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笨蛋的特权(1/2)

加入书签

  “两份可丽饼,一杯红茶拜托了!”

  “追加一杯柳橙汁!”

  “我要一份提拉米苏,再来杯咖啡!”

  “服务员,麻烦帮忙续杯……”

  夕阳下的咖啡厅里,三三两两地聚集了各色的闲人。他们或是并排着一起走进的情侣,或是先后进入的朋友,也有一些独自一人的大婶、大叔。

  他们或是轻声地交谈,或是静静地享用美味的甜点,或是对咖啡厅里两位可爱的女服务员投去有些可疑的视线。

  那并不是类似于性骚扰,紧紧地盯着身体的某一处。而是偷偷地一瞥一瞥,将整个人都囊括在视野之中。虽不是性骚扰,也没有任何恶意,但这样偷偷摸摸的行为在某种意义上反而更加令人困扰。

  然而不论是旁观者,还是受害的当事人,都选择了尽可能地无视,并在一定程度上表示了理解——因为他们都知道。

  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坏人,只是些笨蛋罢了!

  对笨蛋生气,只会让自己更气而已。为了不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矛盾,大家都默许他们的行为。

  “真是的,那些家伙也真是有够蠢的!”

  “就是说啊!偶尔一两次还好,到那些人也实在是……就算是真由,也是会感到困扰的啊!”

  “真由真由,放弃吧!对那些家伙生气也没用!无视,对,无视!电视上的那些偶像不是常用吗?你把他们都当成是土豆就好了!”

  “土豆吗……土豆,土豆……好像真的有效果诶,这样的话真由也没问题了!”

  顺便一提,会做出这种有些不礼貌的行为的几乎都是学生。是一群正处于青春期的懵懂少年,对美丽或是可爱的事物,他们总是会有多看两眼的冲动。

  这并没有什么深意!

  既不是飞跃性地想要提出交往,也不是想要求得电话号码,图谋找机会加深关系。

  他们就只是想要多看两眼,仅此而已!

  其实,笨蛋也挺不错!因为脑袋空空,无法理解复杂的事情,所以就不去想,也不用去想。反正到头来也只是零,还不如节省一点时间和脑力。

  因为不知道,所以就不用去担负,去承受与之相应的压力。不去思考,就不会感到困惑,也就不会感到烦恼;不烦恼,也就不会感到痛苦;不痛苦,也就不会清楚地知道……

  笨蛋是幸福的!

  思想单纯,几乎没什么**,很容易就能得到满足。而在满足之后,他们就会完完全全地沉浸在幸福之中,并不会再去奢求更多!

  因为见识短浅,笨蛋处理事情,从来都只会注意眼前的得失,而不会去在意那些无形的利弊。

  但这,正因为是笨蛋,才可以这么做!

  正是因为“看不到”,才能不去在意!

  这是上天一时的怜悯——是只有笨蛋才有的特权。

  所以说……

  ——其实,能做个笨蛋也挺好的。

  同样见证了这一愚蠢行为的孝之却是这样想的。既不是感到头痛的困扰,也不是不耻的微愠,更不是因为鄙视而情不自禁地发出笑声。

  他只是静静地凝视了一瞬,然后将所有复杂的情感都藏到了心里。就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样,带着温和的笑容走向迎向了下一位来客。

  鸣海孝之,他并不是一个意志坚定不移的人。事实上恰恰相反,他总是会在最后一刻将迈出的脚步收回。

  但是反过来说,无论是什么事情,他总是会努力到最后的那一刻。直到迈出的脚步落地的那一瞬间到来之前,他都会拼尽全力坚持最后的最后。

  工作中,就要做好,可以休息的时候,才能够休息。

  尽管早已是残破之躯,尽管一切都变得乱糟糟的,但孝之并不想因此影响到工作中的心情。

  这不代表他就是一个工作特别认真的人,他只是不想在失去了太多之后,还要失去这个地方而已。

  正因为无论哪里都变得混乱不堪,他才更加珍惜这里的安宁。不想将这里破坏,更不想再因为自己的关系……

  “来杯那什么lw吧!有什么推荐的甜点吗?给我来点!”

