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杀人灭口案(1/2)

加入书签

  “啪——”

  “月婵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柳府柳画眉手中的茶杯一下子掉在地上,摔成八瓣,茶水也撒了一地。

  月婵一边招呼着一个丫鬟打扫地面,一边把刚才自己的话重复了一遍:“前日风公子回去之后,为了救垂死的狐狸姐,用了一个很奇怪的医疗方法把自己体内的鲜血输入到狐狸姐的身体里面,从而救活了她。而风公子自己昏倒了。”

  “啊——那,那他现在怎么样了?”柳画眉急声问道。

  月婵神色也是不断的变换着,看了一眼柳画眉继续说道:“幸无生命之忧,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哦,这就好!风三,你真是个情种啊!为了自己所爱的女子可以用自己的命去救。我原先还以为那只是你敷衍我的话,现在我知道了,你说的全是真话!”柳画眉低下头,喃喃自语的说着。

  月婵见柳画眉一副低头沉思的样子,就非常知趣的退了出去,同时轻轻的掩上房门,这才深深地呼了口气。

  自己以前把羽风看做靠那张俊美脸蛋儿吃饭的龌龊男人,现在自己彻底的改变了对羽风的看法。

  “做事有担当、有原则;对人有情有义,不为权势金银所折腰,却又才华横溢。这样的男人无法用品级来评价了,以前我觉得够高看他一眼了,可是现在看来还是小看他了!"不知何时,风三的影子已经深深地印在了她自以为对男人免疫的芳心之中。

  月婵走着走着一抬头,发现自己竟然又来到了羽风住过的房间。这是她第五次不自觉的路过这里了。看看四下无人,月婵就推门走进了羽风的房间。

  一进去,月婵却是吃了一惊。只见房间内被拾掇的整整齐齐,特别是床上的被子,竟然被叠成了一个方块,就像被切成方快的豆腐一样,有棱有角。床铺也平整的没有一丝褶皱。

  月婵看到这里,芳心又是一颤:“想不到这风三还有如此洁癖,收拾被褥也是如此的有个性。”

  想着,月婵忍不住伸手在床面之上轻轻的摸索起来,当她的手在伸到被子底下的时候,忽然摸到一片凝结之物,位置正好在床的中间。

  月婵心道:“这风三不会是梦遗了吧,怕别人看到,这才用被子遮挡住!这等污秽之物还是不看的好!”

  月婵心里这么想着,可还是忍不住好奇的将被子挪到一边,可是当她将目光移到那片凝结之物上的时候,却是凤目圆睁,小嘴儿张得大大的,要不是及时用手的捂住自己的嘴,她非得叫出声来不可。

  原来床上是一片斑斑点点的红色血迹,虽然已经有些发黑,月婵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女儿家独有的落红之物。

  月婵的心里立刻就像打翻了五味瓶,漂亮的脸蛋一会儿红,一会儿绿,一会又变成紫色。

  月婵这个气啊,心说:“这个风三看着不错,怎么会背地里搞女人?这个女人是谁呢?是柳大人,根本就不可能,躺他怀里他都坐怀不乱,怎么会的和柳大人在这里偷偷摸摸的做这事啊?不是柳大人。这柳府大大小小的丫鬟侍女也就是五六个而已,他风三不会放着柳大人这个柳府中最美的花不去采,反而对这些丫鬟下手,风三不是这种人。”

  月婵越想心里的气儿就越少,最后一点儿也不生羽风的气了。这一平静下来,月婵忽然想起在风三接到水苑坊狐狸姐病重往回跑的前一天夜里,二更多一点的时间,自己在风三这间房子窗户后头遇见的那个黑衣蒙面女子,自己还跟她打了一场,结果让她跑了。

  那个黑衣蒙面女子临走前说的话在月婵的耳边再次响起:“月婵小姐,要不是我今天元气大损,你是打不过我的,后会有期!”。

  “啊~是这样?”月婵终于又记起了在自己截住黑衣蒙面女子时,在明亮的月光下她看到黑衣女子的额头上全是汗水,就像刚和谁大战了一番一样劳累。

  想到了这些,再结合离着打斗现场最近的风三,却反常的没有任何动静。这说明床上的血就是这个黑衣女子的。不过她不是来和风三幽会的,而是来霸王硬上弓的,不然她也不会穿黑衣服了,而且她成功的达到了目的,只是她好像在风三那里吃了很大的亏,以风三的功力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怎么会让她元气大损呢?

  这个黑衣女子也真是喜爱上风三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