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小出手郭嘉献计(1/2)

加入书签

  大帐中,郭贡愁眉不展,道“今日情形大家看到了,吕奉先损兵折将,大受挫折。明日该我军攻城,当如何是好”

  自郭贡整编黄巾后,何曼被郭贡表私命为汝南太守,统兵五千。郭贡原本想除去他,郭嘉阻止。何曼贪生怕死,已为郭贡杀诸坞主及刘辟的果断狠辣给震慑住,表现得十分畏服,且作为黄巾旧部一面旗帜,短期内能够起到稳定军心之用,既无威胁,又有些许作用,何必遽除

  何曼积极发言“鄄城委实难攻,曹操更难对付,不如壮大声势,做做样子,等熬过一天就行了。”

  郭乐横了何曼一眼,道“明日攻城,人皆见之,刘、吕二将军就在阵前,如何能做得了假”郭乐是郭贡侄子,刀法娴熟,以勇气有名乡里。

  何曼讪讪闭嘴。

  郭贡向坐在角落里的郭嘉道“奉孝,来,来,坐近前。”

  郭嘉摆手拒绝道“吾坐此处,甚是便利,无需移座。”

  郭贡离席来到郭嘉身前,握住他手,拉起来,直拉到自己席位旁,一起坐下,拍着郭嘉手背,大声道“明日甚是险恶,全仗奉孝出奇计,一众乡亲的性命都寄托在奉孝身上了。”

  郭嘉苦笑着扫了一眼郭乐、郭典、郭俊、郭叙等人,或为远房兄弟,或为邻里叔伯,确实难以坐观其败。败可能就是死,郭嘉虽然智计天授,但并非无情无义、心如钢铁之人。可破城则伤自己至交好友荀彧,还有自己一直认为是个英雄的曹操。所以郭嘉之前建议郭贡不要前来鄄城,料定刘备、吕布不可能发兵打郭贡,因为有曹操在后,发兵多则不敢,发兵少则不足以全歼郭贡,脱出后还增后方隐患。但郭贡毕竟不是个英雄,胆气不足,竟被刘备、吕布书信和关羽、张辽勇武吓住。等到郭氏上了战场,再无腾挪机会。刘备给郭贡安排的营地也很有讲究,处于刘备和吕布夹缝之中,侧后还有个臧霸,跑也跑不掉,战场反水固然能拖败刘、吕,但郭军自己也难幸存。

  既来之,则安之。郭嘉到鄄城后,与刘备几番接触,对他观感大有改变。怪不得说闻名不如见面。这刘玄德哪里是传言中的武夫民贼或者游侠无赖,分明是个豁达大度、知人善任、有王霸之略的英雄,比以前接触过的袁绍胜过不知多少。

  郭嘉生于汉末乱世,非有大志不可能做出“自弱冠匿名迹,密交结英隽,不与俗接”的举动,他先投袁绍,后评价袁绍“多端寡要,好谋无决”,遂去之,归乡里。为何不直接去投曹操一是还想对曹操继续观察一段时间;二是曹操自有谋主戏志才,甚器之,对谋士的渴求并不是那么强烈,郭嘉担心直接往投不能受到太大重视。从郭嘉这些表现都可以看出他是个不甘寂寞的人,跟诸葛亮一样,都在待时而动、等待明主而辅之。有这么一些人,他们出世并非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为了实现抱负,为了还这乱世以太平,为了将这天下改造成自己认为的模样。

  与心中大志相比,没有什么不可以舍弃的。

  这几日郭嘉已有决断,借着郭贡问计,郭嘉遂说出一番话来。

  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