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救人(1/2)

加入书签

  羽风翻身上马,一拍马屁股,这才发现不对劲儿,只觉得马鞍上滑不溜球的,两只脚蹬子软绵绵的,小白龙“得不得”的一跑起来,羽风整个身子就东倒西歪的,像喝醉了酒一样,向前跑去。幸亏羽风反应的快一把抓住小白龙的脖子,两条腿紧紧的夹住马肚子,这才没有掉下来。

  羽风这个苦啊,心说,:“以前看电影,那些个大侠或者是土匪,骑着马在山野草原上那个狂奔起来,是多么的拉风啊!怎么到了我就这么狼狈?”

  羽风都不想一想,在自己原来的世界里,都是汽车、火车、电动车,就是身为虎王特战队的他也没有骑过马,刚才没有掉下来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这小白龙是在官场上混过的,受过走路或奔跑方面的专业训练,在官场之间要讲究个优美的姿势。而羽风刚才一拍马屁股,小白龙还以为羽风让他以最优美的步伐奔跑呢。于是,小白龙就单蹄一蹦一蹦的就像现在马术比赛舞姿一样,一路小跑着绝尘而去。

  柳大在后面一看差点儿笑喷了,小白龙这么优美的姿势,羽风却以这么狼狈的姿势趴在上面,一颠一颠的,左摇右晃真够搞笑的。他哪里知道羽风根本就不会骑马。

  一路颠簸着,十里的路程足足用了一个时辰这才到了水苑坊,就算在地上走两个水苑坊的距离也到了,羽风暗叫失算。

  好歹羽风还知道怎么收住马,一拉缰绳,口中喊了声:“吁!”没想到屁股下面的小白龙却猛地停了下来,原来羽风的这个动作,在小白龙训练的时候,是急刹车的意思。轩逸瘁不急防之下身子一晃就往下掉去,吓得羽风两腿连忙用力想要夹住马肚子,可是两条腿却是麻酥酥的,一点儿劲儿都使不出来了。

  羽风“唉”的一声就从马背上掉在了地上,两条腿依然还保持着骑马的姿势。白马小白龙,也很奇怪,羽风怎么掉下来了,上下两片嘴唇往旁边一裂就“啊、啊……”的叫起来了。就像在笑话羽风一样。

  羽风这个气呀,心说:“连你个畜牲都笑话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有心抽它两鞭子解恨,因为腿的缘故只好作罢。

  “哎,你是,啊,风老大,你怎么趴在地上呀?”听到马的叫声,大个子等几个水苑坊的人从里面跑了出来,一见到羽风的狼狈样都大吃一惊。连忙七手八脚的把羽风从地上拉起来扶入院中。

  “风老大,这匹马怎么办?。”大个子在后面拉着马缰绳问道。

  羽风一听气不打一处来,脱口而出道:“拉下去宰了炖肉吃!”

  “啊——”大个子吓了一跳,慌忙说道:“风老大,马肉是好吃,可是这么漂亮的马杀了也太可惜了!”

  “既然你舍不得杀它,就拉到园子里给它洗个澡,顺便喂些青草给它吃!”羽风头也不回说道。

  “啊,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大个子说着,伸手一扶马屁股,谁知这马也是势力眼儿,一见大个子一副下人打扮,却来摸自己的柔嫩的屁股,一扭身子把大个子闪在一旁,迈着优美稳健的步伐自个走进了水苑坊。

  恨得大个子在后面直骂:“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杀了你吃肉,哼!”

  羽风在众人的搀扶下来到狐狸姐病榻前一看,差点哭了。

  只见此时的狐狸姐正处于昏迷状态,原本丰润白皙的脸庞变得面黄肌瘦,那里还有往日的绝世风采。羽风伸手一摸狐狸姐的额头烫的吓人!羽风一问守在狐狸姐身边的橘子,这才知道自从自己被柳画眉请去之后的五六天时间里,狐狸姐是茶饭不思,油盐不进,整日念叨着风三,终于在三天前病倒了。请了不少的大夫,灌了不知多少的汤药也无济于事。最后还是橘子说了一句“心病还得心病治”,这才组织大家写了封血书送到柳府,就看羽风对狐狸姐还有没有恩情了。还别说,羽风果然来了,这让大家着实高兴不已。

  羽风知道,狐狸姐这是对自己相思成病,内气积郁堵塞经脉脏腑之间,造成的生理机能下降这才茶饭不思,最终体内水分严重缺失,这才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