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有求于人(1/2)

加入书签

  几天之后,自来水笔就制作好了五百来支,然后羽风就跟着狐狸姐的戏团来到了天台铺,一个人拿着几支做好的自来水笔来到柳画眉那里。

  柳画眉今天凑巧没事,正坐在书房里练字,忽然家丁来报风三来访。可把柳画眉高兴坏了,大声叫道:“有请!”

  羽风迈步进入柳画眉的书房,一股浓厚的墨香味儿扑面而来,抬头向北面的墙上看去,一副对联红梅傲雪图映入羽风的眼帘。给书香气息浓厚的书房增添了一抹惊艳之色。

  见羽风来了,柳画眉娇笑道:“风三,你看我写的这副对联如何?”

  羽风往书桌上一瞧,只见雪白的宣纸上犹如飞凤来仪一般书写着一副对联。

  上联是“花开堪折直须折”。

  下联是“莫待无花空折枝”。

  字里行间充满了幽怨的气息,羽风偷看了柳画眉一眼,见她正一脸情意盎然的看着自己,一双小手抓着衣服的下摆捏个不停,显然心情是极为不平静。

  羽风暗道“可惜,如此如玉美人儿对自己情意绵绵,却被什么一妻多夫这个可恶制度所桎梏。你不放弃这个腐朽的思维,就是对我再好,我也不敢消受。”

  想到这里,羽风立刻就好啊,妙啊,棒极了的一通猛夸,喜得的旁边的柳画眉娇笑不已。

  夸完了对联写得好,又夸她字写的漂亮,更加的让柳画眉心花怒放。

  “风三,看你对对联字体如此有见解,想必你也写的一手好字,可否让我先睹为快?”柳画眉说着就伸手给风三研起了墨。

  旁边的家丁立刻瞪大了眼睛,柳大人给别人研墨,这可是第一次。看来这个风三在柳大人的心里地位颇高啊!自己在这还干啥?于是就悄悄的退了下去。

  羽风就等着她说这句话呢,见柳画眉要给自己研墨,心说:“就我那一手屎克螂爬的毛笔字,一落笔还不得露馅儿,”于是就连忙阻止道:“画眉,先不要研墨,我所擅长的不是毛笔字。”

  柳画眉一听,就奇怪的问道:“你不擅长毛笔字,那你怎么写字啊?”

  羽风嘿嘿一笑,对道:“我所擅长的是硬笔字!”

  “啊~硬笔字怎么写啊?”柳画眉更奇怪了,一双美目在羽风的身上看来看去,想要找出自己想要的答案来。

  “哈哈哈!”羽风看着柳画眉的一副痴样,不由得笑了起来。

  “笑什么啊,快让我看看你的硬笔字是怎么写的?”柳画眉脸一红,嗔道。

  羽风见已经成功的挑起柳画眉的好奇心,就不再逗她,从怀里掏出一支自来水笔,对着柳画眉说道:“就是用它写!”

  柳画眉美目流转,看了半天这才说道:“这不就是个竹筒吗,如何写字?”

  羽风也不答话,拔去笔帽,也不见他沾墨水,笔尖轻触纸面,犹如蜻蜓点水般,一副对联就一蹴而就。

  柳画眉在旁边看的心旷神怡,随着羽风手中笔尖的扭转划动,两行线条纤细柔滑,隽秀有力的字体赫然出现在洁白的宣纸上面。

  “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浇愁愁更浓。”

  柳画眉看到这副对联,内心深出的某根心弦猛地一颤,风娇水媚的身躯不自觉的微微抖动起来。

  羽风用余光看到柳画眉的模样,知道她明白了自己这副对联所要表达的含意,当下也不点破。就收起手中笔嬉笑着问道:“画眉,你看我这字体如何?”

  柳画眉知道自己的心思被羽风看破,当下就红着脸说道:“字体虽然没有毛笔书法浑厚磅礴,但是字里行间却透着一股灵气,小巧不失大方,其力如刀直透纸背,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锐意,这是毛笔书法所不能窥覻的。”

  羽风见柳画眉一语道破硬笔书法和毛笔书法的优劣奇巧之处,也是佩服不已,暗道:“这柳画眉真是一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