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翻过来接着打(1/2)

加入书签

  这座地下宫殿气势辉煌,虽然不如凤儿的皇宫高大,但在气势上却远在其上,这题目不好做啊!

  “一……还有两个呼吸的时间!”少年太子有些嘲弄的声音从上面传了下来。

  羽风大惊,哪有这样的,先前并没有规定时间啊!夜舒荷也是花容失色,暗道这太子和羽风之间肯定有仇,不然怎会如此刁难与他?风三就算再有才华也不可能在三个呼吸的时间之内想出一首让太子满意的诗词来,这二十大棍我是挨定了!

  羽风的脑海快速旋转着,以前所有关于房屋建设的诗词一首接一首的在眼前晃过。

  “二……”少年太子的声音再次传来,羽风一抬头竟然看到少年太子嘴角边挂着即将得逞的诡秘笑容。

  “我呲嗷,要杀我直接杀了就是,干嘛这么折磨我?还说什么我通过了考验?靠你个头啊!”

  羽风干脆也不去琢磨诗词的事情了,可是又一想,不行,要杀我也不能就窝囊的杀了我,最起码我得说出一首惊天地泣鬼神的诗词来,就算你不承认好,传出去,天下人也会为我立碑传颂,嘲讽你贵为太子,为了一己之私胡乱杀害能人志士,为天下人所唾弃!

  羽风越发快速的搜寻着所有读过的有关楼阁宫殿的诗词。

  少年太子:“s……”

  “有了,太子殿下!”就在少年太子三字刚念了一半的时候,羽风上前一大步,大声喊道,到了这个时候羽风也不管什么礼仪了,先阻止你说话才是正理!

  “……an………咳咳……”少年太子也没想到羽风会在最后关头大声喊叫阻止自己,一不留神之下竟然被自己的唾沫给呛到。

  羽风才不管他呛没呛到,呛死了最好,省的浪费口水来朗诵诗词了。

  “太子殿下,风三已经想好了,殿下请听!”

  “……咳咳……b……”少年太子难受的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他想说不,却将“不”字的第一个拼音b念了出来,听上去就像在说“说”这个字。

  “谨尊太子令谕!”

  羽风说罢,不等少年太子有所反应,立刻侃侃而谈似的吟出一首震惊所有人的诗词来。

  “琼楼玉宇闭明月,肠断仙子隔年别。满城尽皆黄金甲,独向储君朝天阙。鱼沉雁杳天涯路,始信人间别离苦。恨满惆怅望天吼,怨折长剑金龙珠。井深辘轳嗟绠短,衣带相思日应缓。将刀斫水水复连,挥刃割情情不断。落红乱逐东流水,一颗痴心为君溃。二八婵娟巫山云,天涯海角永不归。”

  当真是惊天骇地!

  却是羽风在关键时刻看到金玉铸就的大殿,虽然在夜明珠照耀下亮如白昼,单独没有月亮。还有下面数百金甲卫士,心中就是一动,不由想起了轮回谷中的霜儿,以及皇宫中的凤儿,还有……所有与自己亲近的女人来,一想到何时才能够再与她们相见,心下就是一阵黯然,于是乎,一首稍加改词换句的古诗脱口而出。

  少年太子听了羽风的绝妙诗词竟然停下了咳嗽,一双丹凤眼满是惊讶之色!夜舒荷更是一阵发呆之后,双手一合:“好诗、好诗!”

  “嗯~”少年太子猛然发出一声闷哼,吓得夜舒荷若遭雷击,恍然醒悟过来,知道自己犯了主子的大忌,吓得她慌忙双膝跪倒在地磕头求饶不已。

  “太子殿下,奴卑知错,求太子殿下宽恕舒荷无心之举!”

  “咣、咣、咣……”夜舒荷一连磕了十几个响头,额头磕得血迹斑斑,尤不停止。

  “哼,算了,看在你以前对本太子忠心耿耿的份上,就饶恕你这一次!”少年太子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夜舒荷如临大赦,急忙谢恩,这才胆战心惊的起身重新立于一旁,身子还在瑟瑟发抖。可见平时这太子殿下有多可怕!

  “太子殿下,风三所作的诗词可让您满意?”羽风一副极其恭敬样子,扬首对高座在宝座之上的太子说道。

  少年太子低头不语,这风三如此心碎的一首诗词,不仅道出此处虽然极尽奢华,却无法见到日月,虽然有无数武功高强的金甲护卫存在,威严异常,却是与亲人天涯一方,想见又不得见!由此延伸下去,这风三还真是个情种,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思念他所爱的女子。

  “将刀斫水水复连,挥刃割情情不断……”少年太子口中轻声吟道。

  “太子殿下,风三所作诗词可满意否?”风三志得意满,忍不住穷酸起来。

  “呃?哦!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