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风三走了(1/2)

加入书签

  再说羽风被无罪释放之后,刺狐国国王纳拉贺也迷糊了,怎么搞的?风倒地是不是雷霆大陆的奸细?

  任凭九公主箬姬和七王鲁愚荆如何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闭月落雁国的女皇帝竟然会采取公投的方法,来决定风的生死。

  看来风还真是个烫手的山芋,女人国的女皇帝竟然不敢杀他!可是公投这个举动也是其凶险的一招。要是老姓把几千年前雷霆大帝的罪孽都算到风的头上,那风必会死的很惨,千刀万斧剁成肉酱都有可能的。可是风硬是凭着数次让老姓敬仰的功劳,免了自己的死罪,这真是有惊无险!

  “公投?去他儿妈的公投!这个结果怎么判断出风是否是雷霆大陆的奸细?”

  纳拉贺恨声说道。

  一边的九公主箬姬和七王鲁愚荆两人也不敢吱声了。是啊,这算是个什么事啊?公投?公投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啊?风现在踪迹全无,肯定是被女皇帝给囚禁在什么秘密的地方去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是纳拉贺人对羽风的最后结局的猜测!

  这一手也是搞政治的高手经常耍的一套把戏,纳拉贺当然会这么猜,致使他猜不透羽风的来历。

  风不死,人却不见了踪影!整个望月大陆陷入了沉寂之中。

  风如果是雷霆大陆的奸细,那他一定知道雷霆大陆的许多阴谋诡计,还有雷霆大陆对望月大陆下一步的打算。雷霆大陆是个什么样?都有些什么?那里的人情风俗如何?等等这一切都是其珍贵的情报和资料!几乎所有国家的掌权者都想知道,可惜风在女人国皇帝的手中,只能望天兴叹!

  时间过得飞快,羽风的伤势一天好似一天,现在已经将身上的绷带去掉,可以下地活动了。羽风来到镜前面,望着镜中脸上仅剩的一条绷带,羽风伸出手来轻轻揭去绷带,镜里出现一张依然俊美的脸庞。只是在右脸蛋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疤痕,破坏了整张脸的美感。

  “好啊!”羽风抚摸着脸上的这道疤痕,一阵刺疼在心中划过。

  “啪!”

  一条在水中泡了不知多久的牛皮鞭,狠狠地抽在羽风的右脸之上,顿时皮开肉绽,鲜血横飞,羽风半边脸顿时肿胀了起来,右眼也无法正常睁开。

  激烈的疼痛使得羽风很快昏厥过去。

  “哗——”

  一盆冷水将昏迷中的羽风浇醒。

  “说,你是不是雷霆大陆的奸细?你来这里倒地有什么图谋?你的同伙在哪里?说——”

  “嗤——啦——”

  一条在火炉里烧的火红的铁条轻轻烙在羽风的小弟弟上。

  “啊——”

  羽风惨叫一声,再次昏迷了过去。

  “哗——”

  又是一盆冷水浇醒了羽风。

  “说不说?”

  羽风依然没有哼声。

  “灌辣椒水!”

  一整瓶半斤辣椒水被一气儿从羽风的鼻孔灌了下去。

  “咳咳……”

  “呼——”

  羽风垂着头,还是不哼声。

  “真是条汉,只可惜我们奉了女皇陛下的旨意,务必要从你嘴里撬出雷霆大陆的消息!得罪了,往他伤口上抹盐水!”

  “嗯——”

  当盐水抹在羽风的伤口上时,羽风牙关紧咬,浑身肌肉紧缩,愣是没有叫出声来。

  这是羽风第一天进入天牢所遭受的刑罚。

  看着眼前一个个满脸横肉的大汉,羽风任凭施为,不再哼一声。

  惨痛的过去一幕幕的在羽风眼前划过,羽风突然大叫一声一掌将眼前的镜击得粉碎!镜的碎玻璃深深地扎入羽风的手掌之中,尤不觉得疼痛!

  死里逃生的羽风这次要问个明白,雷霆大陆倒底是怎么回事?自己稀里糊涂的被凤儿投入天牢,本以为凤儿是吓一吓自己,没想到是来真的,自己差一点死在里头,羽风能不生气吗?

  “咣——”房间的大门被人推开了,凤儿跑了进来,见羽风醒了过来,高兴的说道:“风,你终于醒了……”

  说着就往羽风怀里扑去。

  不料羽风伸手挡住了她的身躯,冰冷无情的说道:“我是雷霆大陆的奸细,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羽风说着侧过脸看着一脸呆滞的凤儿。

  “啊,你的脸……”

  凤儿捂着嘴说不出话来。

  凤儿是皇帝,可是她并不知道牢狱里面的黑暗残忍。她以为自己所说的严加拷打不过是抽几鞭,打几棍了事。可是羽风脸上深深地伤痕,残忍的告诉她,不是她想像的那样!

  因为自己的一句话,羽风的脸破了相,永远的破了相!

  曾经英俊潇洒,面如冠玉的风,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