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孝之情(1/2)

加入书签

  鸣海之情

  “啊!”

  和遥的相遇就只是个巧合而已。

  虽然有擅长的运动,但我不太喜欢热闹。比起与人聚在一起,我更喜欢一个人安静的坐着。在图书馆看书,打发无聊的时间,那是我曾经最大的乐趣之一。

  直到某一天,我在那里发现了,一个像松鼠一样的少女。

  她总是畏畏缩缩的,看起来很是害羞胆小的样子。身形娇小、瘦弱,惹人怜爱,很是能激起人保护的**。

  蓬松头,额前蓄着柳海,两束发须从两颊垂下。本来已经看惯了的女生制服,她却穿出了可爱额气息,让人感到清新。

  尽管只是看了一眼,她的身影就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了我的心里。如果我是一个正常人的话,相信我一定已经对她一见钟情。

  ——真的是太遗憾了。

  我对女人并不怎么感兴趣,所以尽管她已经吸引了我的眼球,但那并不意味着我就已经对她动心。只是匆匆地一瞥,我很快就将她彻底忘记。

  只是下一刻所发生的事情打破了一切,彻底地改变了我们两人的命运。

  是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从那个意外的拥抱开始······

  小心翼翼地拥抱着因为冒失而险些滑倒的她,四目相对,互相凝视,那就是我们的初遇——我们的相识。

  一个普通的意外,一个小小的巧合,促成了我们的相遇,仅此而已。

  “啊!谢、谢谢!”

  “没什么!”

  并没有多余的交谈,我们就这样迅速分离。

  “孝之,我介绍个可爱的女孩给你认识!”

  如果没有水月的话,相信那一定就是我们最初、也是最后的相遇。若是换做以前,我一定会这么想,但是现在的我,完全不这么认为。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没有想过,有一天水月会牵线让遥向我告白什么的事情。

  “可以啊,我们交往吧!”

  我更没有想过自己在接到遥的告白之后,居然会如此草率地接受。我把感情看得很重,所以我不应该会就这样随意地接受遥的心意。

  因为——

  ——那个时候的我,对遥根本就没有感觉。

  那个时候的我所喜欢的人是······

  “对不起!因为实在是太开心了,所以一不小心(落下了泪)······”

  因为这句话,那时的感情被隐藏了起来,变成了一个再也无法说出口的秘密。

  “真的可以吗?遥!”

  和遥交往,我只是单纯地陪在她的身边,不想看见她流泪的样子。就像是陪着小孩子扮家家,我只是由着她的性子,陪着她,演绎着“男朋友”的这个角色而已。

  并不是出于喜欢,也不是被她所吸引,就只是有点稍微有点在意······

  “可以哦!孝之君的话,可以!”

  尽管遥甚至愿意交出自己的身体,但直到那场意外地事故发生之前,这就是我原原本本最真实的心情。

  “嘀嗒!”

  然而,在得知遥遭遇了事故,可能永远昏迷不醒时,我落泪了!不甘心与悔恨挤满了胸腔,一股气堵在咽喉,始终咽不下去。

  难受,难受到就连每一次呼吸,也需要忍受着疼痛,用尽全身的力气。对于我来说,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在煎熬。心痛,好想重来一次!我曾无数次地想着,若是能回到从前,我一定会好好地呵护,好好珍惜!

  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时间不可能会倒流,已经发生了的事情都已经成为了历史,不可能会改变。在遥昏迷的日子里,我只能一遍又一遍地祈祷。祈祷奇迹会降临,祈祷遥下一刻就会苏醒。

  然而,这世界是那样得现实而又残酷。就像是理所当然地,奇迹并没有发生······

  不管我怎么祈祷、再怎么渴求上天,奇迹都没有降临。在没有人的地方,我咆哮着、呐喊着;在没有人的夜里,我懊悔着、痛哭着;一个人在街道上落寞地行走,耳边时不时地会响起幻听;只是看见遥的容颜就会想哭,会觉得心痛!真的是······

  太痛苦了!

