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四方镇守锁灵符阵(1/2)

加入书签

  向南的效率很快,我需要的朱砂,长香,蜡烛,黄纸等都准备好了,把开坛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随~梦~小~说~~suing~la要解决酆都城中的符咒有方法有很多中,但是我现在没有时间去一一处理,当初在地底制作灵玉符时,在那三种灵纹中有种灵纹便是“夺”。我要用的方法很简单,把灵纹化成道符,但又不能真的化成道符。

  我所需要的只是和觅灵符召唤出的符灵一样,符灵属于中品符箓才能召唤的特俗存在,因为本身就有这一丝灵性,只需要施术者一点点的精神力便能控制符箓。用狼毫笔搅拌着朱砂,而那朱砂是一粒一粒的,我从体内的玄龟阵玉之中调动水灵力,在鼻尖渐渐出现一丝水雾。

  狼嚎笔的鼻尖把朱砂搅拌均匀后,在一张黄纸上写出了灵纹“夺”,又在那灵纹四周画出了四张镇灵符,镇灵符中间画出符基。香炉中点燃三根长香,香炉边摆上蜡烛,从那一堆材料中找出稻草,扎成一个小人放在灵纹上。

  鲜红色的灵纹缓缓在那稻草人胸口出现,而稻草人四肢分别有着四道镇灵符印。我从一旁的材料中拿出几张黄纸,分别折成衣服和裤子黑小人穿上,又拿出一根银手链。银手链在手中晃动,缓缓的漂浮在空中,将夺字灵纹在手心凝聚出一个微型图样,在失败几次后才凝聚出一枚,拓印在那银手链上。

  处理好的银手链缠在稻草人身上,将手指放到牙边一咬,指尖一丝鲜血流出,这世界撒谎能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自残。把指尖鲜血滴在那草人额头,身体往后一条开始比划手指,身体也随机舞动着,口中不断的念咒。草人有了一丝知觉,在那黄纸上抖动着,当我跳到最后,指着那草人念了声。

  “起!”

  草人从桌上跳到地上,然后变成了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只见他双手缠着银链,红彤彤的小脸哈哈的笑着,两根朝天辫摇摇晃晃煞是可爱。我对着那草人变成的娃娃说道:“符灵还不去完成你的使命,还呆在此处作甚,莫要误了时辰。”

  “尊法旨。”小人答应一声,化成一道流光往外飞去。这符灵真想个人,可惜再像没有灵性也只是傀儡,我不由感叹道。

  向南见不到符灵,也知道我施完法了,他问道:“能处理掉城中的那些符咒吗?我见城中有那么多,一时半会也。”

  “符灵只是为了尽可能多的消除符咒,真正要解决的还是那个绘制符咒之人,这么多符咒绘制,少说也有个数十年的时间。那阴阳师显然有什么大阴谋,此刻应该会躲在暗处,这些符咒应当是筹码,算是一道后手。说不定在最后的时刻,能扭转局面。”

  我盘腿坐下养精蓄锐,桌上的灵纹散发着淡淡光芒,灵纹中心处渐渐有了一团灵光,在原本绘制的灵纹上方汇聚。其实这次做法不但召唤了符灵,还布置了个简易的符阵,名为“四方镇守锁灵符阵”。以四道镇灵符为阵基,一切符灵吸收的灵气都会流入符阵中,而这符阵可从三至九之数的道符布下。

  符阵不是道符数量多就好,古语有云“画蛇添足”便是这个道理,符阵主要看道符的品质,而我刚刚绘制的四张道符,品质虽只在初品倒也不算太差。镇灵符的由来便是从明王镇狱中得到启发,镇灵符到了中品便可以凝聚符灵,上品可凝聚出神明法相。

  符箓一道原本就是上古先民,按他们见到的神明异兽妖鬼所创,传闻符箓一道的最高境界,便是召唤出那张符箓所代表的存在。不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