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你的安危在我生命之上(1/2)

加入书签

  褚恬拖着行李箱闷头朝小区走,此时夜深人静,行李箱的轱辘碰撞水泥地面发出有些刺耳的声音。

  她低头注意着脚下,放慢速度走到了单元门口站定。她抬眼看了看三楼某个漆黑的窗口,沉声叹了口气。

  除了行李箱外,她右手上还提着一个甜品盒子,里面装满了各色口味的马卡龙。一个月时间里,她做了许多马卡龙。做好之后,又自己吃掉。临上飞机前,她又忍不住做了一大盒。

  像许多甜品都有一个想表达的意思一样,马卡龙也有一个寓意。这种形状可爱,味道甜腻的法式名点,有一个和它的外形口味不搭调的寓意——思念。

  一个月时间里,褚恬控制不住想做马卡龙的冲动,就像她控制不住想起景熠一样。她以为已经想的很清楚,可她的心和大脑却不受她的控制。

  每天早晨醒来,她会想起“醉酒事件”那天早上,景熠站在她床边的样子。每天晚上睡觉,她会想起观景台上他表白时的样子。甚至,有时候她走在路上,都会突然有种恍惚的感觉,仿佛在人群中看到他高大挺拔的背影。

  从b市抽身而去,褚恬以为能找回平静。可是,她却在一个完全没有景熠的地方不断想起他的样子。她愤懑过也沮丧过,最后,她还是乖乖收拾行李回来了。

  因为她已经病了,生了想念的病。

  “哎……”褚恬敲了敲有些胀痛的脑袋,抬脚往楼上走。

  她到了家门口,在黑暗中摸索着照明灯的开关。突然,一个黑影在眼前闪了一下。她还没来得及尖叫,嘴就被一只大手捂住了。

  一阵暖意透过棉质手套传来,身后还有一丝柏木和冷杉的味道。褚恬吓得怔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是我。”一记清冷的悦耳男中音在她耳边炸响。

  褚恬條的一震,眼眶没来由的一酸。景熠?他怎么会在这里?

  “跟我走。”景熠也没管她愿不愿意,拉起她就往楼下走。

  他真的是疯了,才会每天来这里等。一个月时间,每天不落的在这个脏乱的楼道里等。如果再等不到她,他不知道会不会得失心疯。

  “去,去哪里?”褚恬被他大力的拽的胳膊生疼,只得拔高声调喊了一声。

  景熠大步走到车前,拉开门将受惊的小女人塞了进去。

  “开车。”他的俊颜沉着,声音冰冷的吩咐前面的项正飞。

  车子很快拐出小区上了大路,褚恬抱着怀里的甜品盒紧张的低着头。她不敢抬头看景熠,因为她能感觉到他刀子一般的眼神一直在她身上徘徊。可就是这种强大到她背脊发冷的气息,又她的心不受控制的开始狂跳。

  景熠全身紧绷的坐着,他尝试调整呼吸,可身边缩成一团的小女人却让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几近崩溃。

  “还知道回来?”好半天,他才咬牙问了一句。

  褚恬被他带着怒意的声音吓的缩了一下脖子,她吞咽了几次,才怯生生的把手里的盒子放到了后座中间的扶手上。

  “景先生,这个给您。”

  景熠冷眼看着四方的盒子,不屑的哼了一声,完全没有要接的意思。消失了整整一个月,一盒甜品就算道歉了?他就这么好哄?

  “是马卡龙,很甜的……”褚恬发现他完全没有缓和的样子,又鼓起勇气补充了一句。

  “说吧,跑哪儿去了?手机为什么打不通?”景熠仍旧不为所动,只是声音里出现了一丝松动。

  他真的被她打败了,一败涂地。她的拒绝,她的离开像酷刑一样折磨的他吃不下也睡不着。就算她现在就坐在旁边,他紧绷的神经都得不到丝毫缓解,生怕一个不注意她又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您找过我?”褚恬吃了一惊,下意识抬起了头。

  景熠的脸在夜色中看不清表情,可她还是察觉出了一丝异样。他坐的不似平日松怔,背挺的很直。他的面部线条也有些紧绷,好像在努力忍耐什么。

  “哼。”景熠不耐的哼了一声,长指扯了扯衬衣领子。

  “滴!滴!滴——!”就在他准备继续审问的时候,左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喇叭声,随之而来的是晃眼的光线。

