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番外一小舅舅的婚事(1/2)

加入书签

  b市的天气进入6月后渐热,下旬的气温更是节节攀升至30大关。上午刚过九点,空气中已是满满的燥热。

  位于cbd中央区的景氏总部大楼里冷气强劲,先进的智能中央空调系统把温度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控制在26度。

  大楼80层的总裁办公室里十分安静,景熠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正埋头审阅文件。

  笔头工作是他最熟悉的日常事务,但现在他却感觉有些烦躁。文件一份份签署,但总量像是根本没有减少一样,还是铺满的满眼都是。

  “啪——!”景熠攒着的闷气被一份疏漏明显的成本核算点燃,他重重的把手上的垃圾扔在桌角,仰身靠在椅背上吐了口气。

  他静默一瞬,平复情绪准备再战,眼神再次不受控制的看向了电脑屏幕右下角。

  6月20日,这个日子或许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是普通工作日,但对景熠来说是一年中非常重要的一天。

  没错,今天是褚恬的生日。去年这个时候,她正怀着身孕,景熠只是在家陪她做了生日蛋糕,过得非常简单。

  依照他凡是都走在极端上的性格,这样的庆祝方式根本达不到标准。所以今天就显得尤为重要,庆祝节目早在一个月前就铺开了。

  把儿子女儿交给郭嫂照顾是顺理成章的事,为了保持神秘感,让褚恬照常去工作也很简单,但作为绝对男主角的景熠现在却在犯难。

  他今天早晨没等娇妻醒来就出门上班了,就是为了保证5点准时收工。可他的好特助项正飞还是一如既往的铁面无私,安排起工作来仍是铺天盖地,没有半点手软的意思。除了桌上的几十份文件外,今天还是有两个高层会议和一个现场巡查排上日程,怎么算都觉得时间紧俏。

  “滴——”一声提示音打断了景熠的思绪,他冷眼瞥着座机屏幕上的分机号,伸手用力戳下接听键。

  “是我。”

  坐在隔壁办公室里项正飞听到自家老板冰冷中透着不悦的声线,眼皮不觉一跳,谨慎的开口道,“boss,kcdesign来了个人,说是想和你面谈。”

  “不见。”景熠惜字如金的吐出两个字,毫不犹豫的掐断连线。

  景氏下半年最重要的项目,是在香港新建继迪拜之后的第二家7星级酒店。项正飞口中的kcdesign是全球十大建筑事务所之一,总部位于香港,是项目的有力竞争者。

  在招标会进行阶段,甲方和投标方不能有任何形式的私人接触。项正飞竟然连最基本的商业规则都忘了,让景熠深深怀疑他是蜜月综合征还没发作完毕,不然怎么会突然变成智商不及格的傻子。

  事实上,项正飞并不是因为刚休完15天长假没进入工作状态,也不是智商突然欠费。

  他朝坐在会客椅上的女人笑了笑,决定再去总裁办公室争取一次。

  “boss。”进门的项正飞直接忽略自家老板下刀子般的冷眼,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他面前。

  景熠又瞪了一眼才将目光下移,戴着白手套的长指意味不明的敲了敲老板椅扶手。一张样式简洁的名片,一个黑色u盘,这是什么意思。

  “ceceliakwan,关芷希。kcdesign高级建筑设计师。”项正飞见他沉默不语,又将名片往前推了推,“她是这次香港项目的设计团队成员。”

  说完,他又拿起u盘插在电脑上。

  高清显示器上出现的内容让景熠意外,文件夹里装的不是kcdesign的设计图。visual-architecture-design的logo印在图纸右下角,这是褚怀瑜为此次竞标所绘制的概念图。

  “带她过来。”景熠银灰色的眸子闪过肃杀的精光,不带任何情绪的吩咐道。

  他现在明白项正飞的意思了,商业间谍不稀奇,但能盗取如此详细的图纸,这个名叫关芷希的女人不简单。至于她的来意,还需要进一步探查才知道。

  景熠很快见到了要见的人,关芷希一身得体的黑色修身套装,手提大大的黑色公文包,面色严肃出现面前。

  “walce,你先出去。”景熠冷眼打量面前女人,好一会儿才朝一旁的项正飞打手势。

  “是。”项正飞会意的应下,迅速退了出去。

  他和关芷希在之前的会议上有过几次接触,对她雷厉风行的办事风格映象很深。这个标准的女强人今天明显是来做交易的,具体内容自然要单独向自家老板吐露,他不便在场。

  “坐。”景熠冷淡的声音随着关门声响起,擎着凌厉目光的深眸依旧放在关芷希身上。

  他向来不管执行层面的事情,今天是第一次和关芷希见面。就初次印象来说,这是个干净的女人,并不让人感觉厌恶。

  “景先生,我想请你帮个忙。”关芷希不紧不慢的坐下,没有任何寒暄,开口直奔主题。

  “哦?”景熠好听的男中音打了个卷,抬手优雅的做了个请的手势,“说说看。”

  没想到关芷希的说话方式这么直接,倒是让他觉得有些意思。她掌握了颇具分量的筹码,到底是想要什么呢?