  “水……水月!”

  “哟,有段时间没见了!最近好吗——”

  “——虽然我想这么说。但是现在还在工作中吧!快点回到工作中来!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是吗?现在就松懈的话,怎么能坚持最后呢!”

  “有话,我们之后再说!”

  “……”

  孝之没想过水月会突然到访自己工作的地方,他更没有想过水月会对他说出这番话来。但是多亏如此,他心中仅有的一丝杂念也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完完全全地回到了工作状态。

  “对,就是这样,配合上那个微笑,很有魅力哦!”

  “那么这位小姐,您看来份黑森林蛋糕和草莓蛋卷怎么样?”

  孝之无视了水月多余的话,转而跟她开起了小玩笑。

  “配lw吗?”

  本来这样做是为了,气她。可就水月如今的样子看来,她似乎非常享用。她不但不生气,反而还迎合着孝之的话,很好的扮演了一位因为困惑不知道吃什么才好,而寻求服务员建议的女客人——这一身份。

  “不!那个的话,我建议什么都不要吃最好!”

  谈到lw,孝之收起了服务式的笑容,少见的严肃了起来。lw可以说是寄托了他心意的结晶,虽然契机完全是偶然,但他并不想随便对待自己的这份心意。

  但这一次其他的原因,或许是会点这道咖啡的来来回回也就那么些人。因为都是些熟悉的面孔,渐渐地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内心并没有什么触动。

  水月是第一次来孝之工作的地方,在遥醒来之后,他们也取消了每月必定碰头一次的聚会。他和她,已经有近两个月没见过了。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孝之一直奔波于医院,学校和工作的事情。这两个月可是真的把他累得够呛,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他都已经到达了极限。

  现实是学习还算可以,工作中也没有出错,医院那边也可以说是一切正常。但这得多亏这两个月里并没有再发生其他的什么事情,当然这得除了每晚都会梦见的怪梦以外。他只需要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些事情上就好,正因为如此,他才没有崩溃,没有倒下。

  但是,这也就是说,除此以外的事情,几乎全都被他给忘了。小茜和志子,以及大空寺之类几乎天天都能见到的人还好,但水月和慎二却已经渐渐地淡化。

  如果水月今天不出现在他的面前的话,如果时间再稍微长一点的话,她很有可能就会被孝之完全忘记。

  毕竟,孝之也是在听到水月熟悉的声音和面容之后,才想起她的名字。

  水月,这个名字对于孝之来说,具有和“遥”一样的份量,却又有着不同的意义。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想起,想起一些已经有些模糊的事情。

  “是这样啊!但是难得你都为我推荐了,那就一并吧!”

  水月并没有看见孝之眼神中的错愕,因为此时她正想着其他的事情。

  “那么,请稍等!”

  说完这句话,孝之就离开了水月身边。

  “这些这是您要的餐点,请问还需要什么吗?”

  分别将lw、黑森林蛋糕和草莓蛋卷放在餐桌上后,孝之眯起了眼睛,挂上了有些坏坏坏的笑容。

  那做作的语气,还有那怪怪的腔调,以及那让人不知该做何反应的表情,如此一来,即使是有意要接着在配合一下的水月也无奈地举起了白旗。

  “我投降!真是的,没想到现在立场居然颠倒了!”

  水月所指的“立场颠倒”是指:以前都是自己以各种方法戏弄孝之,而现在却被他反过来戏弄。

  “那么,你慢用吧,水月……对了,虽然没什么用,但还是给你吧!”

  从孝之的手上接过纸巾,水月困惑不已,向他投去了疑惑的视线。

  “拿纸巾给我做什么?”

  “也许会有用,比如擦擦嘴什么的!那么,有什么需要再叫我吧!”

