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九章委屈(1/2)

加入书签

  刘千舟坐在松子旁边,问宋珍珠:“她还是不肯吃饭吗?”

  “是啊,一点不吃,一粒米都不吃,愁死你。”宋珍珠感慨:“每天吃饭,阿姨追着她跑,一碗饭吃到冰凉,不见吃一口,你就拿她没办法。”

  李丽元听了惊讶得很:“怎么就不吃饭呢?是不是平时给太多零食吃了啊,不吃饭她都吃些什么?”

  “她吃面条,但有时会煮了面条也不吃。偶尔吃一点鸡翅,以前吃排骨和鱼,现在又不吃了,一点肉不吃,鸡翅也不吃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就只吃面。”宋珍珠道。

  “不吃揍一顿就什么都吃得下了,现在孩子就不能惯,一惯着就出问题。”李丽元皱眉道。

  她是听过孩子不吃饭的小孩儿,可也没到这么严重的。

  成天不吃饭,别的什么都不吃,那一定是零食吃了不少,可想而知家里都惯成什么样了。

  宋珍珠家里吧,有亲妈在,可这亲妈一天忙得不着家,有妈也跟没妈一样,也疏于对孩子的照顾。

  但说松子也这样,刘千舟这两年有几天在国内的?还不是同样大半时间都没跟母亲相处,也没怎么好好带。

  所以啊,还是带孩子的问题,开始就太惯着了。

  你一开始就惯着,等你发现问题了,你能改正得过来吗?

  宋珍珠微微吃惊,“打一顿吃了,打两顿吃了,那每顿暴揍一顿吗?也不能每顿都揍啊。”

  “这孩子那皮实吗?揍了一两顿她还不长记性?”李丽元道。

  宋珍珠发愁的看着自己孩子,一时间没说话。

  刘千舟笑道:“自己亲生的,谁能真正揍得下去?”

  宋珍珠道:“所以我是真的没辙了,都打算把孩子送你们家来锻炼一段时间了。我在家里,就是太宠她了,我没办法,所以早早把她送去了幼儿园。”

  “随她吃不吃,你平时少给她吃点零食,等她饿了,她就会吃的。现在就没有听说过谁家孩子还能饿死了。”李丽元道。

  刘千舟说:“大概自己对自己的孩子都舍不得用太过激的手段吧,所以才纵容孩子一再任性,现在都纠正不过来了。她也越来越大,已经有了自己思想,就更加难纠正她。”

  宋珍珠撑眉:“你多好,阿姨还能给你带着,我不在家,她就能够翻天。”

  刘千舟笑笑,宋珍珠家的阿姨也在,她有些话也不太好说。

  其实不是阿姨没带好,而是阿姨根本就不敢管啊。阿姨也只是在家里打工的,管多了孩子反抗,告到主人家那,那她工作就不保了。不管,那就是任由孩子乱来,这不,就成了今天这样。

  所以她和李丽元说到的太宽容孩子了,或许还真不全是宋珍珠的错,主要她们家是阿姨在带,人家给你孩子吃饱穿暖就尽到责任了,没有责任再帮你管教孩子。

  看孩子们一个个都放了筷子,大家准备去地里摘菜。

  李丽元看了下,宋珍珠家那丫头可能是习惯剩东西,碗里还剩了几个混沌,拿手上的烙饼,也就啃了两口不能再多,就摆在了桌面上,没有吃。其他的是松子和宋煜没有吃饭,松子剩最多,大概是吃过早餐没饿的原因。

  “你们先去,我跟张阿姨把这里收拾好了就过去找你们。”李丽元道。

  话落开始收拾,完了后叫住松子:“松子,过来爱婆跟你讲。”

  大家都已经走了两步,都回头,松子萌哒哒走过去,又爬上椅子看着她爱婆。

  “松子,你看哥哥姐姐都吃完了,就你剩这么多,为什么?”李丽元严肃的问。

  松子眨巴着大眼,这才明白过来,爱婆叫住她是不高兴了。

  她微微抬眼望着李丽元,小声说:“我有一点饱了,不想再吃很多。”

  李丽元道:“你吃饱了,那就不要再要。”

  “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吃?”松子问:“我不可以一起吃吗?”

  “你可以,但你能吃多少,就要多少,你知不知道农民伯伯很辛苦?”李丽元反问。

  松子是下意识出声:“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李丽元脸色瞬间黑下去,“你知道背这首诗,你啊为什么不照做呢?农民伯伯那么辛苦才种出来的粮食,为什么要浪费这么多?你看这么多,要全部倒掉,是不是很浪费?”

  松子点点头,“可是不想吃很多,很饱。”

  李丽元怒道:“下次自己不饿,就不能在要东西吃,记住没有?”

  “嗯。”松子点头。

  “也不能看别人吃什么,你就要什么,听记住没有?”李丽元再问。

  松子点点头:“记住。”

  “真记住了?”

  “真记住。”松子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