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时间(1/2)

加入书签

  痛!

  渗入到战魂之中的痛!

  龙羽都没有发现,自己竟然是忍不住的哭了出来,好比那三岁的婴儿遭受疼痛自然而然的发生哭泣,龙羽自己哭了出来,他的身体令他哭了出来。

  但在这种时候,哭泣没有用,眼泪没有用,唯一能够令他获得存活下去的机会的,是他自己的内心。

  时间在过去,时间在静止,时间在变换,有人在乎时间,有人无谓时间,有人浪费时间,有人利用时间,万物万象都有它自己运行的规则和态度,包括如何面对时间。

  龙羽忘记了一段自己所经历过的时间。

  现在还看不到具体的龙羽,只能看见,在深入外域十万里之遥的荒芜之地,一片异样天象对应下的大地以一个雷阵覆盖的深坑作为圆心开始发生皲裂,暴戾的波动气息以摧毁万物、碎裂大地的气势向外推移,一股百里半径的爆炸似沙尘一般在荒芜大地上扩散而开,所过之处,荒芜加剧,苍莽更深。

  翻飞的魔兽骸骨,漫卷的干草苦树,飘散的黄沙尘土,一切都笼罩在凌乱和破坏之中。

  在破坏的中心,也就是爆炸之源的圆心,雷磁翻卷,雷电激荡,但是,在那剧烈的雷之世界中,可以看见一点白,一点柔弱的白光!

  那白光是龙羽的战力本源所散发出来的光芒。

  那是一点微弱的光芒,犹如萤火较之于星辰,星辰较之于日月,但就是那一点光芒,点燃了一种生的希望,命的延续。

  仿佛是这点微弱的光芒令得癫狂和凌乱静息下来,此时的龙羽,依然是保持着盘膝打坐。入定凝神的状态,可以确定,整个过程之中,他的身体是没有做过任何移动的,他没有动作,但是他周围却洒了一圈液态的黑色!

  液态是龙羽的汗水和眼泪,黑色不是邪气,而是被邪气污染了的战力,被污染的战力不能随着邪气而被净化,只能混入汗水和液滴之中排出体外。这样一来,也是将龙羽躯体之内的污垢排出得更加透彻,风暴静息之后,围绕在四周的净雷之力便将那些黑色的污秽之物全部清除,但是,一切的发生,和龙羽都没有关系,他还是以入定的姿态存在着,存在于未知之中。

  时间继续流逝。

  时间能改变一切。真的是一切,没有东西不因时间而发生改变,即使是此时举世公认的真理。

  时间流淌着。

  龙羽继续着。

  入定,冥思。不动,荒芜的气息,苍莽的风沙

  此时,距离域外之战开启已有一月之久。

  在外域十万里之遥的纵深处。一个一月之前被撞击出来的大坑,一圈一月之前被爆炸所摧毁的皲裂大地已经是在时间的磨砺之下完成了复苏,沙尘将坑洼填补。风暴将凌乱纠正,似乎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依然是原来的样子,荒芜而苍莽,癫狂而寂静,无所谓的存在着,无所谓的等待着。

  整片荒芜而苍莽的风沙之地,最为显眼的不过是一尊被风沙掩埋了大部分的‘雕像’罢了!

  这尊雕像已经得到了沙尘为之积附的外皮,在时间和天气的磨砺之下,雕像的外皮已经凝结得足够坚固,几乎风化,再给些时间,或许它能坚固成石,然而还是没有,沙尘的外壳裂开了!

  喀咯!

  覆盖在雕像上的刹车自动裂开了。

  一片片掉落,一片片分离,零落成泥,分解成尘,散落成沙,皲裂的外壳完全破碎之后,雕像便是复活。

  是龙羽。

  暌违一月,入定一月,静坐一月,一月无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