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1-54完结(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51追寻缘分

          数天后,朱建业出院,朱蒙蒙在去给老爷子取药的时候,在走廊里意外遇见了大哥的大肚子女朋友。

          “蒙蒙。”叶媛媛给她打了声招呼,朱蒙蒙看着她竟觉得她脸色比之前苍白了许多,也不知是不是没化妆的缘故。

          可能因为上次,朱蒙蒙亲眼看见大哥打了她一巴掌后的同情,似乎对她的排斥也少了一些。不过,她依旧是不喜欢这女人。

          “你怎么在这儿?”朱蒙蒙看着她已经七个月的肚子,眉头紧锁,觉得她的出现可能会让爷爷不高兴。可是,她毕竟也是怀了她哥哥的孩子,这种两重矛盾的心情,让朱蒙蒙有些吃不消。

          今日的叶媛媛是披着大黑的卷发,感觉像是和以往不同,以朱蒙蒙与她见过的几次面的印象里,她总是将头发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让人看着精神奕奕。

          叶媛媛抬手将自己的长发拨到脑后,脸上虽还带着笑,却有些憔悴:“别担心,我来这里不是闹事的,你有时间和我说会儿话吗?”

          “抱歉,我今天得陪爷爷。”朱蒙蒙一口拒绝道。

          听她这么说,叶媛媛低头笑叹道:“真好。”

          对于她这声“真好”,朱蒙蒙下意识的感觉背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这样的叶媛媛有点奇怪。就在她准备拿药离开的时候,叶媛媛突然在背后对她问道:“如果我离开朱淼了,你说他会不会更幸福?”

          “……你什么意思?”朱蒙蒙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然,叶媛媛并没有再重复刚才的话,只是对她挥了挥手,道:“你别告诉朱淼我来过,他又要不生气了。”

          望着她有些迟钝转身离开的背影,朱蒙蒙心里竟有点酸,细想开来,其实这样的女人表面风情万种满不在乎,但内心往往也不比普通女人更坚硬。

          直到后来,叶媛媛离开后,朱蒙蒙才从齐川口中听说了她的身世。说来,叶媛媛会想和朱淼结婚,某些原因也不单单是为了他们家那点社会地位。至于,齐川会知道这么多,那也是为了从另一方面说服她大哥。

          因为齐川今天有个特别的讲座,爸爸又去外地开会。所以,只有她和大哥来接爷爷。到了家,朱蒙蒙就发现大哥的坐立不安。

          朱蒙蒙本来想问朱淼是不是因为工作的事情,可她还没问成,家里就来了另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看着眼前白发白头的英国老人,朱蒙蒙曾无数次想象过他出现在自己的家里的情形,与应对他的方针,只是当他真正来临的时候,她却不受控制的手足无措。

          以前,朱蒙蒙并不在乎自己给别人留下的印象是否好坏。可,这次不一样了,她面对的是她老公的爷爷,也是他们家最具权威的人物,她不敢表现的太差,因为这样的话,她可能就会失去自己最爱的男人。

          “费得先生,您好。”朱蒙蒙局促的且惊愕的给门口的阿尔公爵打了声招呼。

          阿尔公爵见这位小姐似乎还记得他建议的称呼,并没有随意与他认亲戚,感到一丝满意:“蒙蒙小姐,我能进去你家坐一坐吗?”可见这孩子比想象的要聪明。

          见他并没有想之前那样面容严肃,她虽说是缓了半口气,却也不敢放松,拉着嘴角的笑,就侧身对他说:“非常欢迎您,请进。”

          阿尔公爵和他的执事阿杰尔进来后,就引起了朱淼的注意,因为朱建业刚回房里休息。所以,他还不知道阿尔公爵的亲自拜访。

          朱淼见小妹蒙蒙领着两外国人进了家门,面色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了,并让保姆准备了茶水。

          阿尔公爵进来后坐定,朱蒙蒙将朱淼介绍了一下,然后说:“费得先生,我爷爷正在房里休息。”

