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波澜起佳宴之上绽初华32(1/2)

加入书签

  ???体力骤然间如被掏空。舒夹答列

  华思弦呆呆地看着已无回势的棋局,用力地按下棋子,自毁一方城墙。

  “咝——”

  四下一片抽气之声。

  众人盯着那陡然转变过激的棋子,无不震惊地看着那个蓝衣女子,对她这种棋场上极少施出的招术满是不解湄。

  她这是,要自寻死路吗?

  金墨轩亦眉锋微敛,对她不按自己提示而自顾走出的这一步,忍不住意外地转了目,却见那张清丽苍白的面容上扬着一抹浅涩轻笑,如皎月出云,照亮一方天地。

  澹台沁舞美眸一挑,对她骤然激烈的棋势凝视片刻,方又抬手按下一子,转而抬眸看着对面开始全神贯注的女子,心中哼笑谛。

  ——她演了这么久,终于愿意全力以付了么?

  看着棋布上那招自毁城墙的走势,明黄锦衣的男子凤眸一收,掌心不由自主紧握成拳,牢牢盯着那道水蓝色的背影,呼吸生痛。

  她到底还是看出来了……

  那样激烈悲愤的走势分明是在告诉自己,就算战到最后一刻,她也绝不认输。

  就算一切都不可挽回,她也绝不会服从自己的安排,不肯按着自己的心意,成全彼此。

  ……阿弦,为什么?

  锦灯生辉,点点铺洒在台上之人的衣锦之上,晕出层层光圈,别样迷朦惊艳。

  蓝衣女子指尖微颤,双眸若魇,久久盯着身前棋盘,面白如雪。

  良久,才单手入棋罐握子而出,却迟迟不动。

  心中,有种难以言诉的痛,不断在体内弥漫扩散……

  烨哥哥,枉我如此信你,却便是换来这样的结果,落得这样的局面么?

  闻名遐尔的金墨轩,果然棋艺高超!连输,也是输得如此的不着痕迹……

  明明一步步将自己引入无可逆转的死路,却满面自信,仿佛送死的不是自己,而是诱敌入瓮。

  呵,烨哥哥,这便是,你想要的结果么?

  凄然一笑,手中同时轰然一落,好似天崩地塌,眨眼失陷大半江山。

  整个棋面陡然大变,原本密密麻麻的棋子转眼间死伤过半,小小的棋子在四面围敌的情况下,竟意外冲破一方角落,勇猛杀出。0

  刹那间,棋局逆转,形势大变。

  不仅黑子一片狼籍,白子亦在对方左冲右突的反击下,死伤不计,令黑子陡然扳回局势,乍现生机。

  台下低语骤然激烈。

  许多人激动得站了起身,看着那明明已呈败局的黑子在眨眼之下扭转局势,竟是棋场之上最惨烈的下法——以死换生。

  金墨轩的目光微微变化,看着那个笑得如此动人心魄的女人,心亦不经意地颤了一颤。

  他没想到,她竟会用这样激烈的方式去下棋。

  纵使棋路已经堵死,就算拼到最后亦是死路一条,她却坚持以这样的方式来抗议自己先前的布局!就算是死,也不甘被人摆布而死。

  哪怕那样看来显然会输得体面,她也要用她自己选择的方式,来结局这一场必输的棋局。

  华思弦,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

  “你输了!”当最后一枚白子稳稳当当落在棋盘,天下大定,输赢立呈。

  澹台沁舞直直看着面色如纸的女子,如一位稳固江山的帝王,气焰高昂,据傲地占居大半江山。

  黑子则惨败而回,七零八落散落在棋盘之上。

  可这一局,黑白双方皆损失惨重,白子虽最终赢得天下,黑子却同样占据着不可忽视的地盘;且分落在白子顾及不到的各个角落,就算是输,也输得荡气回肠,不容小觑。

  论子,白子仅比黑子多了三枚。

  论地,白子亦仅比黑子多了三寸。

  &nbs?p;?这一场战况激烈的拼死相杀,白子最终赢回的,是一个气数将尽的残局。

  “是!我输了。”华思弦微微瞌目,缓缓起身。

  未看身边的金墨轩一眼,亦未看对面女子的轻笑容颜,只是静静地转身面向台下,默默凝视着那道清冷如月的明黄人影,笑得无奈而忧伤。

  呵,她是输了……

  输在了自己最信任的人手中,很累,很痛。

  却终是,无法怨他……

  “这一场比试,栖霞公主获胜!恭喜公主!公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