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页(1/2)

加入书签

  他才接了电话,盛宴带笑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师兄,我爸爸还是很生气呢,怎么办?”

  顾洋坐了起来,背靠着chuáng头,语气带着微微笑意:“怎么办?我明天忙完事情之后,就到农场去跟叔叔负荆请罪,行不行?”

  电话那头的盛宴听到他的话,笑了起来。

  顾洋听着她的声音,只觉得原本心中的疲倦一扫而空,他听到电话那头的盛宴清润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

  “没事的,你别多想。爸爸一开始的时候很生气,但他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缓一缓,他就会好的。彭警官那边情况还好吗?”

  顾洋眼睛微微阖上,“嗯”了一声,“还好,伤得比较严重,但医生说只要配合治疗,还是可以完全康复的,就是需要一点时间。”

  盛宴应了一声,稍微沉默(zhaishuyuancc)了片刻,跟顾洋说道:“学校周五的时候要开会,要求所有的老师都要出席。我会从农场回来,到时候会待两天忙完学生的事情之后再回农场陪宝宝,等我回来,我去探望一下顾警官吧。”

  顾洋笑了笑,应道:“好。”

  盛宴又问起那个案件的事情,这半年来弄得人心惶惶的连环杀人案终于解决,只是受害者除了被人发现的,还有两个是被抛尸在城东荒地那一片,警方法医根据嫌疑人给的地点过去勘察时,尸体早就已经面目全非,警方正在查证死者身份并联系家属。

  “你看到的那个中年男人,是当年郭老一直在追捕的嫌疑犯,他在几年前连续犯了十几个案件,那些受害者,都是高中生。最后一个高中生被他挟持的时候,郭老追查到了他藏人的地方,由于时间紧迫,当时郭老并没有等援兵,等援兵赶到的时候,郭老已经被他杀死了,而那个被绑的高中生被绑在郭老的尸体旁。”

  盛宴默(zhaishuyuancc)默(zhaishuyuancc)地听着,顾洋一只手搁在了额头上,望着空中的某一点,语气十分复杂,“那个高中生,名叫冯生。凶手将他绑走,可是并没有杀他,当时郭老,是他杀的。”

  电话那头的盛宴惊呼了一声。

  “凶手当时用冯生要挟郭老就范,郭老投鼠忌器,最后还是被凶手控制。冯生原以为凶手是要杀了他们的,可凶手却说,只要冯生将郭老杀了,他就会放过他。到时候他逃走了,谁也不会知道郭老是谁杀的。凶手jiāo给冯生一根绳子,冯生就是用那根绳子,将郭老勒死了。”

  盛宴:“可我记得你说过,冯生在事后遗忘了那段记忆,难道他那是装出来的吗?”

  顾洋轻叹了一口气,“不是装出来的,盛宴,冯生确实忘了那件事情。可是人的潜意识里,大概都是会记得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冯生在国外留学的时候,一厢情愿地迷(xinbanzhu)恋上一个女留学生,但是被她拒绝。他因爱成恨,将那个女留学生杀了。人的大脑大概就是那么奇怪,他杀了那个女留学生,自己就记起来了。”

  盛宴沉默(zhaishuyuancc),过了半晌,“可他怎么会又跟那个凶手联系上的。”

  顾洋:“他回国之后,一直在找那个凶手。盛宴,其实人的心理很奇怪,有的人心理有异常的时候,如果没有人及时引导和治疗,就会引发很严重的后果。当年的凶手没有杀他放过他,冯生对他很感激,经过郭老和那个女留学生的事件之后,他迷(xinbanzhu)恋上了杀人的感觉。”

  顾洋在审问冯生时,那个看似人畜无害的青年忽然诡异地看向他,眼中流露出一种迷(xinbanzhu)恋的神(shubaoinfo)色:你知道那种用绳子勒死人的感觉吗?那是一种像是细水长流一样的快感,让人很享受。你以为她们都死了吗?你没有尝过那种滋味,你怎么知道她们死了?

  顾洋听到冯生的话时,说不上心中什么感觉。那个瑟瑟发抖的可怜的高中生,如今变成一个祸害他人的变|态。

  顾洋回想着这些事情,心情也不可避免地变得沉重。

  在电话那头的盛宴听着他的声音,心里微微心疼,她叹息了一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