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东汉普顿(1/2)

加入书签

  经过13个小时飞行,褚恬到达了纽约。但她没出机场,而是直接转国内航班去了洛杉矶。

  上飞机前朗励诚说店里很忙也不是完全信口胡诌,她看了近期的订单,有两位好莱坞明星预定了甜品,而且出货时间还是同一天,她决定先去那边的分店帮忙。

  褚恬到了洛杉矶没有休息,直接去了“roseary”位于比佛利商业区的分店。调整甜品种类,亲自指导甜品师们制作。出货当天,她又到客户家里事无巨细的安排妥当,这才大石落定的松了口气。

  她想着忙了三天,该稍事休息一下。却在回到纽约总店时,被一个人杀了个措手不及。

  “榛果儿?”褚恬刚跨进店门,站在陈列柜前的熟悉背影就让她惊呼出声。

  端木臻本来还颇有兴致的看着玻璃柜里的蛋糕,听到身后清亮的声音,赶紧转过了身,“猪猪。”

  “你怎么在这儿?”褚恬看着她咧嘴笑着的样子,这才确定不是眼花了,立即上前拉住了她的手。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想你了呗。”端木臻玩笑着说道,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她的脸色。嗯,气色看着不错,就是有点疲倦。

  褚恬惊喜万分的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她好久没见闺蜜了,真没想到她会从华盛顿跑到这里来。

  端木臻拍了拍她的头,眼神又落到了橱窗里的巧克力蛋糕上,“你这蛋糕只用来展示真是太浪费了,我就在这儿站了一会儿,就有好几个人来问呢。”

  褚恬刚松开手就见她来了这么一句,她看着橱窗里的蛋糕,悻悻然的摇了摇头。

  其实,当初她没想过要把景熠的专属生日蛋糕拿出来展示。却被alice说既不吃又不展示,白白浪费顶级原材料,才勉强同意的。却没想到这个蛋糕俨然成了店里的一景了,很多客人都被它简单却又精致的外观吸引,还对它的名字“甜蜜的幸福”颇为好奇,常有人来问可不可以订做。

  “对了,你怎么来了?不用上班吗?”褚恬又拉了一下端木臻的胳膊,聪明的换了个话题。

  “你跑回国内就没影了,该给我几天时间了吧,我们去度个假怎么样?”端木臻收起心思,看着褚恬献媚似的笑了。

  褚恬一听就蹙起了眉,怎么觉得她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味道,随即伸长脖子朝店外望去,“宗医生呢?”

  “嘿,你找他干嘛?我是你闺蜜,还是他是?”端木臻没好气的嗔怪了一句,拉着她出了店门。

  褚恬看到缓缓开过来的大红色玛莎拉蒂gt-c-stradale-centennial,不用猜也知道是谁的车了。这完全是宗伽文的品味,博人眼球才是选择的唯一标准。

  “yo,girl~!”宗伽文降下车窗,探头朝褚恬痞雅的一笑。

  “宗医生,你好。”褚恬躬身朝他挥了挥手,又转头问端木臻,“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度假?”

  “对呀,带你去个好地方。”端木臻先是瞪了车里的宗伽文一眼,又忙不迭的把褚恬往车边推。

  褚恬这下头大了,这两个人怎么说风就是雨啊,她还没同意呢,怎么就要带她走。

  “去吧,这边没什么大单子了,我帮你盯着就行。”alice见她踌躇不定的样子,就走过来劝道。

  褚恬圆圆的眼珠一转,立马察觉出不对了。她抄手站在街沿上,不耐的发难了,“我说,你们几个是不是商量好的?”

  “哪能啊,不是想着你最近辛苦了吗?alice都发话了,我们赶紧走吧。”端木臻面不改色的敷衍着,也不顾她愿不愿意,直接拉开后车门把人塞了进去。

  “诶~!喂~!”褚恬朝着站在路边向她挥手的alice嚎了两嗓子,可车子还是稳稳的启动了。

  宗伽文从后视镜瞄了褚恬一眼,又赶紧给她旁边的端木臻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说点什么。

  “呃,嘿嘿。”端木臻挠了挠头发,观察着褚恬的脸色,开口说,“gav在东汉普顿有栋度假别墅,就在海边,风景可好了。我也就去过一次,还没招待过朋友呢。怎么样,赏个面子?”

