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斩杀脚(1/2)

加入书签

  三分钟,比赛这时才进行了三分钟。

  人头1比6落后,云起的队员也没有因此就失去斗志,一边等候复活,一边互相打着气。

  “稳住稳住。”

  “1比6而已,问题不大。”

  是的,1比6而已,比这更加雪崩的开局云起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当中不乏漂亮的翻盘。不到最后一秒,就不能轻言胜负,这一点屈云绝对认同。所以此时他在意的,并不是这暂时落后的局面。

  他在意的,是自己精心设计练习的套路明显已被对方看穿,他在意的,是在当前处境下,他找不到可以翻盘的方式,一点都没有。

  听着队友们互相的鼓励,他不忍说出他此时的真实想法。他不由地抬头看了对面一眼,正好碰到那个说不停的新生也抬头朝他们看来,两人目光相撞,新生微微笑了一下。

  笑容含蓄,却透着一股自信,让屈云不由地叹了口气,心中仅存的一点点指望,也彻底不复存在了。

  “输了。”他对队友们说道。

  “什么?”所有人愕然,看向屈云的眼神仿佛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

  “我们的套路被彻底看穿了,是我的错。”屈云艰难开口。

  “这套路,会玩的看到阵容就已经有些想法了吧?”一位队友说道。他们并没有很自大,以为自己的套路高深到会令对手一头雾水。高手玩家未必精通所有英雄,却一定熟悉所有英雄的技能和机制,他们这样的阵容摆出来,猜出他们的套路说实话并不难,所以这何至于成为他们放弃的理由?

  “不仅是有些想法,我们套路的关键和要害,统统被对方掐住了,有一些甚至是我先前都没有留心到的。”屈云说道。

  这正是让他如此有挫败感的关键——对手对他套路解读的竟然比他这个开者还要全面,还要精准。

  “先不说这么多了吧?”一位队友叫道。

  他们的英雄已经相继复活,此时一起蹲在泉水里开会那才真是一点胜算都没了。

  屈云不忍拂了队友们的斗志,咽下了自己想要继续说的话。云起各人重出高地,但在团灭的这短短时间里,野区已被浪7彻底搜刮干净,中路一塔也被推倒,浪7众人起初不见身影,转眼已在上路汇集,朝云起仅存的最后一座一塔起了攻击。

  云起的这个套路,因为四人团队要兼顾野区和两条兵线,所以在守塔方面其实相当弱势。在云起打过的很多局中,经常孙尚香育极好,战斗碾压对面,但在防御塔上他们却会暂时处于落后,被对手先拔掉一两个一塔甚至二塔都是常有的事。但是因为战斗的绝对优势,他们在野区争夺上丝毫不虚,对手即使在防御塔上占据优势,却总都无法凭此运营出优势。孙尚香彻底成型后的四人小队可以说是更加肆意妄为,推塔刷野拿龙杀人,想干嘛就干嘛,最终的胜利也不过是信手拈来。

  所以孙尚香的育是他们永恒不变的核心,除了水晶简直没有什么的优先级是在这之上的。丢塔,他们并不会很着急,让他们着急的是现在无处育,直接上去找浪7打团却又不敢——他们的三个辅助已经相继4级,可现在孙尚香的输出却显得不那么足够了。而对方那几个英雄的连续控制,在刚刚那一波团战中已经有了充分的体现。这样一来,几位队友也算深刻体会到他们此时的窘境了。

  “打游击,偷育吧,有单抓单。”看到所有人望向自己的目光,屈云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刘邦继续单带,四人小队沿中路挺进。处理掉一波兵线时,上路的防御一塔告破,随着视野消失,浪7几人的去向他们也看不见了。

  是会继续朝二塔推进,还是会来中路?

  无法确定浪7的去向,让云起也不敢继续向前推进。他们埋伏进了中路草丛,若浪7过来的只是两、三人,那倒是可以用一波埋伏逆转形势。

  一想到这,屈云心中不由地又升起了期待,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急忙叮嘱了刘邦一句:“开团就传我。”

  “收到。”刘邦在边路,没有了防御一塔后,带线带得十分小心。在看到浪7五人全聚去了上路后,才带得积极大胆一些。听到屈云的指示后,立即开始密切注意中路动静。

  来了!

  河道上方的红区,蔡文姬摇摆的身影出现了。草丛中的太乙真人立即蓄起了自己的一技能意外事故,孙膑则捏起了一手大招时光流逝,随时准备抛出。屈云的孙尚香调整站位在草丛中完成了一个一技能的翻滚,所有人准备就绪,就等屈云下令时,蔡文姬的琴车突然一顿,车上幼小的身子忽向上一翻。

  胡笳乐!

  不知有多少玩家会注意英雄释放技能时的动作细节。屈云却就是一个这样的玩家。蔡文姬和她的琴刚一顿时,他便意识到了蔡文姬要出手。而蔡文姬的三个技能中会让她移动停止下来的,便只有这胡笳乐了。

  “上!”屈云这一声喊得有多匆忙就别提了,他不是没想到蔡文姬会用技能来探草,却没想到蔡文姬在这个位置就放出了二技能。屈云是一个很注意细节的玩家,他有留意到这个游戏因为手机屏幕的限制是存在一些盲区的。

  这些盲区是英雄实际的视野或是技能可以探及到的位置,却因为手机屏幕有限而无法显示在画面中。就比如云起他们几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