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天道易兮我何艰(1/2)

加入书签

  徐庶刚接到刘备密信,果闻李傕派人以曹操欲攻河东为名,急召樊稠回京议事,次日有诏诛杀樊稠。据说是樊稠赴李傕宴会,诸将皆在。李傕之将胡封假装侍者,自后刺了樊稠一刀。樊稠痛吼,欲起,刀上施毒,四肢无力,李利以刀斫樊稠颈,遂杀之。满座惊骇。

  徐庶对管亥、陈到等人叹道:“将军明见万里,何其神也!”

  郭汜因有他故,未赴此宴,闻讯又惊又怒。其党高硕对郭汜道:“李傕托名宴席,将樊将军赚入府中,派死士杀之,何其阴险毒辣!将军与其见面,务须带甲士自卫。”

  郭汜族侄郭艾则道:“李傕已并樊稠,其兵力为诸军之冠,必图吞并我军。俗云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不如以快打快,即刻带兵突袭之。其方整顿士兵,不为备。必可破之。”

  郭汜为人勇猛,谁都不惧,曾单骑与吕布相斗。但那时是进攻长安,他身份不过是一个校尉,正需拼命。如今身为后将军,开府同三公,地位尊崇,一身系数万步骑安危,又怎敢不谨慎从事!他思虑再三,道:“我单军攻李傕,恐难办之,若有差池,必遭其祸。须与张济、杨定等共议,并力图之。”派人去见杨定,并派亲信出城东下,去找张济。

  张济原为镇北将军,刘备为左将军后,镇东将军空缺,张济又转任镇东,现仍驻军于陕县,弘农为其势力范围。

  杨定在座,亲眼见李傕杀樊稠,并其众,回家后忙派左灵将侍中种辑请来,密议道:“郭汜素与李傕不协,如今李傕杀樊稠,郭汜必生疑心,两者若相斗,我等可趁其弊,一举而除之。”

  种辑与种劭同族,曾与荀攸、郑泰、何颙谋诛董卓。事泄,郑泰逃亡,种辑、荀攸、何颙皆入狱,何颙忖度必死,在狱中自杀,种辑也惶惧不可终日,只有荀攸言语饮食自若。会吕布诛董卓,种辑和荀攸得以出狱。

  李傕、郭汜据长安后,以种辑、荀攸等皆名士,不加罪,优容待之。种辑认为杨定宽厚,能得众心,又不像李傕郭汜粗野好杀,便托庇其下,荀攸与其绝交。种辑亦不加害于荀攸。

  种劭与韩遂、马腾谋诛李傕、郭汜,事败身死。李郭迁怒,欲杀种辑。种辑赖杨定力护得免,对其更加感激涕零,尽心竭力。

  种辑本年三十岁,面容清癯,双目有神,道:“李傕兵强于郭汜,若不助郭汜,后者必为其所并,郭破而李益强,何弊可乘?若直撄其锋,则众寡不敌,反致祸患。李傕将杨奉,本白波贼,董卓派牛辅、李傕击白波,杨奉不得已投李傕,李傕深信重之。然李傕跋扈,欺凌天子,又欲强占帝姬,杨奉心中不满。某不才,愿说杨奉反讨李傕,以离其军。”

  董卓入洛阳后,废天子刘辩,以立威福,又派李儒鸩之。刘辩与唐姬饮宴别,悲歌曰:“天道易兮我何艰,……逝将去汝兮适幽玄。”唐姬起舞相和。歌毕,两人抱头痛哭,坐者皆流涕。刘辩饮鸩死,时年十五。唐姬归颍川故里,誓死不改嫁。后李傕、郭汜欲反攻长安,其兵四处掳掠粮食,在颖川将唐姬掠走,献于李傕。李傕欲以为妻。唐姬不从,闹将开来,引得朝廷上下皆不满。天子趁机出言,将唐姬索回,置于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