  “小心!”副驾驶座上的项正飞吓了一跳,他们正在快速通过一个很大的十字路口,从左边横向窜出来的一辆大卡车正失控的朝他们冲过来。

  老欧握紧方形盘,急踩刹车,高级软胎和路面摩擦发出尖利的长音。

  褚恬被刹车的惯性一冲,整个人朝前面载去,安全带一下子拉紧了,勒的她无法呼吸。她下意识的把头转向窗外,只看见两个晃眼的大灯。

  “褚恬!”就在碰撞发生的一瞬间,景熠扯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朝褚恬扑了过去。

  “碰!碰~!!!”两声闷闷的声响伴随着巨大的冲击力袭来,褚恬只感觉到天旋地转,玻璃渣子哗啦啦落下的声音惊得她紧紧攥住了景熠的衣摆。

  莱斯莱斯被失控的卡车撞的偏离了主车道,直接甩尾朝路边的绿化带冲了过去。

  “碰~!!!”又是一声巨响,右侧后车门撞在了路边的一颗大树上。

  项正飞被中控台和车窗边弹出来的安全气囊撞的眼冒金星,他紧闭着眼睛,几乎用尽了所有的意志才强撑着没有晕过去。

  他缓了好一阵,才捂着快被撞散的脑袋抬头看了一眼。完了!这是他找回点意识后的第一反应,他看了看旁边昏过去的老欧,忙用力踹开车门跳了下去。

  右后方的车门已经被大树撞变了形,项正飞忙绕到另一侧,才发现情况更加糟糕。

  “boss!”他用力去拉变形的车门。挡风玻璃已经碎了,车厢里全是玻璃渣子,景熠高大的身躯伏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项正飞暴躁的急吼一声,还是没能拉开车门。他也不顾尖锐的玻璃会划伤自己,直接从窗口把半个身体探了进去。

  “atthew~!!!”项正飞刚伸手摸到景熠的头,就被一股湿润的感觉吓得惊呼出声。他很久没有叫过景熠的名字了,可手上鲜红的血液还是让他所有的冷静全部消失了。

  褚恬神情涣散的盯着车顶,她脑子里嗡嗡作响,什么声音也听不见。发生碰撞的瞬间,她看着直直朝她冲过来的大卡车,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可就是那一刻,她感觉到被一股夹杂着柏木和冷杉味道的强大气息包围了,景熠高大的身躯死死把她压在了身下。

  “景……”褚恬使劲眨了眨眼睛,她的视线模糊什么都看不清,可她感觉有什么东西不断滴在了脸上,还带着温温的热度。

  她用力呼吸了一下,抬起麻痹的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血?!褚恬看着手掌上鲜红的颜色,只觉得一口气提不上来,呼吸全部都停滞了。

  “景先生……景先生……”她声音嘶哑又急切的唤着,眼泪瞬间汹涌而出。她不停的扯景熠的衣角,想把他摇醒,可身上的人除了还死死的护着她之外一点反应都没有。

  “褚小姐,你有没有事?!”项正飞赶紧报了警,又伸手进去摸索着拍褚恬的头。

  “救……景先生……快……”褚恬根本没听见项正飞叫她,在意识彻底消失的之前,她一直近乎祈求的呢喃着同一句话。

  褚恬的意识迷糊的越飘越远,一直飘进了一个挂着白窗帘的房间。她看见一个小女孩趴在床边,唤着躺在床上的一个女人,“aan,妈妈……”

  “vannie,乖,要坚强。”女人苍白的脸上带着柔柔的笑意,枯瘦的手一直温柔的抚着小女孩儿的头顶。

  她看见小女孩倔强的揉眼睛,擦掉脸上的泪水,朝女人笑了,“vannie最乖,vannie最听话,不哭。”

  “乖,答应aan不管以后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忘记微笑,笑一笑,没什么大不了的……”

  “心率正常……血压也正常……”细碎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拽着褚恬的意识离开了房间。迷离之间,她看到了一片白花花的颜色。

  “嗯……“褚恬嘤咛了一声,又定睛仔细看了一眼,头顶是白色的天花板,还有几张不同的脸在晃动。

  护士刚给褚恬测了心率和血压,看见她睁开眼睛,急忙俯身问道,“褚小姐,清醒了吗?”

  “我……”褚恬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人,又转头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她的脑子还有点懵,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身在何处。

  护士拿出小电筒检查了她的瞳孔情况,颔首道,“你出车祸了,这里是医院。”

  褚恬一怔,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对了,她想起来了。她是被景熠带上车的,然后就出了车祸。

  “景先生呢?”褚恬焦急的问道,掀开被子就跳下床去。

  “哎呀,小心。”护士赶紧扶住踉跄了两步的褚恬,又把她扶到床边坐下,“你有脑震荡的症状,不要激动。”

  褚恬按着昏涨的脑袋,强压住想吐的冲动请求道,“带我去见景先生。”

  “好好,你别激动啊,我给你找个轮椅来。”护士一边安慰,一边叫同事去推轮椅。

  去往景熠病房的路程并不远,但褚恬缩在轮椅上,紧张的抓紧了扶手。当时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但她还是记得是景熠保护了她。而且他当时已经完全失去知觉了,还有流了很多血。如果他有什么意外,她跟谁也交代不了。

  病房的感应门缓缓打开,褚恬及急切的转动轮椅进去,这才发现这里是上次她住过的那间病房。

  护士赶紧按住她的手示意她别动,加快脚步将她推进了里间。

  病房里间很安静,除了各种仪器的声音外什么声音也没有。宗伽文穿着白大褂拿着病历夹站在病床前,旁边还坐着一位5、60岁穿西装的大叔。

  宗伽文正专注的看着手里的病例,听到褚恬叫他的声音才抬起了头。

  “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他忙走过去,蹲下身查看她的情况。

  褚恬不耐的摆了摆手,又把目光投向了病床,“我没事,景先生没事吧?”

  林国忠一直紧盯着病床上昏睡的景熠,听到身边传来的清亮的女声,转头一看,忙起身礼貌的朝她颔首,“是褚小姐吧。”

  褚恬没有跟他寒暄的意思,转动轮椅来到了床边。她才看了一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