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狭隘的世界(1/2)

加入书签

  “鸣海哥,我们这样两个走在一起,好像还是第一次吧?”

  “是呢!”

  “毕竟一切都发展得太快了!等回过神来之后,似乎一切都已经决定,已经……”

  “果然不准备改变那时的决定吗?”

  夜晚的风很冷,它冷得小茜心里发凉。

  “既然做了决定,下了决心,就要贯彻到底!”

  “可是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喜欢姐姐的鸣海哥要离开姐姐啊?”

  “不明白,也是理所当然!明明很喜欢,却要离开,这也算是一种爱的表达方式,不是吗?”

  “——虽然我想这么说。”

  “……”

  “但事实上我并没有能力为遥带来幸福!”

  仅仅只是和鸣海哥一起就能展露笑容,明明只是普通的聊天就会感觉心情愉悦。不能为姐姐带来幸福什么的,怎么可能?

  “那是什么意思?”

  “我是一个奇怪的人。不,我已经奇怪到不能再称之为是‘人’。”

  “嘛,你还是理解为是一个奇怪的人比较好!”

  “……”

  “小茜觉得现在姐姐和我一起就很幸福了,但是这样的幸福只是暂时的。”

  “总有一天,情侣会变成夫妻,而我给不了遥婚礼的殿堂;生活在一起之后,自然就会想着要小孩,而这,我就更是给不了遥!”

  “怎么意思?”

  “说出来,你一定无法理解。不过,也好……就跟说说吧!”

  “想要孩子——这是身为父母的任性想法。”

  “或许大多数生命都是想来到这个世界的,但也会有不想来到这个世界的。”

  “比如:我!”

  “我给得了遥作为女朋友的幸福,但我给不了她作为女人的幸福!我,不可能自己留下罪恶!那将会成为我的业,这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

  “虽然我听不明白,但是姐姐的话……”

  事情听起来好像很复杂,但简单来说就是不想要孩子。往大了看似乎是一件相当严重的事情,但往小了看,似乎就不值一提。

  “会接受……也很正常吧……”

  生孩子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是将来“总有一天”会做的事情;“现在的话,完全不要紧”有着这样想法的小茜正是没能正确理解孝之对她所说的话的含义。

  和小茜一样吹着冰凉的夜风,但孝之却感觉很舒服,他微笑着,露出舒爽的笑容。

  “但是小茜呢?即使小茜能接受,那伯父伯母又会如何?遥和我不同,我打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人,没有顾虑;我只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做就好,但是遥却是有家人的……”

  “要是和我在一起就意味着不但要失去女人的幸福,还要失去家人的温暖的话,那来之不易的生活又真的会是美好的吗?”

  “不,不可以……我是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的……遥就保持那样毕竟好,即使她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但毕竟……”

  “啪!”

  孝之挡住了小茜突然挥来的掌掴,他看起来很平静,这证明他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但是在小茜看来,鸣海哥一定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的。所以她才会挥出掌掴,她想将满脑子都是奇怪想法的鸣海哥打醒,她希望再一次……

  “可恶,可恶…………”

  那因为自责,而不断地捶着地面,以至于血肉模糊。

  “遥,我又来陪你说话了!”

  学习,工作,即使身体和精神都已经相当疲惫了,却还是每天都会来医院里看姐姐!就像现在这样,不,是比现在还要痛苦!

  “鸣海君已经……不会再来了!”

  但是,突然有一天他没有再出现在医院,而自那以后的三年里,他也就没再在医院里出现过了!

  “小茜吗?最近过得怎么样?学习还顺利吗?”

  再一次见到面的时候,他已经不再会主动提到姐姐了,起初我以为他或许已经把姐姐忘了,毕竟姐姐都已经睡了一年了……

  然而他只是将心思都集中到了学习上,他的成绩从中等变成了名列前茅,那转变简直就像是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到了学习上……

  但是,成绩优异的他不但选择了直升白陵大学,就连选择的专业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我以为他那么拼命用功是为了姐姐,但是他却选择了哲学系!

  我不明白……我不理解……

  知道家庭住址,本来有无数的机会,我想问他:

  “为何?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难道一直以来我都是像一个笨蛋一样在瞎掺和吗?难道就只有像我这样的傻瓜才希望着你和姐姐在一起幸福吗?两个人都那么得喜欢对方,到底就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啊?”

  “你说啊!鸣海孝之!!!”

