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事情总是要出意外二(1/2)

加入书签

  本来以赵树理的地位,不过是个区里的干部,还才副处级,这些事情还轮不到他插手,一个弄不好,马屁能拍到马脚上。他想抱大腿,可人家大佬看不上他。局长黄洋自然想着赵树理能来抱自己的大腿,可万万不会替赵树理引荐,可赵树理觉着黄洋的大腿太细,还不值得自己一抱。

  张德邦主动求他帮忙,让他看到一丝可能,如果这个时候能把给张德邦救命的人找出来,给这背后布局的大佬泄泄气,想必也能在那位大佬面前留下好印象。至于张德邦,虽然他以前巴结的也勤快,但跟自己的官位比起来,自然就微不足道了。

  思虑至此,赵树理先是打电话给张德邦简单说了下情况,希望能够获取更多的信息,同时主动提出可以派出干警前去调查。

  张德邦立马就婉拒了,他对自己这段时间所遇到的危机不是没有调查过,刚开始他不过以为是市场上的投机行为,他没有太多在意,炒作这种事情,他也干过不少,比如炒房。

  但事情的发展很快就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虽然知道事情细节的人都被下了封口令,个个守口如**,但些许蛛丝马迹还是能查出来的。

  德邦集团在获得八万方砂石后,公司高层还以为可以喘口气,放松一下,但更严重的威胁马上就出现了。这其中最明显的就是银行,几家银行都同时停止向他贷款了,而且还在催缴过去的贷款,因此德邦集团的流动资金大为减少。

  这让他大为恐慌,能给银行下命令的,来头都不会小。

  可问题是,自己这几年一直小心谨慎,紧抱官面上的大腿,会是谁要来谋害自己呢?

  张德邦犹如囚笼里的困兽一般,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官面上已经对他封锁消息了,黑道上的混混也对自己疏远了许多。他好像睁眼瞎一样,虽明知有利刃临身,却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突然出现的周青峰自然也引起了张德邦的猜测:“周青峰是不是其他什么势力派出来的?”

  假设有一个甲势力要对付自己,而一个乙势力又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倒下,同时也不愿意正面跟甲势力硬拼,那么派出一个人暗地里帮自己一把就有可能了。

  张德邦想的和杨兴会想的一模一样,主要是周青峰出现的太奇怪了,无声无息的冒出来,毫无背景,偏偏一出手就是八万方砂石。

  八万方啊,这可不是小数目,在这节骨眼上能弄来八万方砂石的势力,绝不简单。

  张德邦犹如溺水之人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迫切的想要跟周青峰,或者说周青峰背后的势力拉上关系,在天朝就是这个样子,商人,尤其是大商人,失去官场上的保护,离死不远矣!

  张德邦对官场上的人已经失去信任,对于赵树理的试探委婉的拒绝了,他决定还是派自己的手下再去好好查一查。

  搞建筑发家的总是喜欢在手下养几个能打的流氓混混,‘阿彪’是张德邦当年还在建筑队里揽活的时候就带着的马仔,大名就叫张彪,跟张德邦一个地方出来的,两人算的上是远房亲戚,上次在砂石厂一嗓子提醒了周青峰的中年人就是他。

  如今四十多的‘阿彪’,天天都带着十几个小弟在建浦区的‘豪哥’ktv呆着,这家ktv是张德邦投钱开的,却分了一半的股份给‘阿彪’养老,是以‘阿彪’对这家ktv看的很重,没事就喜欢在这里带着,美其名曰是看场子,实际上当土皇帝,反正ktv里的酒水任喝,妹子任玩,快活似神仙。

  “阿彪,上次让你去查的那个人,查的怎么样?”张德邦打电话问道。

  张彪拿着电话跑到ktv门口来听,顺手往门口当迎宾的小妞胸口捏了一把,惹的那妞一阵不依。

  “张叔啊,你说的那人不好查啊,我派人往他那砂石厂跑了好几趟,可那鬼地方偏的要死,现在还一个人都没有。不过那家砂石厂确实有些奇怪,我问过那个开发区的人,那个姓周的才到那里不过一个多月,出了八万方砂石,却从没人见过他的砂是从那里来的?邪门了嗨!

  至于他本人,这段时间一直不见踪影,找都没地方找去。我有次好不容易打通电话说想买他的砂石,他直接说了句没货就给挂,tmd!敢给彪爷这么说话,下次见了,我非收拾他不可。”

  张彪颠三倒四的说了一大通,张德邦听的听的有些不耐烦,直接打断说道:“阿彪啊,这次你还是辛苦一趟,找人到他那砂石厂去蹲守几天,他可能还要在运砂进来的,盯着他,总能搞清楚的。”

  “张叔放心,我亲自去。一定把事情查清楚。”

  且说建浦区的公安局二把手赵树理大人,在挂掉张德邦的电话后,打定心思要搏一把后,他仔细分析了一下自己了解的情况后,觉着自己直接出手风险太大,于是一个电话拨给了东潘市浠水县国土局。

  “喂!曹局长吗?我是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