  只是她得到的却是意义不明的回答,毕竟不是所有人喝了lw之后都会有特别的感受,倒不如说没有感受的人反而更多。

  若是说实话的话,其实孝之并不觉得水月需要用到纸巾。

  眼泪并不是可以轻易就落下的东西,它的重量绝对不只是一滴水而已。

  每一滴泪,都有承载着一份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情感,这份心意的重量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去背负,也不是每一个愿意去背负的人就都背负得起。

  每一滴泪都有它特别的含义。因为里面有伤、有痛,但更多的是悔恨、是无力。每一次流泪,都会反省。每一次流泪,都会刻骨铭心。

  只有这样的人才会和lw产生共鸣,才会用心去品,去感受那被小小的咖啡里所蕴含的沉重心意。

  感受到了,才会有落泪的错觉。但是,水月的话,完全不像是这样的人。水月是个女人,她就只是个女人而已。

  她单纯却并不天真,无法坦率地说出心中的言语,只是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小小的愿望。她是个女人,严格地来说,她还只是个少女,和一般的女孩相比,她也就是成熟了一些,年龄大上了一些,仅此而已。

  “啊嘞?”

  但是那只是孝之印象中的水月。自那以后已经过了三年,在孝之疏远了她和慎二的来往之后,大家都变了很多。

  “为什么?”

  改变了的不只是孝之而已,慎二也、小茜也、水月也一样!另外三年前的事故,其实还有很多孝之所不知道的事情。

  那是一个女人的嫉妒,那是一个挚友的一番好意,那仅仅只是一个巧合,只是一场谁也不想见到的事故。

  这不能怪谁,毕竟谁都没有恶意,谁也不曾那样期待过。

  但真要怪罪的话,就去怪那些汽车生产商吧——这只是个玩笑,毕竟这个事情不会被世人接受。

  该怪罪的是孝之。如果不是约定好地点碰面,如果他直接去遥家接她一起,如果他没有提起想要分手的念头,如果他能再狠心、或是再一点,如果他没有回应遥的心意……

  但除此之外,背负着同样罪赎的其实还有一个。她也和孝之一样,在痛苦中煎熬了三年。这三年中,她还拼命地隐瞒了这件事情。

  女人生来就有演戏的天赋,这三年里没有任何人察觉到这件事情。上天看见了,也不会说;地上的遥,想说也说不了;整件事情的经过,就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而已。如果遥不醒过来的话,这件事就会成为永远的秘密。

  然而昏睡了三年,遥还是醒了过来。只是即使她醒了过来,秘密也依然是秘密。没有罪责,没有责怪,更没有谩骂……

  作为事故的诱发者,水月没有受到任何一点的惩罚。对此,她所感受到的是一瞬的安心,和过意不去的承重。

  普通人都有罪恶意识。人从记事起,便日复一日的被不同的人叮嘱着不可以做坏事。被潜移默化地强行灌输的罪恶意识会让人在做错了事之后,理所应当地接受惩罚——这叫做赎罪。

  赎罪的本质,并不是为了惩罚他人,而是为了救赎自己。救赎快被罪恶感压得喘不过气来的自己,以防止精神崩溃,会就此脱离罪恶观念的束缚。

  罪恶观念是某人在数千年前有意添加的概念,为了防止这一概念轻松就被瓦解,除了在精神上束缚意识以外,某人还对人的身体或是灵魂动了手脚。

  得不到惩罚的话,就全身不舒服;压得快喘不气来的时候,就会很简单地全盘托出。身体会不受控制,思想会不受约束,理智渐渐地难以抑制感情的冲动,会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做出傻事。

  ——没有人惩罚自己的话,那就自己伤害自己。

  背负罪恶的孝之在变,同样背负着罪恶的水月自然也在改变。无形的眼泪夺眶而出,在细嫩的脸蛋上滑过,滴落在小小的咖啡杯里。

  “咚~嗯!”

  无形的泪,引出了有形的泪,两者一重合响起了一声细小的脆响。

  “还以为只是谣言,但现在看起来,似乎却有其事!”

  纸巾最终还是派上了用场,它将水月的眼泪全部吸食,帮她将那些不该说的,和不能说的心事又藏回了心底。

  “挺不错的嘛,这个蛋糕!”

  整理了一下心情,水月带着笑容,开始静静地享用孝之推荐的点心。

  ……

  “已经这么晚了吗?要怎么办呢?就在外面吃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