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被女家教推倒的故事(02)完(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潘伯骏字数:339我被女家教推倒的故事(2)小尤开始在我身上有规律的起伏,含满淫水的小穴不断吞吐着我的阴茎,阴道内的湿、滑、软、嫩、暖一同化作快感,从龟头传导至大脑,每吞吐一次,大脑就受到一波冲击,好像涨潮时的海浪,接二连三的拍打岸边的礁石。而我的大脑却在一波波来袭的快感中逐渐清醒。“小尤姐担心失去这份兼职和母亲日后的帮助而选择认真为我做家教,而我吓跑她的想法却正中下怀,她需要一个能拴住我的办法,继而使她能获得母亲的信任。她在色诱我!”此刻,我头脑中突然蹦出了这个词。

          其实是我色诱她还是她色诱我,真的很难说清。事后小尤对我说,当她看到我的裸体时那一声惊呼,一半出於惊吓,另一半出於看到我尺寸过人的阳具时的惊喜。而与我做爱更多的出自于生理的需求,此时她的小穴已经一年多没有肉棒光顾,看到我的粗长硬热早就春心荡漾,同时又多了一个与我交流的有效方式以保住她家教的兼职,一箭双雕,谁还有不这样做的理由?

          而此时,我的大脑里并没有这么多想法,却有一句满是哲理的名言在我脑中浮现与其被动接收,不如动享受!

          我看了看小尤,此刻她跨开双腿,一手握在我肉棒三分之一处,另一只扶着床头以保持身体的平衡,上下起伏着做着活塞运动。一对白皙丰满的乳房也随着身体的起伏而上下摇动。

          此前的我虽然未经性事,但也不是对此一无所知。除了从书上学来的生理知识外,我也曾多次目睹活春宫,幼年时看到爷爷和家中保姆小於阿姨的事情自不必说;读体校时也多次目睹身强体健而又无处发泄的师兄们与各自女友在宿舍或训练场的角落里激战。丰富的储备此时发挥了作用。

          小尤此时正陶醉於上下起伏吞吐之中,而我发现她用小穴吞吐阴茎的行程始终保持在我阴茎长度的三分之一左右。我虽然初经人事但也明白,我们家族祖传的大肉棒对於女性的杀伤力。小尤担心我用力过猛使她吃不消,所以通过这样的方式控制节奏。但是,她打错了算盘床上的节奏,只能由我掌握。

          我慢的将两腿蜷缩起来,将脚掌蹬在床面上以便於发力,看准时机,腰部突然发力上挺。小尤猝不及防失去平衡,重重的跌坐下来,我只觉得我的肉棒瞬间被一团温热湿滑的嫩肉完完整整的包裹。紧接着就是小尤的一声惊呼,我知道这声惊呼半是吃疼,半是吃惊。伴随着惊呼声,我双脚发力蹬住床面,用两脚和双肩撑起身体,拧腰,转胯,用了一个古典式摔跤中常用的反身做桥的动作将小尤压在了身下。而此刻我的耻骨紧紧的贴在了她灿处的皮肤上,下半场的动权,在我手中了!

          小尤躺在床上,惊魂甫定的喘着粗气,我一手托着她的大腿,一手揉捏着她的乳房,一团宛若凝脂的白肉在我的手中不断变型。而小尤的蜜穴也在我大肉棒连续不断的抽插中泛出了白浆。

          “啊啊,轻一点!”小尤哀求道。

          我毫不理会小尤的哀求,处于极度亢奋中的我丝毫没有意识到小尤此刻已临近高潮,小尤此刻闭目凝眉,双手紧紧抓住床单,我只觉得一股热流骤然包围了我的龟头,小尤的阴道也急剧收缩,将我的阴茎紧紧包裹。随着小尤的一声长嘶,阴道内的淫水好像决堤的江河倾泄而下,而在淫水强烈的冲击了,我也在小尤体内射出了我浓稠的处子之精。射精持续了将近一分钟,而每一次喷射都会带给小尤一阵战栗和颤抖。直到最后,我将已经恢复原状的阴茎从小尤的阴道里拨出来,精液混淫水从阴道内涌出。空气中都弥散着淫糜的味道。我从小尤身上下来,抬头看了看墙上的万年钟,22年8月5日:2。从这一刻起,我正式告别处男生涯。

          小尤高潮的余韵还未消退,而我在稳住心神后俯在小尤耳边轻轻的问了一句“现在,到第几步了?”

