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美梦成真(1/2)

加入书签

  林国忠在凤鸣湖边摆好了阳伞躺椅,又将餐篮里的新鲜吃食拿出来,一切停当之后,景熠就带着褚恬过来了。

  “忠叔,麻烦给我个盒子。”褚恬小心翼翼的捧着手绢,里面包的是她刚拾来的蓝花楹花瓣。

  景熠由着她摆弄花瓣,默默的坐到她旁边打开食盒,叉了个红亮的小番茄送到了她嘴边。

  “谢谢。”褚恬吃下番茄,拣选动作不停,“呐,我给你做两个香囊怎么样?用这些花。”

  “随你。”景熠轻描淡写的答道,他本人对有香味的东西不太感冒,不过她想做他也不介意。

  “怎么好像没兴趣的样子啊?那我不做了。”褚恬把密封罐往矮桌上一放,表示罢工。

  景熠见她好似负气的样子,立马放低了姿态,“有兴趣,我都等不及了。”

  “什么呀,油嘴滑舌。”褚恬笑着嗔怪道,又把罐子抱进了怀里。她轻轻拨弄着花瓣,将品相不好的选出来,只留下完整又色彩鲜亮的。

  “以前aan喜欢制干花,我可是得了她的真传的,保证你喜欢。”

  景熠刚喂她吃下一瓣桃子,就听她来了这么一句,不觉就想起了经常在她钱包和车上闻到的味道。如果是那种淡淡的清香的话,他确实觉得不错。

  他揉了揉她的发顶,给了她个鼓励的眼神,继续卖力的喂她吃水果。

  直到褚恬吃下半盒水果,景熠才满意的终止了投食。他抬眸看了一眼,起身朝湖边而去。此时的凤鸣湖微波荡漾,正适合垂钓。

  褚恬专心致志的倒腾好花瓣,抬头却发现景熠不在身边,而是跑到湖边去了。他坐在小凳子上,正在挥杆钓鱼。他穿着浅灰色的纯棉t恤,坐姿是一如既往的挺拔,林国忠站在他旁边撑着遮阳伞。

  褚恬脱下鞋子窝到舒适的躺椅上,看着主仆二人和谐的背影,勾起嘴角无声的笑了。

  阳光和白云捉着迷藏,一会儿隐没一会儿闪现,还有阵阵蝉鸣声传进耳朵里。褚恬惬意的伸了个懒腰,一时困意上头就迷糊了起来。

  景熠虽然很久没钓鱼了,但技术并没有生疏,一个小时之内收获颇丰。他看了一眼水桶里三条肥美的鲤鱼,满意的将鱼竿交给林国忠,又去房车里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等他回到阳伞下的时候,才发现褚恬已经睡着了。

  景熠轻手轻脚的在她旁边坐下,顺过毛巾毯搭在她身上。褚恬不知是不是在做美梦,白皙可爱的脸庞上挂着恬静的笑意,看得他的心也随之沉淀了下来。

  褚恬确实做了个非常美好的梦。她穿着白色棉质长裙,戴着宽沿遮阳帽走在一片丘陵起伏的草场上。她随手摘了几支野花开始编花环,就在她专心时,前面不知从哪里跑来了两个可爱的小孩。

  “妈妈,妈妈……”小女孩和小男孩跑到褚恬身边,欢唱着围着她转圈,清亮的童音在山谷间不断回响。

  褚恬微笑着亲吻了他们,又把小花环戴在他们头顶,牵着他们人往水草更丰美的地方去了。

  “嗯……”褚恬感觉到额头上不断传来温柔的触感,忽闪着睫毛幽幽的睁开了眼睛。景熠正坐在身边,俯身亲吻她的额头。

  “吵醒你了?”景熠见她睁开了眼睛,语速缓慢的问道。他实在喜欢她含笑而眠的样子,不想浅浅的亲吻会把她弄醒。

  褚恬半眯着眼睛甜甜的一笑,伸手拂了拂他额前的碎发,“我做了个梦,梦到和我们的孩子在一起。是一儿一女,长得特别可爱。”

  那个梦真的太美了,幸福到她都有点不想醒来了。

  景熠怔仲了一瞬,银灰色的眸子里惊喜的精光一闪而过。他思考了片刻,摘下手套在褚恬的手心上写画了起来。

  一点点麻痒的感觉传来,随着景熠长指的划动,两个字清晰的呈现在了褚恬的脑海中。她看着他专注又郑重的样子,心就被温热的暖意塞满了。

  景熠写完,又在她的手心处亲吻了一下,抬头轻柔无比的问,“夫人,喜欢这两个名字吗?”

  “……霐和霺?”褚恬眨了下眼睛,不太确定是不是这么读的。

  “没错。”景熠赞许的碰了一下她的脸,悦耳的男中音里带着喜悦和期盼。

  “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吗?”褚恬微微蹙起了眉,这两个字比划很复杂,还很生僻,不知他是何意。

  “按字辈,我们的孩子该用含水的名字。霐为水名,有幽深之意。霺是小雨的意思。你觉得如何?”景熠又耐心的解释了一番,眉宇间的期盼之色愈加明显。

  “呵呵呵……我就是做了个梦,你居然当真?”褚恬失笑着摇头,他也太上纲上线了,竟然连名字都想好了。

  景熠给了她一个笃定的眼神,俯身在她肚子上宠溺的一吻。他心里有种强烈的感觉,或者说是他和孩子之间的心电感应更贴切一些。她现在不信没关系,到时候自会有科学检查来说服她。

  褚恬本来没把那个所谓的“胎梦”放在心上,可当三天后4d彩超检查结果出来时,她不得不相信了一切皆有天注定这句话。

  杨筱姗非常确定的告诉了她和景熠,她怀的正是龙凤胎。

  “好了,收起来。”景熠扶着情绪激动的娇妻离开医院上了车,见她还捏着b超单揉眼睛,就劝道。

  褚恬根本没理会他,仍看得目不转睛。现代医学技术实在神奇,让她在孩子出世前就能一窥其容貌。他们实在太可爱了,都已经发育的非常完整,小手还团在一起,像是拥抱一样。

  “熠,你说梦怎么这么准?真的儿子和女儿。”好半天,她才放下b超单,摸着肚子感慨道。

  “现在相信了?”景熠倨傲的挑眉。

  “嗯。”褚恬重重的点了点头,又柔柔的笑了,“霐儿,小霺,不知道你们是兄妹呢,还是姐弟呀。妈妈和爸爸都盼着和你们见面,你们快快长大好不好?”

  景熠看着她和肚子里的孩子讲话,心就软的一塌糊涂。他伸手将褚恬揽进怀里,满足的轻叹了一声。上天真是太厚待他了,让他成为了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老公,我们去给宝宝们买衣服吧。”褚恬自顾自的絮叨了一阵,突然有了想法。

  景熠本来考虑到她做检查该累了,第一想法就是拒绝,但面对她很是兴奋期待的样子,又改变了主意。

  “去景天,叫人先准备。”他揉了揉褚恬的发顶,吩咐前排的项正飞。

  “是。”项正飞会意的点头,摸出手机给景天商厦的总经理发短信。

  褚恬本来没把景熠的话放在心上,到了商场后才明白了他那句话的意思。凡是出售婴儿用品的店里一个顾客也没有,都被景熠“清场”了。

  她抬头打量了一番店招,首先走进了一家主打有机纯棉材料的婴儿服装店。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