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一切回归开始(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连心儿趴到厕所里大吐特吐,头好疼?发生什么了?怎么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唯有孩子的事久久盘桓在脑海,挥之不去。孩子呢?大姐的孩子呢?

          “小姨——抱!”刚刚会走路的小罗玉,摇摇晃晃的向张开双臂的连心儿跑去。小孩子,还没学会走,就想跑了!

          “噢!宝贝——”连心儿快步上前一把抱住小罗玉,在她的粉脸上猛亲。“宝贝,宝贝!小姨想死你了!”

          “孩子!孩子!呜呜——”大姐的孩子呢?孩子呢?我还能找得到吗?连心儿在厕所里痛哭!

          连心儿披麻戴孝跪在大姐连眉的灵堂,七天七夜,几乎滴水未进,是我害死了大姐,大姐是为了救我才牺牲的,大姐——呜呜——

          “小姨——”突然,灵堂中响起罗玉稚嫩的声音。正中间出现一团白雾,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的。

          连心儿睁着哭肿成一条缝的眼,极力辨认,但是眼前一片迷惘,什么也看不清。白雾渐渐散去,“小姨——”罗玉的声音也渐渐远去……

          “小玉?我的宝贝?”连心儿挣扎着跑向外间的平房,罗玉的小床上,空空如也,一个脏不拉几黑白相间的小玩具猫熊盼盼,掉在床下。

          “孩子呢?孩子呢?啊!——”连心儿一头扎在地上,昏死过去。

          罗玉在洗刷间外关切的问:“姐姐没事吧?”

          “我没事…呕…你走吧………”

          “哦……”罗玉有点失望,总感觉跟这个姐姐好像认识似的,可是姐姐好像很讨厌自己呢?

          “你是谁?怎么到我家的?”刚做完理发美容的赵宝宝一声不吭的站在探头探脑的罗玉身后。

          “啊——吓死我了!”罗玉拍拍胸脯,仰望将近高自己一个头的高大女子,生气的说“大个,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死人啊?”

          “少打岔,从实招来,你是不是连心儿的妹妹?姐妹俩在我的地盘到底想干什么?”

          前几天那些大盖帽围攻沿街楼的阵势你是没见过,现在一想起来我还有点后怕…什么在不夜城打人?拜托,你们精神怎么那么好?天天回来那么晚?还有精神头打架?……

          林心儿慢慢从厕所里出来,无精打采疲惫不堪,酒精的作用让她的脸浮肿的厉害,

          这下可好,从此后,整个沿街楼的人胆战心惊,你们看看,我三楼的房客全都退房了!”赵宝宝追着连心儿说:“自从你住到我这儿后,我就没走过好运?!你们到底想要干嘛?”

          “我不是说了吗?我是来等人的,我等的人到了,自然会走的!警察的事,我真的很抱歉,谁知道他们会到沿街楼来了解情况……我会巨额赔偿的……”连心儿蓬头垢面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好似腚帮子被东西咯了一下,突然龇牙咧嘴,立刻挪挪窝:“有话冲我来,别伤及无辜。丫头,你怎么还不走?唉……你是隔壁咖啡馆的吧?”双手摸向背后,揪出一个苹果,喵了一眼后,扔给赵宝宝,“发型不错……”

          赵宝宝慌忙接住苹果,“…!发型真的好吗?我今天很漂亮吧?”赶紧对着客厅墙上的大镜子挤眉弄眼嘟嘴,摸头发……

          “嗯!狐狸精似的!”连心儿不屑道,然后抓起茶几上的一杯冰镇矿泉水,拧开…

          罗玉眼疾手快的去拿杯子,只见连心儿已经仰起脖子咕咚咕咚灌下。

          “嫉妒吧!美呆了是不是?——哎!小不点…你真是隔壁咖啡馆的?”赵宝宝气消了,开始和颜悦色的说话,原本凶神恶煞的脸立刻堆满甜蜜的笑,“原来大家都是邻居啊?快坐,快坐!”赵宝宝立刻把苹果让给罗玉,亲昵的拉她坐到对面沙发上,笑眯眯的说:“那个,小不点,请问,你们老板……”

          “我不叫小不点,我叫罗玉……”罗玉有礼貌的果断推开苹果。赵宝宝只好把小苹果再次扔到客厅中间的空沙发上。

          罗玉?连心儿突然放下矿泉水,点头道,‘真是个好名字!一听就跟小家碧玉似的。’

          在连心儿的记忆里,大姐连眉的女儿罗玉一直还是五岁多时失踪的小孩子模样。所以眼前的罗玉她压根没往孩子方面去想。她总是叫罗玉宝贝来着,再加上她的失忆症以至于没有把孩子认出来。

          “好好好!请问,你们老板这两天出差了吗?怎么没见他出来跑步啊?”