          小尤转过头,一言不发的盯着我,看的我心里直打鼓。直到半分成钟后,一拳打在了我的肩膀上,我顿时明白这一拳打消了此前所有的恩怨。而接下来的事情却让我始料不及。

          小尤又一次将自己压在了我的身上,给了我一个深深的吻。我第一次感受到女人的嘴唇是如此的娇嫩,舌头如此嫩滑。而刚刚软下去的阴茎又一次勃起,顶在了小尤大腿上。小尤感受到身下的异样,起身观察,看到的那堪称雄伟的阳物之后感叹了一声,便让我带她去洗澡。

          我和小尤来到浴室,在冲浪浴缸里放好了水。我抱着小尤坐了进去,水温不冷不热很舒服。小尤坐在我怀里,而我双手握住了她的两个肉球不停的把玩。小尤在清理完自己的下体后,又给帮我清洗阴茎。我的大肉棒仿佛是她一件心爱的玩具,没错,儿童不宜的玩具!

          此时,小尤突然问道“你家里不会来人吗?”

          “不会,我爸去日本了,我妈今天有事去学校了。保姆请假老家了,下周一才来,而且却使在家保姆未经充许也从不上二楼。”

          “怪不得你这么大胆!看得出来,你还是第一没。不过说实话,你可真厉害。

          这东西也比一般人大多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第一次?”我追问到。

          小尤淡淡一笑,“这你别管!我问你,你喜欢姐姐吗?”

          我郑重的点点头,“那好,以后你好好和我学英语,学好了,就奖励你一次。

          好吗?”

          “奖励我什么?上公园吗?”我坏笑道。

          “讨厌。”小尤又在我身上打了一下。“说认真的,我想让你学好托福,以后能有更好的学习机会。我很羡慕你能生在这样的家庭。我也想得到你妈妈的信任进而有更好的发展,以后能改善我的家境。所以,我希望你能认真对待。”

          我认真的对小尤点了点头。

          此后的一个月中,总会在我家里听到这样的对话。

          “小尤姐,我今天背完了两个单词。”

          “好的,那我们上楼吧!”

          “小尤姐,我真题做完了!”

          “嗯,不错,正确率很高。”

          “那我们上楼吧!”

          “好吧。”

          日子在学习和打炮中交替前行,等到我大学开学时,我己经学完了全部托福课程。也真正熟悉了,传教士式,美女坐塔式、后入式、69式和口爆。十月中旬,我以满分通过了托福考试,当把这一消息告诉小尤时,得知她此刻正在北京。

          我立即打的到了她所在的宾馆,一夜的盘肠大战,算是对我通过托福考试向奖励。

          后来母亲兑现承诺,小尤毕业后如愿进入了附属口腔医院,又在母亲的帮助下获得了去新加坡读博士的机会。在新加坡读博士期间认识了一个迪拜富商,三个月后成功嫁入豪门,再一次用阴道改变人生。婚后夫妻二人定居德国。

          我到美国后也与小尤少有联系,在写作这篇文章时却意外收到了小尤的邮件。

          邮件中,小尤说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生完两个孩子体重长了二十斤。并附带了两张近照。还说她七月份将到旧金山参加一个学术活动。

          我马上给她了邮件,告诉她来旧金山可以住在我家,检验一下我的英文水平。小尤在邮件中给了我一个微笑。并承诺一定来我家住,同时还说要开始减肥,免得我到时候抱不动她。

          上电脑,我幻想着七月份的旧金山,如果我的床上并排躺着小尤和ailuo两具美丽的酮体,将是何等香艳!

          (全文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