          阿尔公爵听她解释,却也没做出什么反应,只是道:“我今天亲自来并不是来拜访你的家人,只是等你迟迟不来。所以,才特地前来。”

          他这话一说,朱蒙蒙脸色就有点挂不住了,她不是不想去拜访这位老人,只是齐川和曲云清并不让她前去,何况,她也没有一人贸然前去的勇气。

          “抱歉,费得先生……”

          “好吧,我知道你不来看我,是有自己的难处。但,这并不代表你没有资格阻止我见我未来的曾孙。实话给你说了,我这次来就是想等你生完孩子,亲自带他离开。”阿尔公爵的话瞬间让朱蒙蒙惊呆了,朱淼也在一旁听着,神色渐渐的开始难看,他刚要说上两句,就被朱蒙蒙拉住了胳膊。

          朱淼回头见朱蒙蒙脸色如纸白,咬牙道:“蒙蒙,你哥我听得懂英文,他这话显然是在轻视你!”

          “大哥,我的事,我能自己解决。”朱蒙蒙说这话的时候,嗓音明显有些颤抖了。朱淼却不能让妹妹这么被一个洋鬼子欺负,他用英文就对着阿尔公爵道:“这位先生,你的话已经严重的伤害了我妹妹,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语!”

          阿杰尔见有人这么说公爵,上前也喝道:“休得无礼,我们老爷……”

          阿尔公爵却抬手打断了阿杰尔的话,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支票放在茶几上,道:“想必,川没有给你说过,其实在英国我已经给他选了一门不错的亲事。你这样的姑娘能吸引川的无非也只有如今的青春与美貌,如果不介意,我愿意支付你作为他情人的所有费用。”

          他的这番话,朱蒙蒙听得一哆嗦,这似乎就想一出灰姑娘的狗血剧情,她是真没想到阿尔公爵竟会用这么烂的一招,让自己知难而退。

          也就在这时,朱蒙蒙只见眼前一晃,不知何时爷爷已经走了过来,他拿起那张茶几上的支票就撕成了碎片,砸在了阿尔公爵的脸上,并骂了句:“狗娘养的玩意儿,我孙女岂是让你这种烂人糟蹋的!”

          “爷爷!”朱蒙蒙见着朱建业指着自家大门,就说:“老子不稀罕和你这种人做亲家,滚出去!”

          阿杰尔见主人脸色铁青,刚要呵斥朱建业。这时,阿尔公爵已起身怒道:“蛮横的中国佬!根本就不配拥有我们阿尔家族的血脉!”

          见他转身大步朝门口走去,朱蒙蒙实在是忍无可忍,对着他的背影用英文说道:“费得先生,您这样不仅侮辱了我们,也将齐川给侮辱了,您才不配做他的爷爷!”

          “你……”阿尔公爵回头,脸上因生气而爆出了青筋,他指着她就说:“真是和恶毒的夏娃一样,是个讨人厌的姑娘!”

          他离开后,家里突然安静了下来,朱蒙蒙突然觉得自己刚才实在是太冲动,怎么就顶撞了阿尔公爵?她坐在沙发上捂着脸,她该怎么向齐川解释?如果因为这次,而失去了齐川,她又该怎么办?

          朱建业看着身旁默不作声的孙女,蹙眉叹了气:“蒙蒙,你就真那么在乎大小子?他值得吗?”

          “值得!”朱蒙蒙抬头,眼眶里已经含了泪花,她说:“爷爷,我就只在乎他一个人!真的,当初我第一眼看到他,就确定了自己的感情,从小到大还没这么固执过!我不管他是不是那个什么公爵的孙子,也不管他以后要成为怎样的贵族,反正我爱的就是他这个人!”