          是你这两天不在贝城!连心儿小声嘀咕

          “我们老板天天晨跑的,你是谁?我怎么从没见过你?大个…”

          “别叫我大个,我叫赵宝宝——”赵宝宝清清嗓子隆重的介绍自己,“我是你们的房东,这儿整个三楼,还有你们的咖啡馆都是我的地盘!”

          罗玉不相信的上下左右打量她,然后望向连心儿探寻真相。

          “yes!”连心儿点点头。

          “mygod!”罗玉慌忙起身,拱拱手,“原来是房东阁下,失敬失敬,”

          “承让承让,快请坐……”

          “阁下实不相瞒,我们老板…有女朋友,也就是说是有家室的,您还是………”

          “mygod!”赵宝宝夸张的叫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想打听打听…”赵宝宝靠近罗玉突然神秘兮兮得小声说“就是,那个,我妈——”

          “房东全老板?”

          “嗯……她有没有去过你们店里,收水电费什么的?”

          “好像有吧?以前…”罗玉仔细回忆说。

          “最近呢?”

          “不清楚?我回去问问老板吧?”罗玉热心肠的说。

          “不用不用,我就随便问问…”赵宝宝乐呵呵的说。突然茶几上的手机开始震动。

          “宝宝在哪呢你?快来吃饭,满屋子人就等你了!”听筒里传来赵刚焦急的声音——‘哥快饿死了!’突然英美豪在手机里大喊。“闪开你!”赵刚推开英美豪,拿起手机走向小客厅,继续说:“我说千两?到底还来不来——”赵刚只有在失去耐心的等候时,才会直接称呼赵宝宝的小名,千两。

          赵刚手机里还传来以下声音:

          ‘他娘,龙龙尿了,还是带上尿不湿吧!’朱子谦手忙脚乱的说。

          ‘大热天的,孩子带上受得了吗?一边去!’赵贝贝接过孩子娇斥道。

          ‘宝宝还没来吗?’爷爷赵长腿坐在餐桌上,环顾四周道。

          ‘大,千两快来了,要不您跟娘先吃着,赵志你陪着大、娘先吃吧……’赵大德忙着摆碗筷。

          ‘再等等不急……’奶奶苗小翠坐在餐桌上高兴的看着一帮子孙。

          ‘就是,今天是特意给宝宝压惊的因连心儿不夜城打架一事,连累赵宝宝被警察问话了解情况,吓得躲到岛城昨天才回家,主人没来,我们怎能先动筷子呢…’赵刚的爸爸赵志乐呵呵的说。

          厨房里,全金花挥舞着铲子正在做最后一道菜,赵刚的妈妈王馨正把熬好的骨头汤往一大碗里咕噜噜倒着……

          “死耗子活该!…快了!…对!在化妆呢,好啦,知道了,就来!”赵宝宝挂断电话,美滋滋的准备离去。

          “大个你要走啊?”罗玉起身相送,客气的好像自己是主人似的。

          “有个场,急等着我去救急呢?我先走了,你们慢聊!不送!”赵宝宝哼着小曲一路欢快的下楼,出了沿街楼,猛的站住、转身,歪歪头:“好像我才是真的主人吧!”

          “镇定!老妈绝不会在赵刚的等人面前提电费的事!这点面子应该还会给我留的!”赵宝宝一个深呼吸,飞快往赵庄社区奔去。

          一条娇小的人影迅速打开理发店后门,似乎躲避什么人似的,猫腰进入暮色穿过小巷,蹑手蹑脚溜到隔壁咖啡馆后门,悄悄看了众人一眼飞身上楼休息。廖海珠、宇英匣、钱慕合、韩翠儿、伍萌金伍萌银等人,各个兴高采烈,像打了鸡血似的,精神抖擞、脚不沾地忙乎着…

          紫阳窝在沙发里,睡眼朦胧的看着赵宝宝远去,哀声叹气。赵宝宝理发、美容的时候,紫阳就在一边偷偷欣赏,不知不觉竟在二楼的美容厅睡着了,并且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我怎么会做这这种梦呢?梦里居然天神下凡似的英雄救美,然后美人以身相许,成了赵宝宝的未婚夫了?

          奇怪!隔壁的秋千咖啡馆这两天好像很热闹,小工们自农忙回来时一个个灰头土脸的,现在全都变成油头粉面神采奕奕的了,难道这咖啡馆的养生术真的无人企及?

          方红燕、刘晶莺乖巧的守在沙发后面,雕像似的一动不动,大气不敢喘一下,丝毫不敢打搅主人的冥想。楼下,

          “贾青山你别再晃了好不好?”元圆向模特似的走步的贾青山喊话,“别臭美了得瑟什么?”真讨厌,都害得人家看不清楚美男子李沐然、柳哲明了!侧耳倾听,两个大男人在聊什么呢?笑得那么开心?

          “大爷我今天就是要美美!”贾青山甩甩头发说,“朴小丘,快点擦亮你的慧眼,大哥这身打扮帅不帅?”