  渐渐地我不在祈祷,也不再渴求上天,不会再懊悔,也不再落泪。心渐渐地变得麻木,渐渐地呆在家里的时间不知不觉地多了起来。

  只是还是只有我一个人,我又回到了一个人的状态!

  “鸣海君,请你别再来了·······”

  遥父母的这句话,对于那时的我来说,简直就是救赎。正是因为这句话,我有了一个可以名正言顺地暂时离开遥的身边的借口。

  我很清楚,我这是在逃避。

  但当希望变成了绝望,被埋没在自责与愧疚中懊悔,饱受寂寞与空虚地双重摧残,就像是整个世界都空荡荡的。虽然那曾是我所期待过的世界,然而事实是——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身体被掏空,意识逐渐模糊,除了在往昔的回忆中忏悔,让泪水不停地淌落,我什么也做不了了。就像是我的人生已经结束,已经到此为止了······

  遥或许再也醒不过来了——我的意识永远地停留在了那一刻。

  痛苦,不是期望得到救赎,我也不渴求会被原谅,就算遥原谅了我,我也无法原谅我自己。那是我的错——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默默地承受着。

  直到身体已经残破不堪,意识萎靡不振,我才发现自己早已偏离了原来的初衷。期望的心情早已消失,不知不觉中我只是单纯的在用痛苦麻痹自己。痛苦将痛苦覆盖,这样能好受一些!

  其实逃避,早已开始······

  ——但我并没有放弃。

  倒不如说,正因为逃避,才让我终于清醒。

  遥会昏迷不醒是我害的,那么只要我能将她唤醒那不就好了。

  最初就只是这样单纯的想法,就只是一时兴起但却是发自内心的小小的愿望。

  为了能够进入医学院,我必须得有一个好的成绩。对于我来说,学习并不是那么复杂的事情,只需要将错乱的逻辑理顺,按照步骤一步步对应着来就好,关键的是掌握好方法,而不是记住内容。

  理所当然地成绩优异,理所当然地名列前茅。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并没有任何意义,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徒劳地无用功而已。是挫折,让我不得不认清了现实!

  不行的事情就是不行。

  医学,首先需要的是钱,那并不是一笔普通家庭能够拿得出的数字,更何况我从很久之前开始就是一个人生活。没有**,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只是想平平淡淡地度过一生的我,根本就拿不出那么多的积蓄。

  然而事实上,这其实也没什么,并不是说钱不够就没有办法。如果可以额话,我可以去借。向早已不承认的父母低头,向借贷公司、不正当人士······

  如果可以的话,办法总是有的!

  遗憾的是,我做不到。

  那并不是努力不努力的关系,而是天赋,是资质的问题。我应该算是个聪明的人,但那只是说明我比一般人的头脑要更加灵活而已。我聪明,但那并不代表我就是个天才!

  虽然我希望,但遗憾的是我并不是。

  那并不是做与不做的关系,而是能否做到的问题。只是学会现有的一部分医术,花点时间投入的话,我大概还是能行的。

  只是光是那样是无法唤醒遥的,而无法唤醒遥,对于我来说就毫无意义。

  就这样,由我来将遥唤醒的这个小小的、美好的梦想,因为无法完成,而被放弃。

  因为做不到,所以放弃了,这对于总是在最后时刻收回脚步的我来说似乎是常有的事。只是这次和之前不同,这次放弃,就意味着之前所做地一切都化作了泡影。当然,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我当初许下那个小小的心愿时的心情。

  可我并没有感到不甘心,我只是认清了现实,已经认命!

