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神宫魂魄(1/2)

加入书签

  龙羽醒来的时候并不能首先察觉到自己处在何时何地,他只是看见四周的一片苍白,自己处于这边苍白之中,犹如沧海一栗,世间一尘,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但所幸,即是苍白,那边拥有着光明,他是处在一片光明之中。

  身体沉重了许多,头脑还是昏胀,仿佛遭受了一场巨大的伤病。

  摇摇欲坠的站立起来,一阵晕眩即刻涌上头脑,害得他差点踉跄,但一阵闭目静息之后还是站稳了脚跟,晕眩没有了,只觉全身无比的疲倦。

  我到底在哪里?

  这到底是哪里?

  他这么问着,在没有得到回答的情况下便下意识的再问道:

  雷魂前辈,这是哪里?

  然而这一次却是连雷魂的声音都没有了,没有听到雷魂的声音,龙羽方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即刻是感应了一下自己的战力本源

  不做感应还好,一经似往常般查探自己的战力本源竟是发现,自己的战力本源竟然是空空如也,全无一物,简直就是失去了全部的战力一般!

  怎怎么可能?!

  龙羽根本是不能相信,即刻像往常般将自己的战力感触延伸去触摸雷种,但是那里还是由雷种的影子,那种浑厚如玉般的神雷之息已经是完全消失了,根本没有丝毫雷相,也根本没有丝毫雷种的丝毫神息而且,惊诧之后便是发现,自己所谓的‘战力感触’那里还是战力感触,根本就是自己寻常的感知!

  战力本源空虚了,战力没有了,雷种没有了,雷魂不见了

  龙羽甚至是不可置信的以双手扒开自己腹部的衣物,恨不撕开肚皮检查自己丹田至深之处。然而他是知道,这一切都是没有用的,战力处在战力本源之中,战力本源向相当于自己的战魂,战力本源空虚了,战魂也就是空虚了,战魂是一种介于虚无和实质之物,唯有战力可以触摸,唯有自身或者他人以战息方才能够感知龙羽感知到自己的战魂空虚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健康的少年一觉醒来发觉自己成为了残废!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雷种!雷魂,雷魂前辈。在那里,你们到底在那里?!

  龙羽呼喊了起来,然而他喊得他太过用力了,拉扯到了身体上的伤痛,竟然是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他想挣扎着站立起来,然而身体却是不允许他那么做,身体太疲惫了。或者说是失去了战力,他太羸弱了,羸弱到适应不了以寻常的身体力量来支撑自己的身体站立起来!

  挣扎着站立,摔倒。挣扎着站立,摔倒

  龙羽便是在如此的循环中重复着自己的动作,当身体力量消耗殆尽之后,他尝试着最后一次站立而失败。躺在了地面之上,仰天长啸。

  他想起来了。

  想起来发生了什么。

  想起了发生在外域之中所有的一切,一切的所有。

  他被九邪座于战魂之中种入邪印。雷魂为了救他性命,也为了拯救雷种,不得不将雷种从他的战力本源之中抽出,但因为雷种已经认他做主,雷种早已和他的战力融化成一体,相辅相成,互为生死,因此,当雷种离体,他的战力也是被抽离一空!

  回忆起一切的现实之后,龙羽方才是得到一个令他陷入了极度深渊的判定。

  自己已经不是修战者。

  自己已经变回凡人之躯。

  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没有了,从零开始的资格都没有了,战力本源中空,战魂成为无战之物,成为无用之灵,十数年以来的努力付诸东流,什么都没有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不知道嘶吼了多少声,一直喊到他的喉咙沙哑,最后发不出任何声音,他躺在地上,时间和空间,万物生息,天地运转,日月更替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什么都和他没有关系了,心死了。

  哀莫大于心死。

  当他的呼喊在整个空间中静息下来,他自己也静息下来,不是内心的静息,而是身体的妥协,他没有办法继续呼喊,继续挣扎,继续表达他的愤怒。

  他进入了一种昏与睡的游离状态。

  浑噩,混沌,昏沉他闭上了眼睛。

  这一觉应该说是这一场混沌不知持续了多少时间,不知在多少时间之后龙羽才得到了一个梦。

  这个梦不是一个故事,没有剧情,而是一些画面,他梦见了很多面容。

  他养父养母的,秋荻的,阿宝的,飞羽镇的朋友们的,光明武馆那些弟子们,高手教坊的,战争学馆的,天心城的人,城主府的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