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白零四章 东瀛矇鼬(1/2)

加入书签

  往着树林越来越深入已经能听见一丝喊杀声,我悄悄的潜入到一片树荫下,小心翼翼的收敛身上的气息。{随}{梦}小说 {suing][la}

  这里的树丛正好不算很茂盛,在道门点燃的阴灯照映下,周围一片片黑色雾气飘渺,时不时闪动着幽幽鬼火。那青年道士手上拿着把桃木剑,剑身有着朱砂符印,一手掐着黄符一手拿着桃木剑,倒有那几分架势。可惜此人道法低微连那阴煞的形体都找不到,即便那阴煞畏惧他手上的桃木剑、黄符纸,这么拖下去也是必败无疑。

  这阴煞倒也狡猾,在远处不显形体,身上不断的释放着黑色雾气,发出那令人牙酸的笑声,黑色雾气往着那道士飘去。在他周身制造出各种恐怖的幻境,瞬息道士防御出现一丝破绽,那阴煞猛然窜出,在道士的面前吐了一口阴气,呼~犹如一阵阴风吹过,道士双肩的阳火骤然熄灭。道士握着桃木剑的手微微颤抖,也不知他见到了什么恐怖的环境,眼睛如死鱼般睁开,最仿佛在说什么却没有一丝声音。

  阴煞嘿嘿嘿的笑着,一张开嘴变成一个穿着白衣,披头散发的女人形态,身上的白衣染着鲜血,面目可憎。尖啸一声就要夺那道士性命,唉,我发出一声叹息,那飞驰的阴煞猛然停下,往着四处张望,用幽幽的声音说道:“谁~,给我~滚出来~,不然~生吃你的肉~,活吞你的血~血~。”

  黑暗中我握着阴刀,直接化成一道黑影出现在阴煞身后,在它感应到背后有异样回头时,一刀将她的头颅砍下“斩魄”。啊!阴煞头颅气三丈之高,发出凄厉的尖叫声,仿佛那猫用爪子挠着玻璃一般,道士直接就晕了过去。这声音或许我生气听了会起一身鸡皮疙瘩,不过现在不但情绪没有一丝波动,反而透露出一丝冷漠。

  阴刀将那阴煞消灭,残魂往着被阴差令吸收,将那阴煞上交地府,它浑身的煞气被那阴刀吸收,原本雪白的道人,渐渐变得一片漆黑。收起阴刀,我伸出双手有着不可置信,刚刚能没有一丝犹豫的斩下那一刀,人死后的变化有那么大吗?

  俯身探了探那道士的鼻息和脉搏,接着手指在他的眉心一点。咦!这人居然被吓散了魂魄,这是什么心里素质。叮铃铃,手上拘魂索一阵响动,在道人所躺的不远处,浮现出一个面目呆滞的人影,看那人的面相就是那道士无意,催动阴差令把那一魄收入令中。

  呼!

  身体化为一道阴气附在那人身上,既然你已经昏迷,一时半会也醒不了,那我便借你身体一用。捡起那道人的桃木剑,随意的活动了下身体,感觉动作有些僵硬,尝试着笑了笑面部没有一丝反映。捏了捏手臂上的肉,已经露出一丝红痕,一点痛感都没有。

  这道士体内的灵气少的可怜,体质也偏弱,附体在他身上怎么也觉得无用,虽然生死有命也不想见死不救。强忍着把他丢在荒野的念头,控制着他的身体往着另一处有人烟处走去,待走进后将它的身体直接丢下,把那道灵魄也打回他的身体。

  就在我准备离开时,见一个正在战斗的道人被恶鬼附体,用手中的桃木剑斩向一旁的同伴。啊!一声惨叫,那桃木剑从后背刺入直接透心而过,被附体的道士呵呵的笑着,手臂抓着桃木剑处,像被油炸一般冒着黑烟。

  道士的鲜血如清泉般流出,接着不知从那里跑出来几只老鼠,眼睛赤红身体漆黑,不断吸食着那些鲜血。场面比较混乱,加上地上枯枝杂草众多,现场之人都没发现战场上还多了一些老鼠。道人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接着周围一人直接拍了一张黄符在被上身之人身上。

  一声尖叫,从那道士体内飞出一道黑影,只见那人手中又飞出一张符箓贴在那阴煞身上。金色火焰升腾,把那阴煞包裹在其中,阴煞的阴气如汽油遇到火一般,不断的被那团金色的火焰灼烧。阴煞倒在在地上翻滚惨叫着,不一会没了阴气护体,直接消散在空气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