  关芷希看着办公桌后长得英俊非凡的景氏总裁,肃然的面色没有因为他浑身散发的强大清冷气场改变。

  她拢了拢西装外套,认真又直接的说,“我只要你给褚怀瑜打通电话,转告他一句话。如果他再继续躲我,这u盘里的东西会在一周之内挂上社交网站。”

  这个生日,褚恬过得特别开心,说是28年来最快乐的一个生日也不为过。景熠精心安排的烛光晚餐和一屋子鲜花礼物是一方面,更让她欢欣鼓舞的是一个名字。

  相比褚恬而言,景熠一整晚都处于低气压状态。他为了和娇妻二人世界,特别把庆祝场地安排在赫顿酒店的顶层总统套房里。观景落地窗外的无敌夜景没能吸引褚恬的注意力,米其林三星厨师的精致餐点没得到她的夸奖,连他这个老公都败给了那张小小的名片。

  景熠的不满在褚恬又一次对着名片傻笑后爆发,他果断的取消了带她坐直升机绕城一周的助兴计划,霸道的把人抱进装修奢华的主卧室,扔在了kgsize大床上。

  “干嘛呀,还给我。”褚恬还没高兴过劲来,手里的名片突然被抽走了。她嘟囔着坐起身去抢,又被景熠压倒在松软的丝被上,根本不得动弹。

  “夫人,你这样没良心,不怕我不打电话?”景熠抓起她的两条细胳膊压在枕头上,看着她腮帮子鼓鼓的可爱样子,眼底划过狡黠的精光。

  突如其来的威胁惊了褚恬一跳,转而更加不满的呛声,“你要是不打电话,我就不理你了。”

  “想造反了吗?竟敢威胁我。”景熠伸手穿过她的细腰,一个施力把两人的距离拉近咫尺。

  “我没威胁你。”褚恬不自然的偏头,却躲不过侵袭而来的清冽气息,脸上的温度悄然攀升。

  景熠微不可见的勾起嘴角,薄唇贴在她的右耳畔吹气,“要我打电话也不是难事,知道该怎么做吗?”

  褚恬紧抿着嘴唇,默默的在心里叹气。景熠这老狐狸实在太坏了,这是用褚怀瑜的幸福绑架她呀。可是现在主动权都掌握在他手里,不从是不行的了。

  “老公,你最好了,就打个电话吧。”半晌,褚恬才转头勾住景熠的脖颈,探头在他线条分明的下颌处亲了亲。

  “褚怀瑜就这么重要?在你心里我是不是都得给他让位?”景熠惩罚性的捏住她肉嘟嘟的小脸,略微吃味的问。

  “那你就忍心看我小舅舅孤独终老?”褚恬垂下眸子,委屈的反问回去。都什么时候他还在想着讨债,真真儿是讨厌极了。

  褚怀瑜曾经无数次表达过不婚主义,那个在他身边留下诸多细微痕迹的女人更是神秘。今天褚恬才知道她名叫关芷希,也是一名建筑设计师,和她的小舅舅是在国际交流会议上认识的。

  这些信息让褚恬又看到了希望,如果关芷希真能拿下褚怀瑜,她一定去庙里给她点一盏长明灯。

  “恬儿,你怎么总是学不乖?”景熠轻声说着,重重的吻了下去。他最是受不了她红着脸委屈的样子,无论多少次也好,都会让他产生强烈的冲动,想把她收入怀抱,据为己有。

  褚恬本来还想着怎么劝说景熠打电话,却在他霸道又不失温柔的亲吻中迷失,脑子糊涂的什么话都想不起来。

  萦绕着玫瑰花香气的卧室里旖旎一片,景熠沉醉在**蚀骨的愉悦体验中,索取不停。

  褚恬又是被折腾到全身散架,才得了解放。她无力的喘息良久,才缓慢的睁开沉重的眼皮。

  景熠并没有去浴室放洗澡水,还半躺在旁边。白色的薄丝被松散的搭在他紧实的腰际,蓬勃有力的胸肌和巧克力块般的腹肌曝露在空气里。他的神色淡然,迷人的深瞳没了眼镜的遮挡更显摄人心魄。

  “别这么看我,小心我真的吃了你。”景熠挑起褚恬柔软的发丝,放在鼻底嗅了嗅。对她,他向来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尤其是在她目光痴缠的时候。

  面对警告,褚恬非但没怕,反而甜甜的笑了。她反手拿过助听器戴上,慢腾腾的拱进景熠怀中,又在他的胸膛上印下一个吻。

  “嘶……”触电般的酥麻感从胸口瞬间蔓延开来,激得景熠周身一凛,刚刚扑灭的火焰又溅起火星。

  他一把将怀里柔软的不成样子的小人捞到身上趴着,意有所指的蹭了蹭她的大腿根,“再乱动就别怪我了。”

  褚恬听着他有些隐忍的悦耳嗓音,颇有成就感的往他宽阔的肩头一趴,“我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么大吸引力,让景熠先生这么把持不住。”

  以前她在网络上看过不少家庭悲剧是以女人生孩子为导火索造成的,可这种情况好像对景熠不适用。有了孩子后,他对她的热情不减反增,像今天这样事后还保持清醒的状态是很罕见的。

  这句听上去有些傻气的抱怨让景熠身心愉悦,他抚摸着褚恬淡金色的长发,低头亲吻她的发顶,柔声道,“我的心都握在你手里,还用问吸引力的问题?”

  “呵呵……”褚恬失笑摇头,撒娇道,“你可不许再欺负我了,真的没力气了。”

  景熠没有接话,只用行动表达了体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