          朴小丘正跟王留美挤在沙发上,欣赏手提电脑里大家伙在岛城的魅力留影。闻言,眼皮不抬得敷衍说:“饶了我吧大哥!帅呆的人都在那呢——!”

          只见柳哲明在李沐然的肩膀上笑得合不拢嘴,李沐然也难得一见的露齿大笑,“对!这就是今夏最流行的新发型,锅盖似的…哈哈…”柳哲明开怀大笑,李沐然也陪着笑…元圆看着两位美男子大笑,也咧着嘴偷乐…

          “好像隔壁咖啡店今天生意很好啊?怎么没见到罗玉呢?”王留美小声向朴小丘嘀咕。“八成是累了,这两天她陪着未婚夫几乎把贝城逛个遍,那个傻小伙跟她倒是一对……”

          “未婚夫?!罗玉?”王留美尖叫道。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现在不都兴,先订婚在结婚嘛!”

          突然李沐然微笑的脸变得僵硬、惨白,柳哲明还在自顾自说着今夏的新发型,完全没发现眼前造型师出现的异样。

          难怪躲着不来见我?

          暮色降临,赵庄社区里华灯初上,家家户户亮起温暖的灯,围坐一团吃饭、看电视……一排排车库前,马扎凳子上,三三两两坐着纳凉的老人孩子……

          全金花的闺蜜全玉梅推着孙子在自家车库门口凉快,不一会老伴赵长江抹抹嘴从车库后门过来了,二人逗着孙女子玩,

          ‘珍爷爷,跟你说的事别忘了,贝贝妈还在等我的消息呢!眼睛擦亮点介绍个好的…’

          ‘知道啰……我是看着千两长大的就跟亲闺女似的,放心吧……’

          再一会,赵长城等几个老头子陆陆续续拿把蒲扇,来到一敞亮的路灯下,小麻将桌一摆,人呼啦就围上了……

          殡仪馆里,付为昌满头大汗正在认真做焚尸炉的最后清理工作。前几天在贝河大坝打捞的残缺尸体,家属强烈要求赶紧火化,不许尸检坊间都在传,医院尸检时会取下死者的器官呢?都有鬼魂托梦给家属了,说什么眼珠被剜了五脏六腑被掏空了,唬得家人魂飞魄散鸡犬不宁啊……

          “嗯,小付就是能干!哎?老任还没走吗?这家伙就是积极?”新来的办公室主任对手下的两员大将赞不绝口。

          任作福正在地下冷柜里,仔细核对出入库数量,‘这是6号,9号呢?……哎哟!任作福弯下腰,原来9号在这最底下啊,我说怎么也找不到呢?’认真的记录下来。突然手机响了:

          “爸,奶奶让我问你,什么时候下班?…饭都做好了,…你什么也不用买?”儿子任聘之坐在奶奶家,悄悄给爸爸任作福打电话,原来今天是奶奶顺利出院的日子,妈妈薛锦华还在厨房做最后的清理工作,二叔一家三口任作威、苏苗、任娉婷正在跟爷爷打牌升级——

          ‘爷爷,您怎么还有红桃?那我刚才出红桃a时您怎么出的方片呢?’小妹任聘婷又在责备爷爷出错牌了?

          ‘哦?是爷爷眼花,又拿错牌出了…那这张就作废不算了吧…’

          ‘爷爷,请注意牌品!下不为例啊!’

          ‘是是是…’

          任作威、苏苗两口子互相对望一眼,抿着嘴偷笑,这祖孙俩一见面就掐,打个牌还这么较真?老爷子可找到镇得住他的人了!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奶奶迈着小步子,在餐桌边慢慢踱来踱去给妈妈帮忙传递碗筷…,

          “爸快来啊!”任聘之压低声音说。

          “好的聘之…我马上到。”任作福放下交接记录,锁好地下门,再三检查一遍后才回到办公室,跟主任打声招呼后走人。

          “老王,下班了,别革命了,快走吧…袁院长还在等我们呢…”徐贵礼敲敲门,对正在忘我工作的王泽法医说。

          “哎呀!”王泽拍拍脑袋说:“是呀!我差点忘了,今天恩师来贝城出差,我们要给他接风洗尘的…”

          “那赶紧收拾完东西走吧!”

          “好的!”

          二人刚出大门,就看到记录员郝印姗、实习民警季小荣,还有助理孙德国,三人有说有笑走进对面的‘醉仙酒楼’,里面早已等候的两个时髦女人见到三人后起身让座………庞局的大红旗倏一声窜向大门外,红绿灯一过,往市中心最繁华地带驶去……

          所有人都活在原来的极乐世界里有滋有味。到处是安定团结祥和稳定的太平盛世啊!

          什么诡异半面人,血人、血山之心、大荒山黑洞、未婚夫?统统没有发生过。

          好像有一股来自大荒山黑洞的神秘势力,吸收了李云发出的十层失忆术力量,当黑洞每次开启、关闭后,周围所有生灵,会自动失去与之相关的所有记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