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页(1/2)

加入书签

  昨晚她没有怒(shubaojie)气冲冲,没有被气哭,没有拿起湿漉漉的拖把打他,七年前她被他qiáng|吻,他装作梦游,她分明会拿拖把砸他,声嘶力竭地吼:“你去死!”

  翟闵多希望,赵有时如今和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去死”,总好过她平静地站在自己面前,嘴角微微上扬,礼貌却又疏远,待他像一个陌生人,可是他的期待落空,他装得再可恶,她也只是一句轻声细语--翟总,我在新闻里见过你。

  他早该料到。

  烟又只剩半截,翟闵终于开口:“打个电话问赵有时人在哪里。”

  罗罗佳皱起脸:“翟总,你跟她以前真的认识?”

  翟闵还没有开口,罗罗佳就已经说:“你别再刺激她了,她昨晚吃过药才能睡着。”

  翟闵蹙眉:“她怎么了?”

  罗罗佳叹气:“她三年前去新加坡,去的当天就发烧了,烧完后忘记了很多事情,她有一个朋友叫许宁,后来是许宁告诉她一些过去,她才想起来自己是谁,但是还是有些事情记不清。”

  翟闵冷笑:“继续编。”

  罗罗佳着急:“我说真的,不信你去查她在新加坡的医疗记录,她烧了整整一个礼拜,后来好不容易上才记得自己是谁,家里有哪些人,我以前一直不知道原来她大学谈过恋爱,还是许宁告诉我的,许宁说她不记得您,大部分人都记得,但是真的不记得您。”

  翟闵把烟掐灭,冷声道:“编完了吗?”

  “你还是不信。”罗罗佳说,“我不会打电话给她,也不会再去刺激她,我不知道您和她的过去是怎样的,但我知道,她不想去想起这段记忆。”

  翟闵手指大门:“出去!”

  罗罗佳走了,翟闵起身踱步,五分钟后拿起电话机,对那头说:“帮我查赵有时在新加坡的医疗记录,还有——”他捏紧手机,“她有没有失忆。”

  ☆、第39章三十八狗血不够用啦

  赵有时夜里到家喝水,听罗罗佳手舞足蹈说完今天与翟闵会面的场景,直接呛到,咳得面红耳赤:“我昨天只不过随口说说,你还真瞎编,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