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五章一全家人愁(1/2)

加入书签

  于东洋看了眼母亲,要只是喝个酒,那就不至于到离婚的地步了。

  不是听说衣服上还有不少唇膏印子?

  “是你跟别的女人亲热的被拍下来了?”于东洋问。

  于东宇没回应,不过于东洋这话问得,于母瞬间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她当即问:“所以,你是被人拍下来,又被宋家人看到了?”

  于东宇点头,心累得不想说话。

  “有水吗?想喝水。”于东宇道。

  于母一听,立马起身:“好好好,我这就去给你接个水,你先坐着。”

  于母心里发慌,这、这怎么就到离婚了呢?

  宋家完全没理由的,现在倒好,一步到了这个地步。

  又一想,老小做事从来不会这么没分寸啊,怎么就这样了啊?

  于母倒水都心神不宁的,宋家怎么想,事情怎么样,她真没那多余的心思去想了,现在重要的是,老小真离婚了,那这房子铁定是老大搬出去啊。

  这房子本来就是老小的钱买的,总没理由让老小出去租房子住吧。

  可老大一家三口出去租房子住,那不是把老大往绝路上逼吗?

  老大那一个月才多少钱?

  房租、水电、生活开销,还有孩子的奶粉钱,得了,一个月除去这些,别生活了。

  于母整个人都心慌慌的,前两天眼睛跳,就觉得会出事儿,果不其然,出事儿了,还出大事儿了。

  于母端着水递给老“你没解释吗?你去喝酒,那不就是因为他们家那样对你,你才去发泄的,总不能回宋家喝吧?你得解释啊,是你们做了初一,才有你后来去酒吧的事儿啊。”

  于东洋道:“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事儿被人拍了,宋家人还看到了,我们再有理,也都没了理。”

  于东洋叹息:“你怎么就被人拍了呢?照理说,这个时候,你没有心情搞那些事儿才对事情很严重吗?”

  于东宇道:“他们看来很严重,认为这是背叛。宋新月那人,你们又不是不了解,我跟别的女人多说句话都得闹上半天,手机通讯录里所有女同事,她都要盘查一遍,反复问几次。今天看到跟别的女人亲热搂抱,她能不生气?说离婚,我也能理解,那就是她的性格。但是我生气的是,没有一个人理解我,这样的婚姻,我也累了,这么多年的坚持,早就疲倦了。所以,我想还是早点结束吧,夫互不耽误。”

  于母傻眼了:“什么叫不耽误啊?你们都互不耽误多少年了,十来年了!你以为你现在还是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啊,你现在都三十几了!你还没事做,这婚你要同意离了,你就亏大发了!”

  于母这心呐,疼得一抽一抽的。

  “这不行,怎么都不行啊!”于母着急的坐着。

  这要是真离了,以后于家还能好好过日子吗?

  今天日子越来越好,不就是因为老小这边撑着?

  “东宇,你想清楚,你真离了,日子可就没那么好过了。你现在至少不愁吃穿住吧?那你想过没有,要离开宋家,你靠什么啊?出去找工作,就算找到份不错的工作,那也是在别人手底下做事,做什么都得看别人脸色!东宇,你说说,去哪里做事,能有在宋家那么舒坦?不说钱,就说你这做的事情,你做好了,人家觉得是应该的,你没做好,那可就是被开除啊!以后出来,吃穿用度,哪一样不睡钱?”

  于母不停的说,自己一颗心跳得厉害。

  于东宇沉着脸,没说话。

  窗外夜色很暗,整座城都陷入了沉睡,偏就他们家,就跟被投了颗重磅一般,直接爆炸开,人人都紧张了。

  于东洋说:“老不是说我跟你嫂子不舍得搬走这里,不愿意把房子让给你。只是单纯的为你考虑,这个婚,你不能离。你离了就输了,还输得特别惨。离了你这么多年的拼搏,什么都没有。是这样的情况,宋家能给你补偿吗?那种人越有越扣,不会给你的。”

  于东洋也愁啊,乍听是震惊,再一想,老小离婚了,那影响的就是全家人。

  他要跟妻子孩子出去住了,儿子谁照顾?指望包珊珊?那不可能!

  他不能一边照顾大的,还要照顾老的。自己出去跑车,是能挣到钱,那家里呢?一大一小还得等着吃饭呢。

  于东洋心里发苦,怎么都没想到老小这边出问题了。

  大家都看着宋新月那么喜欢老离婚这种事儿,怎么都不能发生在老小头上。

  然而,没想到还是发生了。

  于东洋将目光看向父亲,希望父亲能说几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