          “那你真觉得他是爱你的?如果是爱你,何必又让那个洋鬼子老头这样对你!”朱建业觉得朱蒙蒙遭这样的罪,一部分原因还是在于齐川。

          朱蒙蒙摇头:“齐川不知道的,他有说过不让我去见他爷爷。”

          “蒙蒙啊,爷爷不想你为他受到委屈。”朱建业叹气,他是了解自己的孙女的,如果不是她认定了,想必也不会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齐川。

          朱建业也不知如何安慰她了,反正他自己已经是一肚子的气,留着等齐川来了,准备好好收拾他。

          看着爷爷进屋后,朱淼才坐在朱蒙蒙身边,将她揽住,道:“傻丫头,天下的好男人那么多,怎么唯独就让你遇到齐川了。”

          朱蒙蒙听大哥这么说,看着他一双眼,虽是看着她,却像是透过她看向了另一个人,她似乎懂了些什么,其实大哥这也是在埋怨他自己吧?

          晚上的时候,齐川还没进门就被朱建业给轰了出去,相对的,朱蒙蒙也跟着他走出了家门。

          此时,两人坐在大院湖边的长椅上,朱蒙蒙歪头靠在齐川的左肩上,一声不吭,听着夜里虫鸣的声响,望着深蓝的湖面被路灯光照的昏黄,水波一圈圈的荡起,让她渐渐的觉得有些乏了。

          就在她以为自己快睡着的时候,齐川突然说道:“小蒙,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他的声音很沉,如同大提琴的音符,往常她听着总是陶醉,可此时,她却害怕从他口中听到某个她回避已久的事情。

          她侧身,就抬手捂住了他的嘴,似乎乞求的看着他,说:“大叔,别说了,我知道。”

          齐川看着她眼底里的逃避,他一手拉开她,将她环入怀中,低头吻在她发顶,道:“我没有告诉你,你又怎么可能知道。小蒙,如果这件事不解决,我们在一起会很累。”

          一直以来,朱蒙蒙都觉得齐川的声音里总是带着能控制她一切的魔咒,此刻也不例外。她的心脏因为他这句话,像是停一下,也就在他说出要回英国一趟的时候,她是彻底知道了,齐川就像是她身体的魔,已经将她的灵魂吞噬殆尽。

          这天晚上,她趴在齐川怀里,哭了很久很久,流下的眼泪将他的衣服都染透了,落在了他冰冷的胸口上。

          齐川去英国的那天,朱蒙蒙怀孕已整整六个月,他是和阿尔公爵一起走的。这之前,也因为她的事情,阿尔公爵又被齐川的妈妈折腾了一段时间。她想阿尔公爵要不是为了等待齐川的回复,想必第一时间就会回英国吧,毕竟这里有抢走他儿子的恶毒夏娃。

          望着玻璃窗外的航班起飞直到消失在云际,朱蒙蒙才低下头看了眼自己右手上无名指上的银色婚戒,这是在他走之前亲自给她带上的,他说:“既然我给你带上,就不要再取下来了。”

          这一刻,朱蒙蒙用左手捧着这枚已经融入自己体温的戒指,她心尖抽痛。

          在之后的三个多月里,都是曲云清一直陪着朱蒙蒙,齐川每天会给她定时打一通电话,虽然说的都是他在英国的事情,却从来不提彼此敏感的那个话题。直到一个星期前,他突然没了音讯。

          朱蒙蒙开始担心起来,起初曲云清还安慰他,说这肯定是阿尔老头玩的把戏。毕竟,她当初和齐暮在一起的时候,他用的也都是这些伎俩。比如,给她钱啊。通过私人关系,让她留学那所的常青藤学院对她的毕业论文进行百般刁难啊。禁锢齐暮的自由等等。

          曲妍清说,当年她差点就为了自己的爱情放弃了一切,不过还好,她老公齐暮本事大,没让她轰轰烈烈一回。

          她听过婆婆这么说后,表面上虽已经不着急了,可心里却愈加的不安起来。也不知道,齐川在那边遇到了什么事情。

          这段时间里,相续的也发生了好几件大事。先是孙严冬被美国加州理工破格录取,他一人单枪匹马的就去了美国留学,走的时候,朱蒙蒙有去送行。那天天气很热,38度的高温,可他的笑容比太阳还要炙热。