  褚恬斜眼盯着她说完一车话,毫不留情的戳穿了这个不太高明的谎言,“是不是景熠指使你俩的?”

  车子本来还平稳行驶着,她的话刚出口,就引得宗伽文紧张的点了一下刹车。

  “怎么开车的你?!”端木臻倾身就给了踩老刹车的人一拳,又赶紧去查看褚恬的情况,“你怎么样啊?有没有被震到?有没有头晕?”

  褚恬看着她紧张的样子,这才稍稍消气,摆手说,“没事,别这么紧张。”

  “真的没事吗?”端木臻又摸了摸她的脸,拔高声音再次发难了,“你能好好开车吗?不知道猪猪不能受大的冲击力吗?”

  “知道,知道,我是医生哪儿能不知道。”宗伽文自认吃瘪,赶紧放低姿态认错,握着方向盘的手又紧了紧。

  褚恬赶紧拉了端木臻一下,示意她好好说话。宗伽文怎么说也是男人,她这么吼他太不给他面子了。

  端木臻安慰性的抚了抚她的胳膊,重新靠在椅背上换了个松怔的姿势,也不打算再打太极了,“是景熠打电话来叫我们带你出去放松放松的。”

  “你们怎么联系上的?你没告诉他我听不见的事吧?”褚恬心里咯噔一下,拉着她语速很快的问道。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告诉他。”端木臻面不改色的撒了个善意的谎言,又放缓语速宽慰道,“你在国内的事情他都告诉我们了,就让我们陪你去散散心,别的没说。”

  褚恬紧张的看着她说完,忽的又低头沉默了下去。没想到真是景熠请他们来的,他是怕她一个人待着胡思乱想吧。对于他的好意和细心,她真的是感动了。

  “臻臻,快劝劝啊。”宗伽文瞄着褚恬埋下了头,又催促了一句。‘少爷’千叮咛万嘱咐叫他们一定把褚恬陪高兴咯,可从上车到现在她都没笑过,他真是压力山大呀。

  端木臻毫不客气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又换上笑容去拍褚恬的手,待她抬起头来后,才缓缓的说,“你别有负担,就当陪我去休假,好吗?”

  褚恬看着她好似很忐忑的样子,这才颔首露出了笑容。

  “哎呀,公主,你终于笑了。”端木臻心里长舒一口气,立即给了她一个熊抱,又挑衅似的朝后视镜挑眉。

  宗伽文完全没因为她不怀好意的眼神而不耐烦,反而轻快的吹了一声口哨,平稳的加大了油门。

  褚恬在车子开出市区后不久就睡着了,端木臻放轻动作拿了张薄毯盖在她身上,又怕她睡不安稳,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你说,景熠到底还有没有戏?”端木臻看着褚恬安静的睡颜,幽幽的问道。

  “有。”宗伽文少见的收起了玩笑态度,正色吐出了一个字。

  “这么肯定?”端木臻倒是有些意外。

  “我兄弟我当然了解,他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缺点,就是一根筋,凡事一条道走到黑。”宗伽文又瞄了一眼熟睡的褚恬,贴心的调高了空调温度。

  端木臻听了只沉默了下去,说实在的,对景熠她真是又爱又恨。若不是他,褚恬当年不会抛弃一切躲起来。但也是因为他,褚恬才能在这次食物中毒事件中明哲保身。

  其实,景熠最近的一系列动作他们都是知晓的。从要求他们对褚恬隐瞒他知道失聪的事,到他披挂上阵做她的律师,再到他吩咐他们带她出去散心。这些端木臻都看在眼里,也感念于心。景熠的心思还跟以前一样,只是不知道当事另一方怎么想。

  褚恬一觉睡的很沉,连梦都没做。最后,是手臂上传来不断被轻拍的感觉唤醒了她。

  “猪猪,你这一觉睡的真久,真是只猪。”端木臻见她总算醒了,坏笑着去捏她的鼻子。

  褚恬嘟嘴拨开她作乱的手,又揉了揉眼睛才直起了身。车窗外已经是另一番景色了,鳞次栉比的钢筋水泥大厦消失了,蔚蓝的大海出现了。

  “哇……”她出神的感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