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六章夜凉如水(1/2)

加入书签

  于母满脸担忧:“你就不担心吗?那是我自己的儿子,我实在心疼。反正睡不着,我出去守他一会儿吧。”

  于父拉着人:“你别折腾了,老小喝了酒,你不打扰他,他早就睡下了。再说,发生这样的事,你就给他个冷静的时间,别去折腾他了。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冷静冷静,没准儿他自己能想通,有个什么好法子。”

  于母焦心,轻声叹气。

  看着老伴儿,一脸的愁容。

  “原以为老小的日子今后就不会有什么变动了,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大的变动。你说他要是真离了,以后还怎么结?哪里还能找到比宋新月更好的女人?二婚,再好的条件,也不能找个没结过婚的小姑娘,咱们家又不是有钱人家。”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现在也说不了。”于父道:“睡觉。”

  于母躺下床,清醒得很,一点都没有睡意。

  老人家本来就觉浅,这睡着了被打断的睡眠,可就再难再续上,躺了得有半晚上,于母还没睡着。

  睁着眼睛看天花板,外厅依稀还能听到车子的声音。

  晚上睁着眼睛才知道,这个世界啊,每天晚上总有那么几个人在外面晃悠,这得凌晨好远去了吧,还没归家,还在外面跑车。

  窗帘是浅色的,关了窗户,但窗帘上透着亮光进来。

  于母盯着窗帘看了好半天,随后收回声。

  “老头子啊。”

  于父轻轻应了声,于母扭头看他,果然还没睡着。

  “我这是真睡不着了,唉,作孽啊!”于母翻身道。

  于父说:“睡不着也躺着吧,不然明天哪有力气抱孙子。”

  老两口现在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带孙子,虽然对大儿媳妇颇有微词,但孙子照带不误。

  于母说:“我想了想,老小这婚,不能离。他离了,首先是他自己,他自己会受不了。努力拼了这么多年,他真要离婚了,可真就一无所有了,一无所有。再说他离婚,对咱们家里也是打击啊。他离婚了,回来住,他让老大一家搬出去。搬出去租房子住是没关系,然而,大孙子谁带?包珊珊那丫头,你能放心她给带孩子吗?孩子饿死了她也不会抱一下的,指望不上她!”

  于父叹气:“老小要是回来住,老大一家,就得出去,总不能老小的房子,不让他住,让他出去租房子。”

  “是啊,这还是个大问题呢。两个人的婚姻,那可是两家人的事儿,不能就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当初结婚是两家人同意的,现在离婚,也必须得我们两家人同意。反正这婚,咱们家不同意,非要离,让宋家给钱,那个叫什么补偿费的,一定得给,不让就给套房子,能住得下咱们一大家子的房子,你觉得呢?”于母低声说着话。

  于父想了下,点点头:“这倒是个方法,可以先拖着,反正离婚得双方同意吧?不离那就法院见。宋家那么爱面子,一定不会把离婚官司闹上法庭,所以他们不敢。”

  “是这个理儿,咱们是光脚的不怕他们穿鞋的,要是不给房子和足够的钱,俺们就耗着。我们过不好,他们也别想好过!”于母狠狠的想。

  “明天再说吧,明天再说,晚了,别说话吵到外面的老小。”于父道。

  事儿商量出了个结果,于母也开心了,可算能够睡个安稳觉。

  然而,睡在客厅沙发的于东宇却没有睡着。

  先睡了一会儿,莫名的惊醒后,再入睡便再也睡不着了。

  他起身,在阳台上站着,看着全世界被罩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整个人迷茫又渺小。

  霜露落在身上,身心都是冰凉的。

  回首过去,自己的这么多年来在,没有一刻停下来认真思考过。

  现在再想想,好像过去这些年,真的思考太少了。

  他应该何去何从?

  深陷在宋家的这些年里,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初心,似乎忘记最初的想法。生活走到今天这个死胡同,他是不是真的一个个大踏步毅然决然的往前迈?

  放弃现在的,还是继续在过去的生活中挣扎?

  他宋家这些年,是压抑的,痛苦的。但也是心安、稳定的,他也享受过那种从工作中带给自己痛快的时光。

  然而,他有勇气离开宋家,踏足别的公司吗?

  于东宇撑在阳台上,看着黑沉沉的夜空,思想就跟这夜色一样,找不到一丝光亮。

  于东宇再回屋里,坐在沙发上却依然神思清醒。

  微微侧目,屋里父母的声音已经停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