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相濡以沫(1/2)

加入书签

  羽风听了心中一阵激动,心说这大个子也是个性情中人,不错!

  于是羽风就说道:“呃,都怪我太着急了,没给你说清楚,其实只要这么一丁点儿就够了。谢谢你,大个子。”说着,羽风就从大个子的怀里薅下了一小把棉花,把自己制作的两个针尖和棉花,连同橘子递过来的笔筒放入了大个子准备好的烈酒里面。

  橘子一见,就不解的问道:“风三哥,这是干什么啊?”

  羽风看着橘子和同样不解的其他人说道:“这叫消毒,烈酒可以把这些东西里面对狐狸姐有害的东西杀死,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羽风就把笔筒和针尖捞了出来,沥干里面的酒,再把两个针头分别针尖朝外插进了笔筒的两端,一个简易的输液管算是做好了。

  然后在众人奇怪的眼神中,羽风让大个子用一根绳子绑住了自己左胳膊肘的上方,羽风的臂弯处的血管立刻鼓起老高,然后羽风用沾了烈酒的棉花分别把自己臂弯血管和狐狸姐的手背上认真的擦洗干净。

  羽风拿起输液管,让橘子拿住狐狸姐的胳膊,以免狐狸姐乱动。然后就做了个让众人齐声惊呼的动作来。

  只见羽风猛地将笔筒一头的针尖扎进了左臂弯处高高鼓起的血管里面,接着一股血箭就从另一头的针尖里喷射了出来,吓得橘子“呀啊”的一声,闭上了眼睛。

  大个子毕竟是男人,还好些,他眼看着羽风把笔筒一头的针尖扎入自己的胳膊,然后就把往外泚着血的另一头针尖扎进了狐狸姐手背的血管里面,也是吓得心惊肉跳。原来这就是风老大说的所谓可以救狐狸姐的方法。把自己的血输送到狐狸姐的体内!自己刚才只不过是信口一说而已,风老大竟然做到了。大家的眼睛都瞪的大大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看着羽风殷红的血液顺着狐狸姐手背干瘪的血管进入狐狸姐的体内,狐狸姐的脸色渐渐的有了一丝红润,干裂发紫的嘴唇略微的丰润了一点儿,紫色也渐渐淡化,呼吸开始有力起来。

  看到这一幕,屋里的所有人都彻底的并白了,羽风对狐狸姐的爱,那是可以用命去交换的,天下间有哪个男子可以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把自己的鲜血送给对方?想起刚才自己等人骂风三的话,不由得都露出愧疚的神色。

  橘子终于睁开了眼睛,震惊的看着连接着羽风和狐狸姐的笔筒,恍然间明白了羽风这是怎么回事了。美丽的大眼睛一红,眼泪就不要命的淌了下来。

  眼泪顺着她的脸庞落在狐狸姐的脸上,狐狸姐的眼皮忽然跳了一下,接着就慢慢的睁开了双眼。见橘子正在自己的头部上方哭泣,就虚弱的说道:“橘子~”

  “嗯?”橘子猛地睁大了眼睛,见狐狸姐已经醒了过来,连忙大叫道:“狐狸姐醒了,狐狸姐醒了!”众人见状大喜,一齐爆发出一声“好”来,接着就流下了高兴的泪花。

  狐狸姐正要动,忽然耳边传来一声让她魂牵梦绕男子的声音:“狐狸姐,先别动!”

  这句话就像晴天打了个霹雳,狐狸姐惊喜的扭头往床边一看,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心中一痛,不由得眼泪就流了下来:“风三儿,快停下来,时间长了你会死的!”

  可是羽风却说道:“狐狸姐,再坚持一分钟就可以了,千万别动。”此时羽风说话的声音已经有些虚弱了,两只眼睛困意盎然的只打架。

  羽风让橘子捏着一小团沾了烈酒的棉花摁住狐狸姐的手背上的针眼儿处然后快速的从狐狸姐的手背上拔出了针尖,然后在让大个子如法炮制的摁着自己针眼儿处拔出了针头。精神一放松,羽风只觉得天旋地转,两眼一黑就软绵绵的抽溜到狐狸姐的床底下去了,幸亏大个子一直站在羽风的身后,见羽风昏倒连忙伸手扶住,这才没有磕着头。

  狐狸姐焦急的喊着:“快、快把他扶到床上来!”

  于是大家七手八脚的把昏迷的羽风抬到了狐狸姐的床上,还好狐狸姐的床够大,放开狐狸姐和羽风绰绰有余。

  狐狸姐趴在羽风的身上痛苦哭不止,眼见着羽风把自己的血输给自己而晕倒,把狐狸姐疼得险些又昏过去。

  见狐狸姐只顾的哭,橘子慌忙对大个子说道:“别傻愣着了,快去请大夫呀!”

  大个子这才如梦方醒,慌忙跑出去,不一会儿就带着一个郎中来到了房中。

  这个郎中姓王,是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