  想像这样对他怒吼。

  “为什么突然不来看姐姐了呢?”

  像这样质问。

  “为什么突然间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到了学习上?”

  或许我并没有这样的资格……

  “为什么不选择晋升医学院?为什么你会选择哲学系?”

  但我想问,想要向他亲口问清楚。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想知道……

  “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付出那么多?”

  他的答案。

  “回答我啊,孝之。”

  他内心里的真正想法。

  小茜留着泪,瘫坐在地上。不知不觉间,他们又来到了那天晚上相遇的那座桥,就像是注定了的,孝之突然间又想说些什么。

  “为何?为什么呢……”

  但是命运真的是注定了的吗?

  “即使让小茜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似乎不是的。

  孝之明明想说,却偏偏咽下了肚里。

  “只能是无谓地曾添痛苦!”

  他明明想做,却偏偏什么也不做!

  ——因为矛盾。

  犹豫着……

  “而且,小茜又是为了什么要这么努力呢?”

  并且疑惑。

  “我,我,我是为了什么……”

  孝之的声音传到了小茜的耳里,在她混乱的心湖里击起了一圈细小的涟漪。在混乱的波涛中,它是那么的不起眼,那么的微弱,却顽强地抗拒着风浪,在心湖里不断回响。

  她应该只是为了姐姐的幸福考虑才对,可是事实上却似乎不是那样。

  “我啊……我呢……明明我应该是为了姐姐……”

  但实际上并没有人拜托她那么做,她之所以会这么做完全是出于自己的意志。看着姐姐和孝之走在一起,她就会感到安心,便会……

  小茜失神地低语着,眼神变得空洞。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但是理智却在迫使她抗拒。又或者,她只是在逃避!

  逃避着现实,逃避着自己的心意。

  就因为她是凉宫茜,是凉宫遥的妹妹!

  所以,喜欢上鸣海孝之什么的——是不可能的——是不可以的。

  一直以来都刻意忽视的事情,因为孝之的一句话而突然摆到了面前,她还没有做好心里准备,却依然不得不得去正视。

  凉宫茜脸上的泪水止住了,鸣海孝之还是趴在那晚的那个地方,背对着她,世界仿佛静了下来。熟悉的歌曲似乎再次从耳边响起,空气中酝酿着寂静,为再次开口的人创造出随时都可以开口的时机。

  凉宫茜很清楚:这是不可以的。

  但她还是从地上站了起来,拿下一直都带在头上的发夹,柔顺而修长的刘海瞬间落了下来,刘海将眼睛遮住,再也没有人能看到她发下的眼神中到底凝聚着怎样的视线。

  凉宫茜或许并不知道,但这一刻的她真的很像她的姐姐——凉宫遥。

  “孝之~”

  小茜轻声地呼唤着孝之的名字,那声音和孝之昔日听到遥向自己告白时听到的一模一样。不同的是,遥站在孝之的面前,而小茜却站在孝之的身后。

  尽管如此,她依然张开了双臂,抱紧了孝之,将身体紧紧地贴了上去。

  “小茜!?你在做什么?快放开我!”

  孝之应该慌乱地喝止凉宫茜的。

  ——他却没有那么做。

  “嗯!”

  明明应该拒绝的,但他却接受了这份突如其来的心意。

  他只是平静地应了一声,将放在护栏上的一只手盖在了凉宫茜抱紧自己的双手上。后背的触感是那样的柔软,触手的肌肤却是那样的冰凉,这是现实,不是梦!

  孝之的行为毫无疑问地是背叛了凉宫遥!

  但对于这一点,他不后悔,也不打算对此做出任何的辩解和道歉。仅凭即使被凉宫茜抱着,身体也没有任何反应,他就会自然而然地认为:

  这是可以的。

  然而这样做无疑是践踏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即使她不会知道……可在孝之的心里,他很清楚自己伤害了遥。

  可就算是这样!他也不会以此为借口,迫使自己去拒绝另一个喜欢自己的心意。

  更何况那个人还是凉宫茜,是遥的妹妹!

  可能正因为如此,才更不能接受……

  只不过,那说的是其他的人。

  “我是凉宫茜,不是凉宫遥!”

  凉宫茜将头轻轻地靠在鸣海孝之的背上,吸吮着他的气息,感受着他的存在,珍惜地享受着这仅属于她的短暂时光。

  护着自己的那只手是那样的温暖,那份温暖顺着手背延伸到手臂,然后传遍全身,为她的整个身体都曾添了几分热度。

  “我很清楚!”