          他说:“蒙蒙,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妹妹。”是啊,时间永远都不会再等人的,既然朱蒙蒙无怨无悔的选择了齐川,孙严冬只能放弃。因为,他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人。

          临行前,他们隔着一个大肚子,互相抱了一下,朱蒙蒙才挥手向他告别。

          至于暗恋了孙严冬好几年的付春春,朱蒙蒙听孟晓遥说,她最近在准备托福的考试,看来是有了做持久战的心里准备了。

          还有关于她二哥和孟晓遥的事,朱蒙蒙虽然每次和她见面的时候都有提过。但,小妖在说了无数次敷衍的话后,在某一天的下午,她还是给朱蒙蒙道出了实情。

          朱蒙蒙听后,很是震惊。可,最终她什么安慰的话也没对小妖说出来,只是这一刻,她比任何人都希望小妖能得到幸福。

          都说风水轮流转,二哥的事情和她的事情暂且告一段落,大哥又出了事。因为叶媛媛比她先怀孕一个多月,所以,她也提前一个多月生下了宝宝。

          原本,朱蒙蒙以为叶媛媛不会放过她儿子认祖归宗的大好机会。可,她在生完孩子的两个星期后,突然一夜间就从医院凭空消失了,那晚她还带走了她和大哥的孩子。

          朱蒙蒙看着朱焱因为这件事,而日益消瘦的面颊,心里也跟着不好受。她有试图劝过大哥将叶媛媛找回来,可大哥却说:“她想回来的话自然会回来。”

          原本以为他只是因为怄气才说了这样的话,可,直到后来,她才知道,大哥不是没找过。只是一个人真心想躲起来,又岂是那般容易能找到的。

          朱蒙蒙突然有些后悔,那天她见着叶媛媛就怪怪的,为何就没给她机会,和她好好聊一下了?

          经过这些事后,朱蒙蒙越来越觉得自己离不开齐川了,她想珍惜他们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为了她自己,也为了自己的他的孩子。

          都说,怀孕的宝妈胆子不如怀孕前,可朱蒙蒙却完全相反。在九个月零三天,当她快要进待产病房的时候,她竟然在喝完了曲妍清顿的汤后,说要出去散散步,这一去,就坐上飞往英国的飞机,不回头了。

          ☆、52来到英国

          都说英国伦敦的天气比人脸还变得快,起初机窗外还是晴空万里的白云,转眼就成了乌云密布。朱蒙蒙坐了12多小时的飞机,终于在凌晨四五点的时候到了伦敦。

          因为伦敦希斯罗的机场太大的缘故,朱蒙蒙一下飞机就买了一份机场平面图,她好不容易找到了出租车乘坐点,又因为排队太长,她又得站着等许久。

          可,没过半会儿,就有位亚裔男子给她让了最前面的位置。车子到了她订的酒店,服务员给她安排好了房间。由于她是瞒着家人出来的,卡包、手机、护照和两件孕妇的换洗衣服就是她所有的行李。所以,她下机场后,在免税商店买了些洗漱用品和孕妇专用护肤品。

          东西收拾完,她才开了手机,在出门的时候给曲云清说自己要去家里住几天。所以,手机里除了几条未回短信,没有一通电话留言,当然更没有署名“大叔”的。

          她叹了口气,翻出了前不久齐蒙给她发的短信,里面清楚的写了公爵府的地址和邮编。她拿着手机查了一下地图,记住详细路线后,便开始用酒店电话预约出租车。

          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完毕后,朱蒙蒙突然感觉心里很空,空得让她有些惴惴不安,她不敢去想接下来会遇到什么,她怕想多了心里会更乱。

