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大大的误会(1/2)

加入书签

  既然要在天台铺买下一间位置好的店铺,羽风只得再次住在天台铺,耐心地等待,最好的地方当然就是柳府了。

  还是那间客房,还是一样皎洁的月光,透过虚掩的窗户如水银泻地般照在床铺之上。挪开被褥,看着床单上那片已经发黑的凝结物,羽风又想起了那晚激动的一幕。那个霸王硬上弓的女子到底是谁?其武功看上去比月婵好要厉害三分;还有杀人灭口案,这一切都表明,这天台铺并不像自己在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羽风这次睡觉没有把衣服脱光,关上窗户,把外面的长袍脱去,穿着睡衣再盖着被子。羽风心想,这个时候自己要是有一把手枪就好了。可是往日信手即来的东西,现在竟然成了虚幻的奢望。

  叹了口气,羽风盘腿坐在床上默运逍遥神功,收敛心神,开始入静吐纳调息。通过内视,羽风惊喜的看到自己身体内部,丹田里的那股真气已经是粗壮了两三倍之多。羽风心里有数,要不是那天晚上黑衣女子对自己行那不轨之事,被自己施展阴阳双修神功中的吸字决,趁着对方意动神摇,真气松动之际,偷偷吸取了她的一部分真气,自己的功力应该不会进步这么大。

  而自己在和狐狸姐在一起时,只是单纯的运用阴阳双修之术,自己吸取狐狸姐的处子元阴之气的同时,也把自己的纯阳真气,渡到狐狸姐的体内,双方都是受益匪浅,而且羽风并没有吸取狐狸姐的真气。这要看对什么人,比如那个黑衣女子,羽风就就略微施展了一下吸字决,教训了她一下而已。要不是看在她还是处子之身的份上,羽风说不定就一口气把她的真气吸干净,让她重新炼功,没个一年半载是恢复不了的。

  想着这些,羽风心里不由得希望那个黑衣女子能够再次光临自己这间小屋子。不知不觉中,羽风忽然觉得头脑有些发晕,暗叫一声不好,两眼一闭就睡过去了。

  过了好久,窗外吹来一阵凉风,羽风紧闭的双眼慢慢的张开了,忽然羽风想到了什么,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只觉得身上凉飕飕的,低头一看,身上的衣服竟然不知什么时候被人脱下来给扔到了床头的另一边。一摸自己的小弟弟,羽风终于确定自己再次被人揩了油了了!

  这事办的,第一次自己功力不及,被霸王硬上弓,但还是让她吃了个哑巴亏,没想到这次人家学乖了,先给你屋里喷迷药把你迷晕再下手。这下好,连什么滋味都没尝到,就被再次玩了,羽风这个气呀,心说:“小娘子,别让我逮住你,否则,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欲死不能!”

  带着郁闷,羽风一直靠到天亮,这才穿好衣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在经过前院的时候,竟然碰到了月婵。月婵看到羽风也是一惊,接着就指着羽风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笑着就弯下了腰,一时间竟笑得说不出话来。

  羽风也很奇怪,这一见面还没说一句话,就笑个啥呀?我身上又没有花花。

  月婵终于笑够了,这才直起身子,对羽风说道:“风,哈哈,风公子,你的脸上怎么这么多口红印儿,不会是我家大人的吧?”

  羽风一惊,心说坏了,这要是让柳画眉看到了,还不得疯了,那个可恶的黑衣女人!

  真是人越怕什么,就来什么,羽风刚想到柳画眉,柳画眉就来了。

  “月婵,事情怎么……嗯?这是怎么回事?!”

  柳画眉刚吐出来几个字,就被羽风脸上的无数的口红印儿给震到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柳画眉的声音颤抖的说着,一双明亮的美眸在月婵和羽风的脸上看过来看过去,那意思很明显是在怀疑羽风脸上的口红印儿是月婵的杰作。再加上月婵刚才笑得太猛,娇嫩的脸蛋红扑扑的,就像刚被男人爱抚过一样的羞红,不得不让柳画眉怀疑羽风和月婵两人之间有猫腻。

  “你、你、你……”柳画眉一会儿指着羽风,一会儿指着这月婵,气的说不出话来。

  羽风和月婵一看知道柳画眉误会了,月婵吓得连忙解释道:“大人,您、您误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