外,还有一千五百名西班牙士兵也进行过简单的标枪投掷训练。

  这一千五百名实力较差的纯粹标枪手,列在第一排和第二排。他们在百步内,对瑞士方阵进行了第一和第二轮射击。

  投射玩标枪后,他们迅从阵型的空隙中后退,换上下一轮的人。进行射击。

  这种单人之间可以简单进行的行动,实际上一旦扩大到战役规模是相当需要纪律性的。

  所有中级军官都在观察着中军旗,令旗随着佩斯卡拉侯爵的口令不断变化,各排士兵闻令而动,这种队列轮换说起来容易,实际上是经过长期训练之后,才能在战场上进行的。

  中级军官根据令旗的指示,对部下大吼。不断地维持秩序,保证队列能流畅转换,标枪能顺利投出。

  受到袭击的瑞士人举起长枪,摇晃着。大多数标枪都被挡了下来。

  每排七百五十支造价一个塔勒一支的标枪,每**概能够造成一百名瑞士人的伤亡,瑞士人的战斗精神确实旺盛,即使击穿盔甲的人,大多也坚持着继续前进。

  紧接着。奥术兵团组成的第三排,也投出了标枪。

  紧接着是第四列,不过他们投出了标枪之后,没有立刻后撤。而是开始施法。

  当瑞士人进入到五十步的距离时,他们经受了一轮“酸液飞溅”的洗礼。

  身上插着标枪的伤员。凡是再被这轮攻击命中,基本上无论如何也无法坚持了。他们哀嚎着倒下,被后排的战友踩踏,再也站不起来。

  紧接着就是第二轮“酸液飞溅”,这一轮之后,更多的瑞士倒了下去。

  先前的散兵战和这四轮标枪,两轮“酸液飞溅”,总共造成了大约五百名瑞士士兵的死亡,伤员还要两倍于这个数字。

  瑞士方阵一共只有一万五千人而已。

  死伤比例已经达到了十分之一,大多数时候这个死伤比已经可以让这个时代的精锐职业军队崩溃了,只是对长墙的这个目标的渴望,鼓舞着瑞士人,让他们坚持了下来。

  付出了重大伤亡后,他们终于走到了长墙前不到十米的地方,他们长达六米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