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页(1/2)

加入书签

  当了母亲的女人,其实对性格稍微好点的女孩子撒娇是没什么抵抗力的,而且那个还是她的学生。后来大四的时候,盛宴要申请加拿大那边的学校留学,王晋平还亲自出马拜托系里的一个外教给她写推荐信。

  王晋平当时以为这个年轻的女孩,她的一辈子都会这么一帆风顺下去,可没想到她出国三年,居然带了个小娃娃回来。

  并不是社会容不下未婚生子这样的事情,而是女性在职场上本来就属于弱势群体,这都是很现实的问题。但王晋平还是偏爱盛宴,将她推荐到系里来,让她回母校任教。

  “教授,你刚才不是留了一些蛋糕放冰箱了吗?”

  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马修站在盛宴身后,问王晋平,“那难道不是要给阿宴的?”

  盛宴听到马修的话,笑得十分高兴,“真的?老师给我留了蛋糕,我去看看。”说着,转身出了厨房,十分自来熟地走到了饭厅放置冰箱的地方,打开冰箱,看到里面放置着一角越蔓莓口味的蛋糕,她将蛋糕拿了出来,然后毫不吝啬地给王晋平送去了一个飞吻。

  王晋平:“……真是有活力啊,让我觉得自己都老了。”

  手里还拿着抹布的王阿姨:“……”

  马修看了教授一眼,嘴巴像是抹了蜜一样甜,“不,教授的美,是成熟女人的美。”

  王晋平十分乐于被年轻人这样奉承,眉开眼笑,“行了,别说好话了。帮盛宴将盛翊抱到车里去,她明天一大早还有课,也该要回家休息了。”

  听说马修和盛宴被学生们誉为是外语系的男神(shubaoinfo)和女神(shubaoinfo),王晋平想,盛宴这样的还行,就是马修这样动不动就是花花公子甜言蜜语的调调,真是去到哪儿就撩到哪儿,让她不免对未来外语系的形象充满了担忧之情。

  盛宴临走的时候,王晋平不经意地问了一句,“最近班上的学生没什么事儿吧?”

  盛宴坐上了驾驶座,按下了车窗,睁着眼睛跟王教授说瞎话:“没有啊,学生们天天上课吃饭睡觉玩游戏,还能有什么事情?老师快别送了,我们自己出去就行,你一个人在家锁好门窗,陌生人敲门可千万别开门啊!”

  王晋平:“……”

  所以是盛宴将她当成了未满三岁。

  盛宴将车驶出了王晋平居住的小区,看向旁边副驾驶座上的马修,他不说话的时候,整个人显得有些疲倦,“我顺道送你回住处?”

  马修说:“不,我不回去。”

  盛宴侧头,看了他一眼,“那你要去哪儿,先告诉我地方,不顺路我可不带你过去啊。”平时可以,今晚带着盛翊,她想早点将小家伙带回家睡觉。

  马修说了个酒吧的名称,语气有些低落,“我想过去喝两杯。我约了人在前面路口等,你在路口将我放下来就行了。”

  对方低落的语气让盛宴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你没事吧?”

  马修摇了摇头,“没事,就是有些烦恼,喝两杯就好。”

  盛宴向来不赞成借酒消愁这种事情,不过有的人却很喜欢。她甚至忍不住想起了那天晚上,某人好像也是因为借酒消愁才会跟她滚了chuáng单。

  盛宴轻叹了一声,十分认真地忠告马修:“就是个好东西,可借酒消愁是不对的,你当心弄出人命来。”

  马修瞪了她一眼,“你难道不能说点好话?”

  盛宴:“可我是很认真的忠告你的啊,万一你不小心和哪个也喝多了的女人上chuáng了,又没有做什么预防措施,那不就出人命了吗?”

  马修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就算当时没有预防措施,也还有事后措施啊!这年头还出人命,白痴啊!”

  盛宴默(zhaishuyuancc)了默(zhaishuyuancc),踩了刹车。要不是考虑到后座的王阿姨和盛翊,她还想急刹来着。

  马修不明所以:“怎么停车了?”

  “我想起来我有东西拉下了在教授那里,要回去拿。”

  “你先把我送到路口再回去。”

  盛宴断然拒绝:“不行,我就要在这儿回去,这里离路口又不远,你自己走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