  放弃了那个由自己一手构建,再一手摧毁,破碎了的美梦,我像是自暴自弃一般地重拾了初衷——默默地祈祷、期待着遥的苏醒。

  最开始的时候,我就只是想着“遥的苏醒”这一件事,我只是单纯地想着她能够早点醒过来,并没有考虑过醒来之后的事情。

  “孝之君~”

  那是的我一定只是想再听到她的声音,再看到她脸上的笑容,或许我只是想能再陪在她的身边,能再“陪”她一次······

  “遥!”

  让她开心,让她满足,让她露出幸福地微笑。

  “孝之君!”

  并对她说:“我喜欢你。”

  “对不起,拖到这么晚才来看你!”

  一定就只是这样!就只是这样而已······

  “不,没关系的孝之君。你能来看我,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明明是这样,可是我却······

  “说什么傻话呢!我来看你是理所当然的吧!而且,今天我给你带来了一个惊喜,除了我以外还有另一个人与我一同来探望你。你猜猜,是谁?”

  “小茜吗?不,小茜说今天有事,来不了了。除此之外······那个孝之君,可以给点提示吗?”

  “提示吗?那个是你和我都认识的人,而且和你还是挚·····不,在说下去就算是自爆了!”

  “挚?挚什么?”

  遥歪着头,寻着孝之所给出的线索在脑海里搜索匹配,但遗憾的是没有丝毫头绪。而且她也很是在意那个似乎是孝之说漏嘴的“挚”字。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没说,也许是你听错了!”

  而孝之矢口否认的态度,更是让她感到了可疑。

  “挚······挚友(信友)?难过说,是水月吗?”

  “真是的,你在搞什么啊,孝之!”

  推门而入的水月很是不高兴地抱怨道。

  “水月!”

  对于水月的到来,遥感到高兴的同时,也觉得疑惑。

  “哟,遥,我来看你了。”

  不过她并没有将这份疑惑表现在脸上。

  “最近有点事情,一直都没来看你,对不起了!”

  “不,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

  微笑着,遥将疑惑,和伴随着疑惑所生出的不安一起埋藏在了心里。

  “是吗?还以为你会怪罪我呢!”

  “怎么会呢,水月?我们不是挚友吗?”

  “挚友······是吗?是呢,我们可是挚友啊!”

  “怎么了吗?”

  察觉到水月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遥关心地询问道。

  “不,没什么。”

  “是这样啊!”

  然而水月似乎不愿深谈,遥也就放弃了继续追问。

  “比起这个,遥最近的状态怎么样?说来惭愧,明明是挚友,我却都没怎么来看你,真是抱歉。”

  “都说没什么了啦,水月。而且有孝之君每天都来看我,我真的已经很满足了。”

  这么说着,遥看向了一旁的孝之,而孝之也看向了她,两人四目相对,同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到这一幕,水月有些呆了,不禁觉得自己呆在这里是不是有些碍事。

  “身体的话,已经基本没什么问题了。我现在已经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站起来走路了,只是要跑起来的话果然还是有些勉强。”

  “那是当然的了,你可还没有痊愈。”

  对于孝之的指正,遥听话的点了点头,接着道:

  “嘛,就像孝之君说的,虽然我的身体已经康复了,但没有达到痊愈的程度,接下来就是好好地静养了。”

  “也就是要回家了呢!那么,什么时候出院?”

  顺着遥的话,水月很自然地问出了此行的目的。

  ······

  “总觉得很平常呢!”

  在问出了此行的首要目的之后,水月就将话题抛向了孝之,让他来担任遥的谈话对象,顺便也从旁观察他们之间的谈话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平常?”

  结果孝之就陪着遥,跟她说了自己工作的趣事,而遥也简单的跟他说了下今天所遇到的事情。就这样,时间过得很快,没一会便到了遥该休息的时间,孝之和水月也就离开了。

  “是啊!看着那样的你们,总觉得就像是看到以前的你们。总觉得太普通了!”

  这时天空出现了月亮,水月抬头望着夜空,有些怀念地道。

  “孝之,你自己可能没有自己,但是以前你陪着遥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

  “以前我就在想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