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1/2)

加入书签

  他也不曾想到这摄魂师的血咒后遗症这般严重,不免对她肚子里的娃开始担忧起来。这都三个多月了,脉象倒是能把出活着的迹象,可生出来是什么样子就无法保证了。

  想想,还挺心疼这丫头的,她承受能力不错,希望到时候能够承受得住一切未知的打击才好。

  “好多了,老头,谁给你脸色看了,东方家的人么?”

  韩雨竹眸光一柔,素手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这么久了,就是连她自己都不相信里面孕育着一个生命。或许现在深有体会了,心中无比渴望这个孩子平安出世。无忧无虑的长大,尽管把她给折磨的够呛,但是一想到他此刻在自己肚子里就觉得嗯满足。连说话也多了一丝喜悦,比起之前软趴趴的说不想生了简直判若两人。

  天机子其实就是一个老顽童,若不是自己怀孕的缘故,他早在这府里翻天了,但是她很感激他一直压制自己放飞的情绪,并且逼着自己做一只暂时放弃自由的老鸟。所以,对他,她学着夜沐宸的口吻一直都没大没小的称呼他老头。反正他对这些也不介意,反而有种亲人的感觉。

  “哎,别提了,这一家子没救了。”

  一说起东方家的人,天机子就气不打一出来,感觉没一个正常的。之前还觉得东方溯只是生错了家庭,待错了环境,现在一点也不觉得。还给自己摆谱了,他今日可是把话给撂下了,再也不踏进他家的门。免得韩雨竹的打趣,当即嘟着嘴巴,铁青着脸,摆手说道。

  那次醉酒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东方家的人了,只是从天机子和夜沐宸口中零零散散的得知一些。天机子为东方明珠也诊治有好几个月了,据说废了她的武功,使她没有办法再吸食人,但是却无法让她恢复到以前的容貌。这对于自小娇生惯养的东方明珠而言,无疑是一种比死还要为难的折磨。脾气性子不好也可以理解,若是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也未必承受的住。

  只是,这一家人有些极端,东方绝差不多在朝堂成为半透明了,可是东方溯却崛起了。现在可是皇帝跟前最红的人,皇帝就差没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他了。

  其实韩雨竹也就纳闷。不就是夜天昊下台了么?他的儿子那么多,不是二十也有十几个吧,干嘛这么轻信一个外人,况且,这外人打着什么样的算盘他也摸不清,若是别有私心,这大夏王朝估计得毁在他身上了。

  夜沐宸毕竟是夜家的血脉,流着皇室的血,尽管他不想坐上那个位置,但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被拱手他人。一直在宫里与自己两边跑着,的确也很累。尽管,他已经尽量抽出时间来陪自己了。

  “老头,你说我肚子里怀的不会是哪吒,三年才能蹦跶出来啊,不然怎么还没有一点动静啊”

  关于东方家的事她不愿也不想多提,便是转移了话题,一双眼睛盯着自己平坦的小腹看,恨不得有透视眼,看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