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三十八四面网罗开一面无底深洞分两端(1/2)

加入书签

  四面网罗开一面,无底深洞分两端。

  身后,那青衣女子化成的蝴蝶一对翅膀扇动,黄语激活的两个防御法阵瞬间破碎,那蝴蝶招出两股横向的风,转瞬间两股风凝成一股,形成一根风如实质一般的“鞭”向黄语脑袋抽来,速度之快,黄语绝无躲开可能,更何况他尚处于发现白衣女子挡道后的沮丧和恐惧之中,即便神识捕捉到了最多也只能在仓促之间防御一二,那可是对方愤怒一击,与改变大范围地貌的攻击至少一个级别,想想就可怕。

  恐惧,生死之间的恐惧,大到足以击溃生灵的意志,即便是黄语,也无法无视,不同的是,有人在恐惧中选择沉沦,随之消亡,而有人则会在恐惧中压榨自我,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强大,他无疑属于后者。

  一刹那有多长?黄语感觉时间被无限拉长,他又面对着心魔,一颗狰狞面孔的球,比起怒之心魔和悲之心魔,恐之心魔面目要可怕得多,但他早已不是之前的黄语了,一股怒气,一丝悲伤,冲淡了他的恐惧,怒己不争,悲己弱小,终将恐惧压制,让其安安稳稳待在了该待的地方。

  风“鞭”已到黄语面前,黄语这才发现最先要命的不是那白衣女子,而是这一“鞭”。无人看得到此时黄语头顶黑白二色光芒在疯狂闪烁转动,时间在黄语那里几乎已经停止,看着那停滞在眼前的青色风“鞭”,黄语双眼睁大,竟是看到其中不计其数的青色粒子,在按照极其繁复的轨迹快速运行着,风“鞭”每一寸都蕴含庞大的风属性能量,挨上便是被撕碎,即便是他现在身着盔甲,也很难幸免。

  眼睛捕捉着那些粒子的运转轨迹,黄语身体内灵力自发运行起来,体表冒出一层绿色光芒,灵力按照他自己的理解运行起来,成了一圈光罩,只可惜距离那风“鞭”太近了,光罩形成太慢,无法及时形成足够的防御,最多减少一些伤害,但意义不大,无非就是被斩首和被粉碎的区别。

  虽然奋力而为,却难以阻挡,在那种时间几乎静止的状态下,黄语想到的是之前幻境中的场景,心想如果那青衣女子在幻境中加入自己的所有亲人,说不定自己就真的选择沉沦下去了,抑或那幻境只是因自己的思想而起,自己最想要的与那彦真娜在一起无可厚非,但清圣女又是如何加进来的,直到现在他也没有觉得清圣女对自己有多大的吸引力,心中颇为纠结,不过,下一刻便无需纠结了。

  身上一轻,黄语感觉自己飞起来了,但却没有感觉到疼痛,难道是因为太专注了?下一刻就发觉原来自己只是被某种冲击力带离了小八,小八一个转身便稳稳接住了他,接着向前急速奔逃。

  刚才发生了什么?黄语心中迷惑,回头望去,只见那白衣女子右手拽住了那条风“鞭”,身影显得有些单薄。黄语明白了,原来自己这条命是那白衣女子救下的,但却不知为何,只不过此时也来不及细想,逃跑要紧。

  不敢飞行太远,黄语便让小八恢复原状,挂在了他的身上,而他则开始在这密林之中快速穿梭,背后传来庞大声响,大地传来阵阵巨震,有人在他们身后战斗,而且双方必定是强大的修士,慌促之间用神识扫了一下,打斗的是那两个女子,她们二人竟然打起来了。黄语对那白衣女子充满了感激,对方救了他一命,并为了他与自己人反目,这种恩情颇为厚重。

  天道林边缘上空,漂浮着八个女子,正惶急不已,她们是瑶池派中负责暗中保护黄语等人的,领头的是两个化神期修士,从面目上看不出年岁,但颇有威严,即便是心神惶急时,也让人不敢逼视。她们一直暗中跟随黄语等人,不想在进入天道林后,很快跟丢了黄语等人,同时失去了方向,她们自然知道天道林混乱异常,化神期进入也有生命危险,但此时也顾不得了。

  “这天道林竟然如此诡异,神识竟然会被带偏。如今失去了圣女们的踪迹,实实可恶。”有一年轻娇小女子说道,轻语娇嗔倒是别有一番味道。

  “凌长老,以我们之力,在天道林内须谨慎搜寻,恐难及时寻到,不如……”一中年妇人,生的慈眉善目,对那娇小女子的话语未做任何反应,对身旁另一中年妇人说道。

  “徐长老所言极是,我们需要增援,以求能迅速搜寻到二位圣女。”那位凌长老说着,拿出一张纸,意念动处,那

章节目录