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蛛丝马迹(1/2)

加入书签

  喊了半天,月婵还是没有反应。柳画眉就抬起臻首疑惑的看着羽风,眼神里满是急切的神色。

  羽风见状,不由得为月婵有着这样一个关心她的好上司、好姐妹,感到高兴;也为柳画眉的真情流露而感动。于是羽风就说道:“画眉,不用急,月婵她有了知觉,说明她身上的蛇毒已经开始减缓削弱了。相信,天黑之前她会醒过来的。”

  “真的吗?”柳画眉见羽风又冲着自己点了点头,这才擦去眼角的一丝湿润。

  羽风一边和柳画眉说着话,一边又拿起一个椰子把那个椰子汁已经快用完的椰子换了下来。

  见月婵的脸色越来越好,羽风就把院子里的几个郎中叫到了房中,问道:“月婵小姐已经有所好转,你们可知道这位月婵捕头是被什么蛇给咬伤的?”

  其中一个郎中见羽风发问,就说道:“风神医,据我所知月婵小姐不是本地的蛇咬伤的。”这个郎中正是当日给狐狸姐治病却没有效果的王大夫,曾见过羽风一面,今日没想到在柳府又见到了羽风,而且一来就把月捕头中的蛇毒给稳住了,佩服之余不由得在话前头加上了神医两个字。

  “哦,此话怎讲?”羽风没有心思去想他话里面的嘘头,而是直奔主题而去。

  “哦,因为本地蛇的种类一共有两百多种,其中有毒的有二十多种,但是能毒死人的只有金线蛇、黑花蛇、五步蛇……等等,一共有十二种,可是我观察月捕头脚腕上被蛇咬的伤口,却不是这些蛇所造成的,真是奇怪!如果是本地的蛇毒,我倒是可以解救,只是这条咬伤月捕头的蛇毒,我从未见过,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解救。幸好神医驾临救了月婵捕头。”

  王大夫说完就不再说话,其他的郎中也是以他马首是瞻,一个个的点头表示认同王大夫的说法。

  羽风见再也问不出什么,就做主把他们放回了家。柳画眉也没有阻止羽风的行为。

  “嗯……”羽风皱着眉头坐在一把椅子上,思前想后的一句话也不说。

  柳画眉见羽风一副思索的模样,也不打扰他,默默的给羽风倒了一杯茶水放在他旁边的茶几之上。

  “呼!画眉,我们的对手很狡猾,也很残忍。”羽风抬起头吸了口气对柳画眉说道。

  “你想到了什么?”柳画眉连忙问道。

  “我想到了两点。一、我们的对手不仅是一个武功高手,而且还是个善于偷袭暗算的杀手,你所说的那几个衙役都是被飞刀从后面射死的,就说明了这一点;其二、他还是一个运用五毒之虫对敌人展开无声杀戮的高手,这种人专门训养了极其毒的毒蛇或其它毒虫,专门对他认为厉害的高手进行偷袭,而月婵的伤口不是本地蛇咬伤,正好说明了这一点。只有这种人才会把不同区域的毒蛇带到这里来。"羽风仔细的给柳画眉分析道。

  柳画眉听了羽风的分析,忽然有所明悟的说道:“你是说,月婵是趴在草丛中观察李家钱庄行动的时候,被咬伤的?当月婵中毒无法动弹之际,凶手这才猛然从后面窜出,用飞镖射死那几个衙役?”

  羽风点点头说道:“正是。不过有一点可以看出这种毒蛇极为厉害,咬伤人,人还没有感觉,这就是月婵为什会被蛇咬伤后没有任何动作,直到发觉不对劲儿的时候,却已经不能动弹了。我想,月婵醒了之后,你问她,她都不一定知道自己被蛇咬了。”

  柳画眉点点头,突然说道:“风三儿,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懂得这么多的东西?原本是谜团一样的事情,到了你这里很快就有了正确的方向!”

  “我,呵呵,当然是普通人一个,就是想的比别人多一点点而已,呵呵。”羽风连忙敷衍道,现在还不是柳画眉知道自己来历的时候。

  “风三,你也太谦虚了吧?”柳画眉喝了一口茶,斜着眼儿看着羽风说道。

  “呃,我做人的准则是低调,低调,再低调!再说了,谦虚不也是一种美德吗。”羽风有点儿得意的微微一笑。

  柳画眉刚要说些什么,忽然外面一个衙役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看了看羽风,只是张了一下嘴却没说话。

  柳画眉一挥手,说道:“但说无妨!”

  “是!”那个衙役应了一声,这才说道:“大人,小的们从昨晚至现在,在鸭子山搜索了这么长时间,什么也没有搜索到,就是连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