          朱蒙蒙看着自己已经很大的肚子,预产期已经不到二十天了,她真的很希望生产的时候,齐川能陪在身边。

          或许,就是这样的想法,让她有了如此疯狂的行动。自从认识了齐川后,她的举动一直都是疯狂的,这让她很矛盾,却又无法控制。

          看了眼今天的时间,朱蒙蒙觉得自己还是先休息一晚上了再去找齐川,起码她是想让他看见自己精神的模样。

          晚上睡觉的时候,肚子里的孩子总是不安静,动了好几下,就像是能感知她的心事一样,连宝宝也不安起来了。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就温柔的说道:“宝宝,听话啊,再和妈妈坚持会儿,咱们明天就去找爸爸。”

          她说完这句话,本是在肚子里闹腾的孩子突然安静了。朱蒙蒙吁了口气,欣慰道:“乖宝宝。”

          第二天清晨,朱蒙蒙按时洗漱完,吃完早点,就坐上了去往阿尔公爵府的出租车上。司机是个印度人,很喜欢聊天。

          一路上问她是不是来英国度假的,还说公爵府四周有不错的景点,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让他来当导游,不过前提是得先付定金。

          朱蒙蒙当然不是来这里旅游的,于是委婉的拒绝了他的好心。只是说:“我是去公爵府找人的。”

          “找人?”顿时,这印度司机用他那口音极重的英语好奇的问道:“您不会是找公爵大人吧?”

          在英国来说,普通人要去见公爵,就等于中国人要去见总理一样,这可不是想见就能见得到的。当然,朱蒙蒙能听出这司机不信且玩笑的口吻,她虽是满不在乎,可这司机实在是太啰嗦了。

          不过,啰嗦也有啰嗦的好处,起码无意间,她听到了她想要听到的信息。

          “最近公爵府挺热闹的,听说年轻的勋爵大人回来了,老公爵正为他筹划着爵位的继承仪式。夫人这前去也是约了朋友去看大典的吗?”

          朱蒙蒙真想给他说,那位勋爵就是她要找的人,可由于这种可信度不会让人相信,于是她立即转移了问话,说:“大典什么时候举行?”

          司机想了一下,突然瞪着他一双大眼惊愕的拍了自己的脑瓜:“十月十日,不就是今天吗?”

          “今天!?”朱蒙蒙万万没想到,齐川这么快就要继承爵位了,可他为什么都不告诉她一声?这种被忽视的想法,让她心里很不好受。

          之后,司机再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了。直到了那平原广阔的绿地,望见那栋有上百年历史的哥特式古堡,她才真正的察觉到,自己和齐川的差距是多么的让人惊叹。突然回想起她第一次见到齐川的印象。其实那时候,她看着拿着书本穿着儒雅的他,一直以为与自己一样是来这里读书的中国学生。只是,单纯的认为他肯定是读硕士的,而她只是个本科一年级的小朋友。那也是因为,齐川的五官俊美,并不显本身的年纪。不过,她大叔才三十四而已,一朵花嘛!

          到了后来的公开讲座上的第二次见面,朱蒙蒙也并没由于齐川和她想象的身份不一样而有太大的吃惊,毕竟她还是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讲师。直到现在,朱蒙蒙都难以接受齐川即将成为英国上流贵族的事实。或者,当自己身边亲近的人不再是她熟悉的那类人后,这种无端的、空洞的、没有底的虚脱感,让她几乎觉得快承受不住。

          但是,她知道自己爱齐川,从第一次见面后,这种感情一复一日的在递增。就像有人说的,爱一个人本来就是卑微的,无论他是怎样的人。

          抬头望着晴空万里的蓝天,没有了昨日的乌云密布,她觉得这起码算是一个不错的兆头。朱蒙蒙大大的呼出了一口气,既然鼓起了勇气来这里,她还有什么好畏惧的。

          平时,朱蒙蒙在齐川面前总是显得笨呼呼的。但,她也有格外独立的一面,不然当初她也不会一个人去美国念大学了。

          她琢磨了一会儿,觉得以她如今的身份肯定是混不进公爵府的。但是,她不进去,永远也不可能见到齐川。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