  即使是两姐妹,即使现在的凉宫茜和“那个时候”的凉宫遥简直一模一样,鸣海孝之也不可能会将她和她姐姐混淆。

  “你背叛姐姐了呢!然后,我也……”

  虽然此时此刻的小茜是作为凉宫茜的立场,但是姐姐毕竟还是姐姐。而她是凉宫遥的妹妹的这一事实,自然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是啊!”

  鸣海孝之回答得很干脆,听上去让人觉得他似乎根本就不在乎。

  “你已经不喜欢姐姐了吗?”

  这只是顺口一问,凉宫茜没有、甚至是根本就不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

  而仿佛是理解了凉宫茜的心情一样,鸣海孝之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做出了背叛的行为,虽然是有理由的,但要说一点也不愧疚那一定是骗人的。负罪感动摇了鸣海孝之的决心。

  “喜欢”,至少现在还接受着小茜拥抱的这一刻,他再也无法轻易地将这个两个字说出口。因为那是对凉宫茜的侮辱,也是对遥的再次背叛,更是对她对自己的感情的玷污。

  说不出口,更是什么也不能说;因此,他选择了沉默。而这沉默则代表了,至少此时此刻,就如凉宫茜所说……

  “那么,我呢?一直以来,你都是怎么看待我的?只就是把我当作凉宫遥的妹妹,就没有把我当成是一个女孩吗?”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会因此而改变。即使献上嘴唇,即使将衣服脱光,将身体献上,即使是那样……那也没有任何意义。

  对于已经发生了的事情,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小茜就是小茜,我从来都是将你当做是自己的妹妹看待的。”

  但对于还未发生的事情,却会改变很多。

  “就只是因为我是凉宫遥的妹妹,就只是因为你已经有了一个叫凉宫遥的女朋友,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趁着鸣海孝之转过身的时候,凉宫茜突然踮起脚尖吻了上去,然而鸣海孝之却微笑着摇了摇头。这仿佛是曾经走过的路,如果默不作声地接受了凉宫茜的吻,那就表示接受了她的心意。过几天就要和遥告别了,那么那个时候孝之就要和小茜交往……

  就像是他和遥的过去——即使他并不喜欢她。

  孝之将小茜抱在了怀里,他再也不能让遥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他将下巴顶在小茜的头上,小茜没有做任何地挣扎。她只是不甘心,她只是轻声地:

  “不就是相遇得晚了点吗?为什么……如此得不公平……”

  “我就只是想喜欢自己喜欢的人。明明就只是想让自己喜欢的人喜欢上自己而已,为什么就是不行?”

  “因为世界是如此的狭小,仅容得下一个人。”

  这句话,孝之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他将小茜抱在怀里,让自己和她一起静静地享受着这仅属于她的最后的温存。

  而这,就是他为喜欢自己的小茜所唯一能做出的努力。

  他,是一个人。

  他就应该是一个人。

  一个人孤独的,一个人心渐渐地变冷,然后将音梦、遥、水月,还有小茜。事情封印。她们将作为往事,不再会被孝之记起,他将会遗忘,直到死去。

  夜里吹起了寒风,孝之已经忘记,在家里还有个突然闯进了他生活的志子,以及临行前志子所传达的:“今晚,我会等你!”

  ……

  “哈哈哈哈,孝之君,这边这边!”

  今天并不是遥出院的那天,也不是在那几天后,而是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今天是哪一天,孝之还清楚地记得。

  “孝之君,再等一个月可以吗?你还没有邀请我去约会过,一个月后,我想和你体验一次约会……”

  “可以,到时候我会去你家接你的!”

  也正是因为记得,所以孝之才将原本已经预定好了的告别推迟到了一个月之后。

  情侣约会本应该去咖啡厅,或者游乐园,去温泉旅行或许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又或者是去商场逛逛也会觉得很开心。

  去电影院的话,一定是男方的主意,选择看恐怖电影的话,就说明有坏心。但事实上却是相当的愚蠢,而且毫无意义。

  孝之并不是那样的男人,虽然在差劲的层面上,他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他并不是那样的男人,他并不是会允许自己那样想,那样做的男人。

  “啊~真的是久违地没来过这里了,真怀念啊!来,孝之也过来坐吧!”

  “嗯,来了!”

  那天,两人肩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